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情非得已,身不由己(1)

  刘梦晴说:你们曾经,是否也这样爱过一个人,不为结果,只为一个他,那种爱,刻骨,铭心……

  ————————————

  你知道吗?我在等你回答,可声音已经沙哑。天黑了,天亮了。

  渐醒了,渐睡了。

  你的心里是谁啊?不是我啊,没关系的,你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

  我的心,碎了……

  是否还在想念着那个她,一切都显得虚假。

  薄暮之下,泪如雨下;雾霭之中,尘埃浅夏。

  我自倾华君且随意,汝岂不负相思如玉。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多么虚假的谎言呵。

  是梦吗?是你啊。在哭吗?在笑啊。

  何以梦哉?为了不醒来承受没有你的事实罢。

  何故笑矣?为了不哭着承受不爱我的言语罢。

  月老的红线,牵的终究是她啊。

  你看见我把自己伪装,你看见我把自己隐藏。

  你什么也不说,就那样,地老天荒……

  有此地狱名曰诛心,爱你之情噬入身心。

  ——————————————

  茫茫人海中,寻一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徐志摩

  ——————————————

  是夜,漆黑的夜晚,几颗星星还在孤独的执守着,发出星星点点得光亮,为这冗长的夜添加了几分韵味。望着夜空,彻夜,不眠……

  刘梦晴倚在门边,仰望着,眼里,尽是迷惘……

  俯首,一束白色的风信子还没开花,也毫无欲开之态。已经等你很久了呢,只闻一声呢喃。

  “唔……唔……”几声呜咽,她转身,无奈的笑了,一只小狗憨态可掬,瞪着大眼睛蹭着她的裤腿。

  “怎么啦?笨笨……哦,这就睡了,我这就睡啦。”

  小狗偏了偏头,好像听懂什么了似的,竟然真的乖乖回了去,却是走一走回回头,好像不放心似的。

  刘梦晴见状不禁哭笑不得,自己竟然还被这只小狗担心了?想着,她挥了挥右手,这小狗才完全放心的回了去。

  她摇摇头,覆手,抚摸着那风信子,又是自我言道:“小皇帝,我要去见你了呢,你可曾记得那个皇帝陛下的游戏,那个游戏里的我呢?我可是你的宠妃呢。”

  抬头,一切照旧,她想数清有多少颗星,可却又放下了这念头,因为怕是,那星,早不依旧,那人,早已全非。

  夜未央,天未亮……

  ——————————————————

  秋天,还未褪去夏日的炎热,却又迎来了冬日的寒冷,蝉鸣渐渐褪去,叶子渐渐枯黄。秋日,不觉让人悲伤,它是最没有生机的。最重要的,要开学了……

  刘梦晴看着这校园,心中不禁泛泛,这名校果然不一样啊,就是比自己原来所处的那个小学校有钱,这装修,这气派……啧啧。

  微风徐徐,拂过发梢,浅笑安然,踏入校园。

  校园内,人群熙熙攘攘,大一的新生有的憧憬着这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有的苦着脸抱怨暑假的消逝;有人在恐惧即将的高强度,有人不屑于早已补过的课业;有人因为和暗恋的人相隔两地,有人在欣喜着得偿所愿;有人在电话中抱怨着死党不在身边,有人却拉着发小大谈未来。

  刘梦晴想,大学生活,如此这般。

  “嘿,晴子,猜猜我是谁啊!”双肩突然被人拍了一下,随即一声同轻铃悦耳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刘梦晴先是一惊,继而夸张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说梦啊,你除了这一招还有别的吗,还有……”刘梦晴伸手扒开林夕的手,“小心你的‘爪子’要是敢碰到我的镜片和你没完!”

  “你……你……你……说谁呢!?本小姐明明如此的聪明美丽可爱又大方,你还嫌弃我!”随即大大咧咧的用手勾住刘梦晴的脖子,说,“爱妃,朕这后宫佳丽三千,就宠你一人,怎生还同朕如此这般?”

  “您老人家……病的不轻啊。需要我为您准备一副棺材吗?”

  “可以,可以的!本来以为我已经逃脱了高中这所监狱,却没有料想到,这等着我的……是一座坟墓啊!棺材是吗?来一副水晶的吧,没准……这我的白马王子就出现了呢。”

  “水晶的没有,不过嘛……我可以帮你安息的……脱离苦海。”

  “不不不……不用了,小的承受不起啊,小的不惹大人您了……刘大人,可否去报道了?

