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女神的款式

    “风云阁”的大厅挂着一幅画,那上面是个神采奕奕的女人,这三人百无聊赖都把目光投向这幅画,那幅画没招谁没惹谁竟成了众矢之的,你一言我一句,大家高谈阔论,使得整幅画淹没在一片滔滔不绝的声浪中。此刻,嘉裕豪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盯着那幅画眼里放光,貌似灵魂已经脱壳而出。  

  涉水淼这人就爱找不自在,冷不丁冒出一句:晧皑,你看他是不是傻掉了,看个没完没了。晧皑被这小子的声音惊醒,匆忙把思绪从画里面抠出来,佯装出一副丝毫不为所动倍儿正经的模样,回过头瞄了一眼嘉裕豪,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就看出个花样来,嘉裕豪那脸都快要贴到画上面去了。  

  晧皑望着这一幕,心疼不已,生怕这家伙玷污了心中的女神,急忙喊上一句:嘉裕豪,你想女人想疯了吧,这幅画你是要吃掉它吗?这一喊声分量十足,晧皑豁出了全身的力气,只见他青筋暴起,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愤怒。嘉裕豪总算清醒过来,心里虽然慌张的要死,但嘴上还是犟得很:这有什么呀,不就看个女人画嘛,你何必那么激动呢?!  

  涉水淼趁势反驳一句:这是公共财物,你脸凑那么近,要是弄坏了怎么办?嘉裕豪气急败坏,顶上一句:弄坏了我赔,有什么大不了的。晧皑看不惯他那嚣张的神情,放出话来:赔,你怎么赔?这说不定还是个文物呢,你看那世界名画《蒙娜丽莎》,世上仅此一件,价值连城,你赔得起吗?涉水淼补上一句:就是,有几个小钱就了不起啦。  

  嘉裕豪一时语塞,夹在这两人中间,就好比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隔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这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你俩瞎激动什么?涉水淼反驳一句:切,你刚才还念叨着校门口那姑娘,现在立马就见异思迁啦?!嘉裕豪一脸不屑道:shit,女人嘛,还不是墙上的泥坯,扒了一层又一层,一辈子就吊死在一棵树上,不闷啊,你傻不傻啊?!  

  晧皑听这话心中愤慨,抑制不住一腔的怒火插上一句:做人呐,不能太贪心,一脚踩两船最容易扯着蛋。涉水淼嘿嘿一笑,那笑声阴阳怪气,是个人都能听得出这其中包含几个意思。嘉裕豪正寻思着心中的憋屈无处发泄,逮着这一绝好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瞪着涉水淼嘲笑道:你笑个屁啊,不是我吹牛,老子玩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都多。  

  涉水淼为了避免一场战火,搪塞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说着捧起那本《金X梅》自顾个儿看去了,或许是书看得多了,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总幻想着从书里面走出来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那是他梦寐以求的女神,会陪着他过完下半辈子。  

  晧皑发言道:做人呐,要本分,见一个爱一个,这怎么能行,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小心撑着了,我这一生就爱一个,但一定是我最喜欢的。涉水淼好奇地问:你喜欢什么样的?晧皑略带羞涩地说:这个女孩呢一定得漂亮,俗话说的好,人皆有爱美之心,这我也不例外,又想起龙观台打水时遇见的女孩,忍不住加上这么一句,最好笑起来还有个小酒窝,大了显得俗气,又怕被别人识破看穿,毕竟这格菲校园说大也不大,没准儿这俩人在路上遇见她,肯定会拿这事开涮儿,利弊权衡之下,竭尽全力在脑海中搜索有酒窝的影视明星,许晴不幸中枪,你看那“露露”牌饮料代言人,璀璨的笑靥上挂着两个浅浅的酒窝,亲切可爱,楚楚动人。  

  晧皑一脸陶醉状,双目望天,沉浸在一片凭空设想的幻境中。嘉裕豪一语打破这天马行空不切实际的幻想,直言道:你们两个这是异想天开,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就知道在这里胡乱意淫,有本事去找一个真人来我瞧瞧!涉水淼气不过说了句:我才不会随便乱找呢,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你以为这是给猪配种呢,随随便便就能讲究?!  

