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情非得已,身不由己(2)

  樊明说: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那是你我最残酷的曾经,情非得已,身不由己。

  ————————————

  “许是无人应答,或是自说自话。门前浅滩,自是随波而下,一曲蒹葭,相思难察,无关风雅。”

  ————————————————

  刘梦晴记不起他当时的模样,只记得,他清冷的声音让人着迷。她低着头,根本没去看他,心里还在想着樊明的模样,可是谢凌泽是那样让人沉醉,竟生勾动了她的心弦。

  她淡淡抬头,悄然一撇,心理不禁感叹,这人,是真好看。

  那年盛夏,那个他和她,视线,不经意间在空气中碰撞。只一眼,便一生。

  谢凌泽明显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恢复了冷静的状态,可接下来的演讲中,却又透露着漫不经心,他本就不是一个高冷的人,慵懒,这是他给人的感觉,但他的高贵,却又深深体现出来。闲适目光不时的向刘梦晴看来,可她竟没注意到一分。

  其实刘梦晴也蒙了,她总觉得这人在哪里见过,哪里呢?说不清楚。一些模糊的片段在脑海中闪过。

  熊熊燃烧的火焰,嘶声裂肺的呼喊,模糊不清的侧脸。

  小晴,你要活下去……

  小晴,一定要好好的,答应我们,好好的……

  小晴,不用管我们,快跑啊……

  小晴,记住,是姓陈的一家毁了我们……

  小晴,不要忘记我们……

  小晴,妈妈爸爸爱你……

  小晴,我们先去一步了。

  那些记忆到此戛然而止,自己从小就在养父母身边,记得他们告诉过自己,自己的父母早就去世了,那记忆里的人到底是谁?是那所谓已故的父母吗?

  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么虚假,却又那么真实。仿佛自己亲历过,可却从未有过如此经历,但为什么,这个人,侧脸,如此这般熟悉?

  她无数次拼命去想,这一切到底是什么,那人到底是谁。可是每次都毫无意义。每次的结局无疑是头痛,头痛欲裂。

  她干脆放弃了想下去的念头,可却也再听不下去了,百无聊赖,在同学中寻找着林夕的位置。

  这时,突然有人在她身边伫立,她抬头,却对上那双如星的眸子,是樊明。

  这一刻,就好像时光静止了一般,她对上他的目光,柔和似水,带着浅淡的笑意,为什么她不觉,竟生感到一丝宠溺?

  “小晴,里面有一个空位,可以往里一下吗?别的地方已经没有座位了。”

  他叫自己小晴,就如当初那般,他的声音是那样好听,甚至一瞬,刘梦晴失了神,她迅速反应过来,明明前几排就有位子啊,不过她仍然是嫣然一笑,“当然。”

  他在她身旁坐下,却没再多看她一眼。

  刘梦晴自觉无趣,就撇了撇嘴,趴在桌子上,不再为所言语。

  这让她自是没注意到身边樊明这时的灼灼目光,哦,以及诸多小迷妹的如刀目光。

  要问为什么,这樊明可是帅的人神共愤,家里又是有权有势,自然是有无数暗恋者。

  可这弋林是什么地方?750分满分,你必须成绩在700分以上才能进来,那时多么难以达到的分数啊……但是你有钱,有权,那就是好用,只要你的的分数上了四百,砸钱呗,十万几十万几百万的……反正进了弋林那脸上可就是镀金了。

  弋林的人,就三种,学习顶尖的,有钱的,有权的。

  一般这些富二代,官二代,没几个学习好的,可是这樊明偏偏有钱有权,又偏偏是以学年第一考进来的,可不是所有人的男神吗?

  谢凌泽呢,那可就是大二的大神了,一周你见到他一次就不错了,几乎是天天不来上课,可人家究是霸占着学年第一的位置不下,又因为有着超高的颜值,极高的权势,以及一群可以为自己卖命的好哥们儿,当选了学生会主席。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提方皓渊了,这人,入学学年第三,偏偏不想进弋林,说弋林都是些书呆子,把不到妹子,没劲。

  在他的老爹堂堂方氏总裁方总的威逼加利诱下,才答应到弋林玩一玩,对,是玩一玩……

  哦,跑题了,正因为弋林的学生都是有身份,智商的,倒也就算是花痴不表现出来,于是乎就有了刚刚一幕,用眼神杀死刘梦晴……

  为啥?她们的男神诶,怎么可以和刘梦晴坐一起呢?