  “走着吧,林公公~”

  嘁……

  哦,这就是林夕,这名字有意思,“林”“夕”这二字加起来,好巧不巧,就是个“梦”字,刘梦晴便认为,这么好的寓意怎么能不表现出来?于是乎,她就从来没有叫过林夕的本名了……

  刘梦晴认为,自己以前绝对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乖宝宝,可是这林夕,绝对是那种热情到让你觉得你自己不说话是一种罪恶的人。说来也是,她们两个竟然成了同桌,在林夕日以继日的“摧残”下,刘梦晴竟然变成了一个话唠,不过仅仅是在关系最好人面前。

  林夕看着刘梦晴的变化可就高兴了,这就变成了她的一大谈资,恰巧当时她极其迷恋《心理罪》里的方木,励志要学心理系,嫁给书中的方木。因着刘梦晴,她并坚定的认为自己绝对是一名最优秀的心理咨询师,虽然没少被刘梦晴怼……在她的威逼和利诱之下,终于……还是并没有什么用。

  “晴子……你说,咱们是撞了什么大运啊!竟然可以考上弋林的自费生……这里出去的,不是精英就是高干啊!”

  “什么叫咱们,我可是真的有实力的。”

  “得了吧你,自信是好,可过分自信可就是自恋了,咱们俩,半斤八两……喏,这应该就是教务处吧。”

  刘梦晴侧头,不禁被震撼到了,早听说这弋林有实力,却没想到这么豪啊。这仅仅一个教务处,竟都如此这般气派啊。隐藏下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惊艳,刘梦晴笑了笑,看着正叽叽喳喳的感叹着的林夕,用手在她眼前摆了摆,“还要不要进去了,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好啊,好啊,真的,我跟你说,长大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然后包~养边伯贤?”刘梦晴一听,不觉来了精神,调侃到。

  “去……那都是过去式了,我啊,要建一座比这还大还华丽的房子,然后……还是你包~养我吧。”

  “哦~那就是吃你的,用你的,然后……我才是你的金主……不错嘛!”

  “得了吧你!哎呀……快点,不然迟到了啦,快走啊!!”

  ——————————————————————

  刘梦晴一见到这教导主任就不淡定了,谁说的教导主任就一定是秃头猥琐男,谁说的教导主任就一定是老气横秋,这教导主任……也太,养眼了吧!

  头发是魅惑的大波浪,轻轻扎在耳后,前面有几缕发丝散落在她白皙的脸上,一件白色的紧身衣着身,外面一件正红色大衣,没有系扣子,就那么敞开着。而裤子,不过只是一条牛仔裤。仔细看的话,没有粉饰妆容,甚至没有一件饰品,可怎么说呢,就是那么的美和魅。刘梦晴想,果然啊,气质这东西太重要了,这种霸气范迎面而来。自己竟然看呆了,回魂,回魂……这么一看,校花陈佳的美就尽显小家碧玉之气了,不过毕竟是自己姐们儿,在自己心里怎么都是她好看啊。

  不过刘梦晴可是打小就对教师有心理阴影的,小孩没娘,这其中的原因,说来话长,那我们就不说了……

  反正就是一见到教师吧,刘梦晴就害怕,对这个教导主任自然是不例外。

  “主任,我是来报道的学生,这是我的学籍卡。”刘梦晴双手奉上,这恭敬之意,就好像如果她做错一点,这教导主任就会把她吃了一般。

  可惜这教导主任也是个小女生,一般……不禁被她这副样子给逗乐了,“我又不是什么魔鬼,你交一份档案怎么好像上大刑一样啊……哎呀,其实我这个人很随和的,你看我啊,我体贴学生,关爱同事。”这教导主任扫了一眼学籍卡,眼里闪过一分诧异,原来是这个小姑娘啊……“成绩……还不错啊,虽然不是什么前十,但没事,我当时学习不好,只要坚信自己OK,就肯定会有希望滴,你看……我不也从这学习的苦海之中逃离了。我好像跑题了是吧,没事,我们继续……那个什么。”

  “主任……主任……您能,先盖章吗?”

  “啊?啊……”这教导主任撇了撇嘴,“好吧,我叫秦梓,以后呢,小同学,你就叫我秦主任就好了,当然,你这孩子很可爱,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秦姐姐也可以的。我偷偷告诉你……我才23岁哦。”

  “知……知道了,秦主任。”刘梦晴内心是崩溃的,明明自己一句话也没说啊,这秦主任也太自来熟了吧,和林夕有的一拼啊……果然,不说话是霸气女王,一开口原形毕露啊……

  这时林夕也完了事,就问“晴子,你是主修文学对吗?”

  “是啊……”

  “啊~那我们岂不是要天各一方了!哎……”

  “你是……心理学吧,大学哪有固定班级啊,不同系不同教室呗,怎么有天各一方一说,下课了,不就见面了吗。再说了,咱们是同一个寝室……”

  “嘁……废话真多,走吧,把书包放下,一起去开学典礼吧。”

  刘梦晴挑眉,意思明显。

  ——————————————

  刘梦晴她们到的算是晚的了,所以寝室里的人大多已经去了会堂,匆匆放下书包,她们便也赶紧赶了过去。典礼还没有开始,可是所有人的紧张是可见一斑的。毕竟谁不想在在人生的一大新篇章上有一个完美的开始。

  刘梦晴在喧嚣的人群中寻找着林夕,她们是分开走的,可谁曾料到这样就找不见了。

  无奈,刘梦晴就想随意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却怎么能想到,旁边就是陈佳。陈佳也恰巧向她看来,两人相视一笑,刘梦晴默契的走了过去,坐下。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梦晴,好久没联系了呢,想我没有?”

