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0章 他走了

  终于把沐佑廷一点一点的拖进了卧室,然后两个人倾倒而下,斜躺在了这个圆形的水床上。

  两个人面对面,沐佑廷突然睁开了眼睛,惊得杨曦纥丝毫不敢动弹。

  异常深情的面对着怀中的人儿,看着他朝思暮想的精致的脸庞,双手放开了杨曦纥,右手抬起,轻柔的抚摸描绘着杨曦纥柔和的五官,脸上绽放着一个幸福的微笑。

  而杨曦纥,第一次没有反抗,看着醉的不轻的沐佑廷,有些无奈。

  只听见对方缓缓开口,优雅的嗓音,因为喝酒了的原因,更加迷蒙性感,“曦纥,我知道你讨厌我,想要远离我。可是我的心,真的会很难过。求你别离开我,求你接受我。”

  杨曦纥诧异的看着表白的沐佑廷,虽然不是第一次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可是这样放低姿态的乞求,让他内心有些不是滋味。

  什么时候,堂堂的军区首长,身手了得的沐佑廷,也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人了。

  如果是他,即便敌人将自己踩在脚底下,折磨的遍体鳞伤,也不会去求饶,他的尊严不允许。

  他对于他的问题,他无法回答,无奈的看着沐佑廷,“沐佑廷,你,何必呢。”

  他不确定沐佑廷有没有听见,他不会爱上男人,即使他真的很优秀,这次只是投错胎了,他不应该再延续这样的错误。

  即使,他对他的亲密不是很抵触。

  紧接着又听到沐佑廷开口,“可是,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呢,就因为我喜欢你,而要让你面对那些异样的眼光,这样自私,我想你会更加不喜欢了吧。”

  “戚薇说的对,我跟你,永远都不可能站在阳光下,不可能得到别人的祝福,而你,有自己的追求。”

  “我要以怎么样的方式,来爱你。曦纥,可能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吧。”

  “我是不是很烦,所以你一直躲着我。”

  他的脸上苦笑着,“原来爱而不得,真的如此的痛苦,如果没有结局,我会成全你,我会将这份爱,深深的刻在我的骨髓里面,血液里,不让别人发现。”

  杨曦纥听着沐佑廷对着自己讲了很多很多的话,一直以为,像他这么高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话多的人,原来,只是要看对谁说。

  曾经,他也爱过一个女孩,他天真的以为,那就是真爱,可是,她却将匕首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胸膛,他差点死掉,那年他才20岁。

  以后,他变了,变得不再相信爱情,想要做个留恋花丛的浪荡子。对于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还是不要渴求,它会致命。

  沐佑廷讲着讲着,就失去了意识。杨曦纥终于挣脱了他的束缚,回了浴室,将衣服换好,免得被发现自己的身份。

  从浴室出来,看见水床上的沐佑廷,床这么大,就让他睡一下好了。

  将沐佑廷安置好了后,给他盖了被子。让服务员多拿了一床被子还有几个枕头,将枕头放在中间,两个人隔开,累了一天的杨曦纥,很快就入睡了。

  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沐佑廷被这阳光给唤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围的一切,还有身旁的人儿,他想起了昨天自己的行为,昨天只是浅醉,所以所有的画面都还有印象,还有自己对他的告白。

  或许,不喝酒,自己真的没有勇气,去将自己心底的想法告诉他。他的动作很轻,看着熟睡的杨曦纥,这是他们第一次的同床共枕。

  他感到很幸福,可是这样的幸福如此之短暂。他只想在他走之前,好好的看看他。既然选择放手,就要彻底。

  他怕再深陷,就再也无法抽离,现在还能保持自己的一丝理智之前,他选择放弃这段感情。

  即便孑然一身,只要他心中的那个人,是幸福的,他也很幸福。他不想要把自己的自私,当做爱的筹码。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人总会分别,或早或晚。

  他轻轻的俯身,在杨曦纥的额头留下了最后的一吻,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房间。

  当门关上的一瞬间,杨曦纥睁开了眼睛。

  其实,在沐佑廷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他知道沐佑廷一会看着他,他装作还在熟睡的样子,就是不想让他尴尬。

  他走了,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自己了,纠缠自己接受这份沉重的爱。

  他走了,为什么自己的心会有一点点的落寞。

  他走了,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却笑不起来。

第70章 他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