  话题转回刘梦晴这边,话说刘梦晴自缢绝不是傻白甜,小白莲。情商高,智商高。可这来了弋林可就深受打击了。

  自己吧,虽然进了这弋林,却很郁闷了的,第二十诶,虽说在学校二十已经是很风光的了,但毕竟原来没下过前三,郁闷啊,郁闷。

  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高兴一点,林夕要是看见自己郁闷成此番模样,怕是她永远都无法介怀自己的成绩了……

  想到这里,刘梦晴猛然抬头,却正好对上樊明的目光,倏的,红了脸颊。

  樊明见她此般模样,淡淡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却又带着几分宠溺。不过悄然而逝……

  樊明十分自然的移开眼神,不禁让刘梦晴疑惑刚才他是否真的看向自己,而且,他是笑了吗?这是不是代表,他还记得自己?刘梦晴兴奋了。

  于是刘梦晴就又开始了自我思考人生价值,简称神游……

  终于,在一段各个也不知道是啥的领导人物悠长的废话以后,开学典礼算是结束了,刘梦晴暗自松了一口气,天啊,在男神面前保持形象真的太难了!!!

  ——————————————

  “晴子,你跑哪里去了,都不等我……”林夕刚出会堂就向刘梦晴扑过来,怒吼到。

  “我啊……会佳人去了。”刘梦晴挑眉,玩味十足。

  “什么?那个帅哥啊,竟然不告诉我!”林夕佯装怒意,愤愤道。

  “是陈佳……瞧你那花痴像,我还比不过帅哥吗?我的心啊……伤透了。”

  “陈佳?”林夕突然严肃了起来,“梦晴,你和她……还是少交往为妙,她这个人……不善。”

  “怎生有你说的那般严重?她很好的一个人,安啦。”

  “你……好吧,但是记住,我是提醒过你的。行啦,走,进宿舍吧。”

  ————————————————————

  刘梦晴进到宿舍,才发现这弋林是有多豪,五十来平米的宿舍,只有两张床铺,每张都是楠木雕琢,每人配备一台电脑,文具,饮品,一应俱全。

  果不其然,林夕这厮呆住了,不是没见过世面,只是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宿舍,感叹着弋林的霸气。

  衣柜里,衣服竟然都给准备好了,而且,就连size都是按照入学之前填写的简介准备的正好的,不过,林夕可就悲催了,竟然好多衣服都穿不上……

  刘梦晴看见这可就乐了,笑嘻嘻地调侃到,“呦呵……梦梦啊,我跟你说了吧,诚实一点,填体重的时候干嘛要少报十斤呢,量腰围的时候非要把肚子缩成那样,怎么样,happy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仰天长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仰天长笑。

  ——————————————————

  中午,弋林是在食堂买饭,弋林,是全封闭式学校,食品店,超市,咖啡厅等等,一应俱全。

  在没有课的时候,你可以和朋友一起玩,一起吃饭,也可以随便转一转,甚至怎么疯都可以,没有人管,但是是绝对不可以去校外。

  刘梦晴原本的学校本就不怎么样,所以考上弋林的也只有她和林夕还有陈佳三个人,也就是说在这个学校刘梦晴除了林夕和陈佳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认识的人,林夕也没有找到,梦晴中午也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吃饭了。

  百无聊赖的排着队,却见陈佳走了过来,站在了刘梦晴的后面。

  “晴子,你和樊明,很熟?”陈佳柔柔的开口,却怎么听都让人不太舒服。

  “怎么问这个?”

  “就是八卦一下,开学典礼他好像是特意坐到了你旁边呢。”

  “我们不大熟,以前……也不认识。”刘梦晴想了想,才开口。

  陈佳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已经排到刘梦晴了,只得不再为言语。

  “师傅,蒜苔肉丝,干煸豆角,地三鲜,一份米饭,一个番茄汤谢谢。”

  刘梦晴买的相较简单,十块钱搞定,那些昂贵的西式饭菜,什么牛排,意面,披萨一应俱全,卖相还很好,样式很多,相比较而言,绝对好很多,但刘梦晴是没资本这么奢侈的,所以说,不是她不喜欢吃,而是她吃不起。

  刘梦晴看了看食堂,她来的早,还有很多座位,她选了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坐下,自己一人,吃饭,明明很安静的地方,可刘梦晴就是安静不下来,樊明对她的态度让她怕了,虽然笃定他心里还有自己,但是,到底还有几分,不得而知。

  这时林夕也端着饭盒到了食堂,悄悄像刘梦晴走去。

  刘梦晴根本头也不抬就直接说:“梦啊,你来了啊。”

  林夕不禁悻悻,“你怎么每次都能猜到是我?”

  “直觉。”刘梦晴得瑟一般说到,心绪也没那么乱了。

  林夕抓狂。

  ————————————————————

  这时樊明也进了食堂看到了刘梦晴和林夕,径直走了过来,在刘梦晴身旁坐下。刘梦晴看了他一眼,目光复杂,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樊明,请我吃饭啊!你答应我的。”这时方皓渊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直接搬了一把椅子在林夕旁边坐下,笑嘻嘻的说到。

  “哦,我怎么不记得这件事儿?”

  樊明挑了挑眉说道。

  “什么?!你答应好的啊,你可不许反悔!”