  分明是一句调侃之语,可从陈佳口中说出,语调平和,透着淡淡的温柔,听起来舒服极了,可能,就是气质使然了罢。

  刘梦晴和陈佳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关系却不是特别好,自然,比普通朋友还是要好很多的,在陈佳面前,刘梦晴话并不多,就好像那种明明和陈佳关系很好,可总感觉在陈佳面前的自己不是真的她一般,七分真,三分假。但刘梦晴自己清楚,自己绝对是十二分真心的。

  也或许是因为她待人接物一贯如此,这也就她身边的人倒也习惯了。

  陈佳很阳光,让人很舒服,明眸皓齿,斜阳若影,飘散下来,树影婆娑,很多年以后,刘梦晴想起来这个画面,都不免感叹,不论后来如何,那日的陈佳,很容易让人着迷……就是那种,干净,不染俗尘的干净。不得不承认,刘梦晴作为一个女生,也看呆了。

  这时,嘈杂声声中传来一阵清幽之音,是秦梓。

  “同学们,相信大家也要就见过了我,我是教务处主任,秦梓。”这时,她顿了顿,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俯视众生一般,霸气,矜贵,只觉一番贵族之气,毫无那日在教务处的平易近人,“未来的几年,我将与你,你们,一同度过。我这个人,很严格,当然,也很开明。我不反对你恋爱,在你可以保持成绩稳定的情况下。我不反对你吵架,在你不是无理取闹以势欺人的情况下。”又是停顿,眼睛微微眯起,“我最不希望的,是我在讲话的时候,你同我一起说。我讲的是谁,你心里清楚。愿意的话,你可以上来说,我不建议同你同台表演……

  “我这个人,不大会演讲一类的,索性我就告诉你们,我绝对不会说什么新学期,新气象这种客套话。我想要告诉你们的是,不要以为上了大学就会轻松,因为……如果你想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么你在大学会比高中累百倍。

  “不过不会太久,四年,你们只要再坚持四年,毕业就将会到来,那是你才是真正的自由了,若是你课业突出,未来想要如何,有问题?

  “至于你要是没考好,那真正的苦日子才是真的到来。最后,我祝大家,在弋林,这四年,付出所有,得到全部。谢谢大家。”

  听到这里,刘梦晴不禁呆了,这……这……这……和自己见到的是同一个人吗?也太霸气侧漏了啊!!!

  “嘿,陈佳,这教导主任什么来头啊,这么有魄力。”

  陈佳偏偏头,轻声解释到,“她是秦梓,斯坦福毕业的博士生,明明前途无量,但却来到弋林做教导主任,不过也是,弋林这种学校,确实也值得她来。而且……”陈佳顿了顿,思绪一分,“我父亲说,她的势力大着呢,不过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家的小姐。”

  刘梦晴本也是不大关心这个的,也就没了下话。

  这时只见秦梓说:下面请新生代表樊明上台讲话。

  “大家好,我是樊明。”清朗的声音传来,不卑不亢,礼貌周到,却又添着几分生疏。他似乎习惯了这种样式的场合,情感拿捏的很好。即带动了大家又不显得过分

  樊明具体说了什么,刘梦晴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一个柔和的下午,阳光正好。而他,穿了一件白外套,刘梦晴觉得,自己是在这一刻……爱上了他。心跳,加速。砰然,心动。

  心跳随着心跳,呼吸贴着呼吸,刘梦晴,心里忐忑万分,那男孩儿,那个属于自己的男孩,自己又见到了,时光荏苒,他,依然这么美好……

  这时在刘梦晴后面的两个女生,小声议论了起来。

  这就是樊明吧,那个入学考试学年第一?

  本来以为学霸都是那些书呆子文质彬彬的样子,谁知道啊这长的,可真是好看。老夫的少女心啊!

  听说他家蛮有势力的呢,果然啊……

  蛮有势力?!你是没听说吧,他可是启明集团家的公子哥儿。

  启明集团?天啊,这种高富帅真正让我们给遇到了?

  他肯定是那种不染纤尘的人,咱们啊,别乱想了。

  刘梦晴就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心中不禁泛泛,这种神一般的存在,自己,怕是连觊觎的心都不能有吧?不过,他还记得自己吗,这么久不联系,那时年少的轻狂承诺,究竟他还记得多少?

  不知什么时候,樊明已经下台了,而秦梓说“下面请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谢凌泽同学上前致辞。”

  谢凌泽,樊明,这两个名字,是刘梦晴今后生活中,最大的劫数……

第一章 情非得已,身不由己(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