  晧皑接着话茬:说的没错,依我看,你就是太随便了,才招惹了一群庸脂俗粉,你以为她们爱的是你的人?说句你不爱听的,没准儿人家更感兴趣的是你爹,你爹的钱。晧皑故意在“爹”这个字眼上停顿一下,目的是制造出一个戏剧化的效果,果不其然,嘉裕豪一听到“爹”这个字眼刚要动怒,但随之而来的补救措施招架的他是干瞪眼却拿不出一点儿办法。  

  嘉裕豪意识到这两人正穿着一条裤子,站在一条战线上和自己对着干,照此耗下去吃亏的只能是自个儿,三十六计走为上,话也不说一句,踹开门一个人出去溜达。  

  叶毓星一路小跑直奔“雨雪斋”,毕竟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碰到令人怦然心动的异性。此刻,心里仿佛有几只小鹿乱窜,挠人心扉,推门而入,只见柳秀二人一脸谄媚,直勾勾的盯着她手里的热水瓶,丝毫不见刚才的绵绵睡意。  

  叶毓星心里一阵凌乱,顾不得这两人假惺惺作态,放下手中的水壶任由两人宰割。回想起龙观台那少年清澈的眼眸,英俊的脸庞,挺拔的身材,潇洒的举动,这一切仿佛恍若眼前,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  

  柳宛月突然大叫一声:哎呀!这一声响惊得叶毓星差点儿魂飞魄散,这是猫尾巴被夹要死的惨叫,循声望去,只见柳宛月眉头紧皱,口吐舌头不断的向外哈气,手还不停的来回扇,这姿势像极了夏日里耐不住炎热钻到树底下乘凉的犬类。  

  秀亦尘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速度控制得恰到好处,自然就不存在舌头或嘴被烫伤了的危险。叶毓星哭笑不得,说了句不该说的话:你这人占便宜也不用这么着急啊,又没人和你抢。柳宛月一听这话猛地缓过神来,瞪眼道:我都烫成这样了,你不关心也就罢了,怎么还说风凉话,是你这水太烫了,怨不得别人。  

  秀亦尘在一旁偷着乐,吮吸着不劳而获的白开水,犹如甘泉一般甜蜜。柳宛月做了糗事,心虚生疑,用余光瞥了一眼周遭的环境,看到秀亦尘幸灾乐祸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顾不得烫伤了的嘴,立马站起来,用手指着偏安一隅的秀亦尘,厉声道:你笑什么笑,关你屁事!秀亦尘自知理亏,加之来自偏远的小山村,在大城市总有寄人篱下的生疏感,索性扭过头懒得搭理这不必要的麻烦。  

  叶毓星看到这事因自己而起,心生歉意,从背包里掏出一大袋咖啡,往空中一扬,招呼两人前来品尝。柳宛月遇到得好的机会,又想到自己是受害者,心急的第一个冲上前去,一下子拿走两袋,气性又大,一把倒掉惹事的那杯,重新换上一杯,冲上咖啡,眉头舒展,嘴里念叨着:这下让你烫,看你还敢烫我不?秀亦尘嘴角一扬,本想笑但又怕再惹事端,只好压制下去。叶毓星舒缓一口气,暗自庆幸这件事终于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柳宛月上学可是下了血本,恨不得把整个家都搬过来,四五个行李箱装的满满当当,堆放在寝室里占据了房子一半的空间,这要是布置起来还不得花上一天的功夫呀!这几个行李箱悉数打开,光是衣服就占据了半壁江山,且都是名牌,什么PRADA,阿玛尼还有LV,这里是应有尽有,应季的衣物如秋衣秋裤,越冬的衣物像棉衣棉袄,春夏的更不必说,多如牛毛,一茬挨一茬挤在一起,蜷缩在狭窄的空间,有的衣物过于贵重,细心的她还做了格外保护以防止其不小心弄褶皱,不然影响到衣服的整体美观以及它的名牌效应就不好了。  

  这女人爱美,怎么少的了化妆品,乍一看,箱子里陈列了一大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从香港走私过来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一是化妆品的数量庞大,二是名牌居多,外人围观定会怀疑这箱子的主人是化工出身,如若不然,何来这么多生化武器。最后还有一个大箱子,那箱子果真是大,横着放不下只能竖起来,打开一看,吓人一跳,好家伙,这MM把床都搬来了,有钱人办事就是破费,宿舍里有学校准备的床铺,但这是通用的,无论从质量上还是舒适度上都没法和这个PK。  

第五章 女神的款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