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炫耀耍威风

    叶毓星出于好奇,上前探视,脑子一急,嘴里蹦哒出三个字:榻榻米。秀亦尘听这么一说,也把脑袋凑过去,由于身处穷乡僻壤孤陋寡闻见识少,看到这个物件竟激动万分,把脸朝向叶毓星惊奇地问:你说这是什么?柳宛月得意的回上一句:榻榻米,你见过吗?秀亦尘摇摇头又点点头。叶毓星定眼一看,可不是嘛,这果真是榻榻米,用蔺草编织而成,而蔺草呢就是灯心草,也叫咸水草,这东西可贵着呢,产自于岛国日本,是富家人的专属品。  

  柳宛月只顾自个儿享受舒服,全然不顾民族大义,把东洋倭寇的东西也带到了寝室,这不是明摆着给崇洋媚外树典范嘛!叶毓星看不惯说上一句:你这人的思想觉悟怎么这么低呢,日本人的东西你也用?你有爱国主义情操吗?柳宛月辩解道:哎呀,你的思想怎么那么狭隘呢?中国现已加入WTO,是世界贸易组织的一份子,用国外的产品很正常,人家也用咱们的,只不过同样的东西出口的质量要好一些,主要是因为外国人卡的严,现在是全球经济,你要懂得顺应时代潮流,不要顽固不化,不然到头来委屈的只能是自个儿。  

  叶毓星本想说点什么反驳,又怕没有足够的底气,倘若万一被柳宛月反咬一口,嘲讽自己穷酸买不起这高档玩意儿,那就得不偿失了。秀亦尘则是一脸的兴奋,捧着榻榻米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的看。柳宛月突然叫喊一声:哎呀!  

  叶秀二人当即一惊,望着她那销魂的神情,像是遭了电击一样。叶毓星早已不习惯,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于是搥上一句: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弄得我脑细胞都快死光了。秀亦尘接着话茬:就是,有什么事你说就是了,不要大呼小叫的,不然,外面的人还以为我俩把你怎么着了呢。  

  柳宛月冲着秀亦尘喊:我愿意,你能把我怎么着?!这简直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地痞一个流氓一条。叶毓星自叹时运不济,摊上这么一个难缠的主儿,可不能随便得罪,咱惹不起还躲得起嘛,默默转身,一声不响地整理自己的背包。  

  秀亦尘更是一脸尴尬和无奈,识趣地挪开脚步宁可远离也不愿招惹是非。柳宛月一耙子打死两人,后悔不已,这不是独幕剧,一个人唱总有走样儿的感觉,有生以来头一次服软,蹑手蹑脚走到叶毓星的跟前,陪笑道:“哎呀”是我的口头禅,你不要介意啦,我是有事情要讲,然后巡视四周,故作神秘,附耳叶毓星:这是你我都关心的事。  

  叶毓星来了兴致,扭头探视,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秀亦尘待在一边,也没闲着,心生疑虑,竖耳聆听这二人有何不轨行动。柳宛月一石二鸟,心里直夸自个儿聪明绝顶,小周瑜,赛诸葛。秀亦尘只恨自己没有顺风耳的超能力,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只能干着急却拿不出一丁点儿办法。柳宛月精心策划的戏剧渐入佳境,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便可进入高潮。叶毓星满怀激动想探个究竟,俯首帖耳半天竟一无所获,不免心生怨恨。柳宛月在此节骨眼招呼秀亦尘上前,这三人簇拥在一起,秘而不宣,仿佛在商议国家大事。  

  叶毓星终于失去耐性责备道:你到底有什么事,非要弄得这么神秘?柳宛月左看叶毓星右顾秀亦尘,及时地抛出一颗重磅炸弹:你猜我今天在校门口碰见什么了?叶毓星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急躁,没好气地说:你是碰到鬼了吧!柳宛月顾不得别人打岔,热情满满继续说道:我看到一个帅哥,开着一辆血红色的宝马M6跑车,比我那辆黄色的M3还要阔气,走的路线也是漂移的“S”形,简直是帅呆了,你俩不在场肯定想象不出那精彩的一幕。  

  秀亦尘听得入神,掩饰不住一脸的激动。叶毓星突然站起来,义愤填膺地说:噢,你说的是他呀!我见到他非杀了他不可。柳宛月当即一惊,自诩财貌双全,这天地下好男人怎能让别人抢先了去,对此事生疑但心又不甘,望着叶毓星凶神恶煞的表情,急忙探口风:你认识他?他长得是不是很帅?  