  “是吗?请你吃饭,哦?我想起来了,不过我好像没有说是什么时候吧?等着吧,什么时候我心情好了请你”

  这下,方皓渊抓狂。

  随手抓住林夕说到,“妹子啊,看见了没有,这就是你们眼中的男神,没人性啊没人性。”

  “放开啊喂,我们好像没多熟……”林夕想也没想说到,却在看到方皓渊那一刻,愣了,惊了,最后深深地怔住了,突然就转了画风,“哈,那个,晴子,我先走了哈,有点事哈……”说着,“嗖……”的一下,跑了……

  没曾想这方皓渊却也是呆了,然后说,“想跑?明子,我先走了。”这就朝林夕追了过去。明明是闲庭信步,步步透着慵懒,却竟不比林夕慢……

  这下,又只剩下了刘梦晴和樊明两人了。

  刘梦晴停下了吃饭,小心翼翼的看向了樊明,却不经意间装上了樊明的目光,然后,慌忙低下了头。

  不一会儿,见樊明不再看着她了,就又偷偷的瞟向樊明。

  “我有这么好看?”却只听樊明闲淡的声音传来。

  然后,轮到刘梦晴抓狂了……

  “是很好看啊”刘梦晴根本就没过脑子,径直回答到。

  倏而樊明红了脸。

  两人都不再说话。

  后来,刘梦晴说,她永远记得那个中午,他和她,就那样的闲适,安逸。食堂中不免嘈杂,而他们就那么安静的坐着,好像与世界无关,只同对面这一人有关。窗外,是柔和的阳光,微风和煦,岁月静好,他们,就那样坐着,安静的坐着,阳光洋洋洒洒的洒下,照亮了半边脸颊,那个少年,好似完美无瑕,她看着他,显得梦幻,却又不为真实。刘梦晴突然想起一句话,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我……”

  “我……”两人同时来口。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却谁都不再开口了。

  良久,相对,无言……

  刘梦晴不知所言,就胡乱的扒拉这米饭,想着快点吃完,避免尴尬。

  忽然,樊明开了口,“嘴角有米”

  “啊?啊。哪里?”说完胡乱的在嘴边蹭了几下,“还有吗?”

  “有……”说完,拿出纸巾,小心翼翼的帮刘梦晴擦了起来,刘梦晴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有低了下去,“你啊……总是那么粗心。”语气中毫无责备,什么情感,只能是关爱了。

  刘梦晴却在意起来,看吧,自己还在期许着什么?他不过是把你当做一个不懂事的小妹妹罢了,他有说过一个关于喜欢的字眼?一切不过都是你的主观臆断,一厢情愿罢了……你又在什么立场上去责备他的不辞而别,他有什么义务离开都要告诉你一句,你就是在矫情,可是恐怕现在不矫情,以后,真的没有发泄口了吧。

  刘梦晴艰难的扯出一丝笑容,“谢谢。”

  樊明却停下手中的动作,目光中充满了无措,“和我什么时候都这么客气了?”

  “我们,不大熟吧……你无需如此这般。”

  “梦晴,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从你不辞而别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形同陌路,毫无关系了。”

  弋林。教务处。秦梓。

  “你说什么?启明正在全力打击华润,那你们干什么呢?啊?想出对策没有?”

  “没有?没有你还敢同我说?我告诉你,如果这次你不能给我想出以后应对方法的话,你这个副总就不要干了。”

  “你无能为力?你想不出办法?那谁去想啊?我吗?”

  “算了,这事也不怪你。抱歉,是我情绪太激动了,你尽量想想对策吧,实在不行,我来想办法。”

  秦梓挂下电话,却焦急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dan什么

  应对措施是都想不起来了。无奈之下,她拨出了谢凌泽的电话号码。

  良久,才有人接听。

  “喂?有事?”属于谢凌泽一贯的慵懒声线从手机里传来。

  “凌泽,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Z市,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妈,我说了,这婚,我是不会定的。”顾岩站在窗边,背对着来者,挺拔的身资配上白色衬衣,西装革履,端着一杯咖啡,散着袅袅香气,水雾的氤氲之意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儿啊,这陈佳有什么不好的,你就是不肯娶她,虽然她刚刚大一,但这不影响你们的啊,再说了,宇信集团(即陈氏)和咱们可谓是门当户对,若两家联姻,必能使两家的势力大增啊。”

  “你知道的,我有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那个秦瑶?我看你就是被她给迷住了!她就是一个小小的教导主任,在家世上能帮你什么啊?啊!姑且不说这个,我可以不这么现实,可是你知道吗,我调查她的时候……”

  “妈,你调查她……”

  “我……怎么啦,不行啊。我不就是想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吗,结果你猜我发现什么?她和谢氏的谢凌泽……我给她留面子,没去找她……”

  “够了妈,我爱她,我信她。”

第二章 情非得已,身不由己(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