  叶毓星窝了一肚子火,又碰到这么热心的观众,自然不会错失良机,厉声道:帅什么帅,那人就是欠揍,下次别让我碰到他,不然没他好果子吃。柳宛月刻意酝酿的热情一下子缩水减半,留下的一半只能和秀亦尘分享。  

  秀亦尘也不是没有眼色,对柳宛月本来就没有好感,又看到好姐妹叶毓星早已气得半死,一下子没了兴致,留给柳宛月一个热脸贴冷屁股的机会。  

  九月八号是格菲学者的诞辰,也是一年一度的开学典礼,格菲大学有校训: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上半句说的就是这位”开学元勋“,尚存活于世的芸芸众生,定有那可恨之处的可怜人,去诠释“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这下半句的真正涵义。  

  格菲大学育人有方,其治学利器便是闻名遐迩的文理双煞,理工院讲求客观真理,眼里容不得一丁点儿沙子,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会跟你有丝毫的妥协;文艺院就大不同喽,这里绘声绘色,各种创意新奇的点子满天飞,是一个被赋予童话的世界。格菲大学在迪岛市声名远扬,来这里上学的孩子冲的就是格菲大学已有的名气,那些外地或是来自偏远农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新鲜感是毋庸置疑的,那一腔热血催生出来的战斗力才是喜人的,格菲大学需要这种朝气蓬勃的面孔。  

  体育馆是举办各种盛会的场地,开学典礼也不例外,校园里的万人空巷只缘于体育馆沸腾的差点儿蒸发掉,万马奔腾之声势浩大的景象,该怎么来形容呢?借用宋丹丹的一句话就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隐匿在体育馆四周的小功率大喇叭,生发出嘶声力竭的呐喊声,像是刻意联合起来声援助威,五彩缤纷的小旗旗插满了主席台的各个角落,仿佛联合国开峰会各国首脑代表国家的国旗,渲染气氛的重点是突出隆重的味道。  

  参与典礼的各路人马齐聚体育馆,学生代表队有理工院旗下的计算机学院、航空航天学院、汽车工程学院和建筑学院,文艺院领衔的有文学院、电影学院、美术学院、服装学院和酒店管理学院。教师代表队有正付校长,副郑校长,各学院院长以及一大帮讲师教授学者之类,剩下的一大帮派杂七杂八,我们统一口径称之为:相关工作人员。  

  礼仪男组成的方阵幻变队列,全然不输素有国之威严称号的天安门国旗仪仗队,侍奉嘉宾的礼仪小姐都是本校高一届的在校生,打扮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甚是装点门面。  

  这一切的欢声笑语都因大喇叭里一个浑厚的男高音戛然而止,讲话之人是赫赫有名的教导处处长——育人善,一脸的和蔼可亲,只见他字正腔圆地说道: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目标,不远万里,来到格菲大学,在此,我谨代表全体师生热烈欢迎各位家长及各位新生的到来,掌声雷动之后,副郑校长上台,追溯回顾了一下格菲大学源远流长的建校史,从格菲学者的默默无闻到一举成名,再到后来格菲大学的奠基,然后是艰苦奋斗的量变引起了硕果累累的质变,以至于后后来的扬名立万,昭示着教育界一颗耀眼的新星冉冉升起。  

  正付校长立足当下,着眼于21世纪人才的培养方向,秉承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核心理念,此人讲起话来气宇轩昂,开门见山就是简单的说两句,情到深处不能自已,心血来潮又抵挡不住,口若悬河如滚滚东流之滔滔江水,几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令众生大跌眼镜。  

  开幕词由教导处长表述,目的是引人入胜,谢幕就该政教主任上场啦,讲究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脚下生风似凌波微步,一个箭步冲上台,治人恶斗鸡眼板着脸,傲视群雄,手持大喇叭,以一个高亢、响亮的动宾短语结束全场:散会!逐客令甫一下,刚才还玲珑有致的花式队伍瞬间绽放,宛若一枚飞石溅入湖面,又好比高空跳下的飞行员撑开了降落伞,最为贴切的比喻是刚捅的马蜂窝炸开了锅。

第六章 炫耀耍威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