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阴奉阳违

    “风云阁”,这是一间三居室的欧式洋房,外立面是椭球体的弧面,推开房门屋子结构一览无余,从左往右三间卧室井然有序依次排开,嘉裕豪望着空荡荡的三居室,心中窃喜,不单为这间环境优雅、风格别致、舒适惬意的窝,更是为自己早先别人一步拥有卧室的选择权而暗自庆幸。  

  在家里,嘉裕豪骄横无礼、为所欲为,过的是皇帝般恣意妄为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住着豪华别墅,开着宝马跑车,可以说是有求必应,有问必答,一时间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嘉家二老一生默默无闻,刻苦奋斗,事业有成,老来得子,分外怜惜,视其为掌上明珠,爹娘的心头肉。这个心肝宝贝含着金钥匙出生,打出娘胎就没干过体力活儿,当然,改装宝马车除外,这一路走来是顺风顺水,偶有跨不过的坎儿,譬如考不上市重点凯利莱中学却要霸王硬上弓,爹妈也是首当其冲,不惜丢弃脸面,花钱送礼求人办事欠人情,无所不用其极只为讨儿子欢心。  

  此次格菲大学之行,爹妈也是要求一同前往,嘉裕豪意识到自己已不是三岁小孩,父母陪同怕有失脸面,遂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临走时,二老也是千叮咛万嘱咐,在学校可不比家里,那里是全国各地优异生的云集地儿,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可以说是鱼龙混杂,保不齐他在任何事情上都不受委屈。嘉裕豪只当耳旁风,油门一踩,方向一打,宝马M6跑车一股烟儿喷射出去,视野之内只剩下一个闪烁的红点。  

  过惯了高高在上,前簇后拥,以自我为中心的日子,嘉裕豪打第一眼就瞧上了中间那个卧室,蠢蠢欲动的心竟催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说时迟那时快,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房门的左侧冷不丁窜出个人来,这着实吓人一跳,这得亏是在白天,要是在夜里还不把人给吓死,这人是从卫生间里蹦出来的,由此判断此人早于嘉裕豪一步潜伏于此,蓬松的头发在脑袋上遍地开花,戴着一副文绉绉的眼镜,不像哈利·波特那样炯炯有神,却也放射出犀利哥特有的光芒,衣衫褴褛的朴实形象堪比丐帮弟子,手里捧着一本书,书名没看清,只看见“金瓶”两字。  

  望着这位从天而降的仁兄,嘉裕豪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浮现影视剧中乡巴佬和土包子的形象,这两者在此刻竟契合的天衣无缝。那人倒先开了口:你好,我叫涉水淼,来自灵水县,请问阁下您怎么称呼?嘉裕豪还未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又接了这么一怪招,显然有些吃不消。  

  涉水淼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过错,顿生歉意,急忙补充道:不好意思,无意间吓到了你!嘉裕豪一听“吓到”这个词,立马来了精神,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厉害到可以让自己心生恐惧,于是急忙插话说:笑话,我又不是从小被吓大的,吓我倒是没吓到,只是你突然间从地缝里冒出来,打扮的像乞丐我还以为宿舍遭了贼。  

  嘉裕豪暗自为这次的随机应变心中叫好,尤其是“贼”这个描述有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巨大威力,既对自己确实受了惊吓作了狡辩又可以达到倒打一耙的效果。涉水淼一听这不是明摆着骂人么,心中的愤怒油然而生,但顾及到自己是文化人,不应恶语相加,粗俗以对,遂拐着弯变通说:贼我倒是没瞧见,就看见一只受惊吓的不知是乌龟还是王八的动物蜷缩一团僵在那里。  

  嘉裕豪听这话一急,上前就要挥手打人,但对方泰然自若的神情又令人费解,莫不是有着强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来这里上学,在不明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嘉裕豪选择收敛了自己的一时冲动。刹那间,一道灵光闪过脑门,中间卧室的主人应该还没着落,嘉裕豪望了一眼涉水淼,这家伙手里还拿着行李箱,心里不免嘀咕:看来他也是刚到,只是迫于内急而不得不选择去卫生间以解燃眉之急,待一泻千里之后才会顾及到卧室的选择权。  

  说时迟那时快,嘉裕豪一个箭步冲上前,只听见“扑通”一声巨响,人不见了踪影。  

  格菲大学有一处枫树林,唤名:“雨雪斋”,之所以有此称谓,是因为这里雨雪天分外浪漫,尤为女生青睐,后来影响到校园的建设规划,最终,女神的府邸安置于此。一到秋天,火红的枫叶枝头乱颤,秋风掠过或是秋雨侵袭更是“雪”花纷飞,只不过这“雪”沾了一股萧杀之气,营造的意境也是血色浪漫。  

  秋风秋雨秋煞人,叶毓星心藏郁闷,一步三回头走向“雨雪斋”,斋前的学涯路蜿蜒曲折,一地的落红勾勒出诗意的画面,疾步迈过,旋起的涡流卷起两三片轻薄的枫叶,配合着从天而降的腐朽败叶,上落下跳,美得不可方物。叶毓星没这闲工夫欣赏秋叶的静美,一心只想着下榻之地的境况如何,比之咖啡厅顶楼的豪华卧室,是略胜一筹还是逊色不少,这是个极具诱惑的悬念,但就在这一刻,一切即将揭晓。  

  “雨雪斋”像是一个艺术品,建在顶楼一片空旷的草地上,这里单独建设了一处三居室的仿古阁楼,其外形恰似一只残留三只触角的海星。叶毓星气喘吁吁地来到顶楼,望着这别具一格,古朴古香的唐代阁楼,仿佛置身世外桃源,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眼前的一切简直让人不可思议。三个独立的卧室围绕着一个圆柱形的客厅彼此成120度角展开,这使得卧室的被选择权是彼此对等的关系,这样就不存在像“风云阁”那样互相争夺有利地盘而引发战事的闹剧。  

  叶毓星敢为人先,单枪匹马闯了进去,却不料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一只陈年大硕鼠跳了出来,这着实吓人一跳,叶毓星一惊,当即退避三舍,用手捂住怦然跳动的心脏,不敢再次贸然前往。当是时,楼道口突然闪现一风月俏佳人,只见她婀娜多姿,走起路来亦是风情万种,随之带来的则是空气中弥漫的刺鼻香水味,细长的高跟鞋踩在坚实的地板上“咯吱”作响,美瞳装饰的双眼妩媚妖娆,再加上她不断的搔首弄姿,使得整个人风韵十足。  

  叶毓星瞟了一眼这位珊珊来者,很明显和自己不是一路人,那美人走的是性感路线,这位风月俏佳人唤名柳宛月,来自于丹罗市,其父母是当地有名的土豪,发家致富的门路甚多,譬如高价转手高档别墅,再如批发建筑工地材料,或是接手频临倒闭的工厂,之所以能够频频得手、稳赚不赔,这得益于二老在社会上长久建立起来的深厚的友谊——志同道合、互惠互利,作为敌对一方的平头老百姓可不这么认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是他们最解气的说法,这是作者为抱不平捉笔代刀,毕竟平头老百姓不见得这么有文化。  

  处在这样一个优越的家庭环境,柳宛月一路走来是备受呵护,且不说穿金戴银,鲍翅燕窝亦如家常便饭,不至于说是纸醉金迷,倒也享尽了人间荣华富贵,外人若是不信,单从她上学的尊贵座驾便可略窥一斑——黄色宝马M3跑车。柳宛月走起道儿来目不斜视,完全忽略掉站在一旁自我平复心境的叶毓星,当她一眼瞅见“三脚海星”这个别致的建筑物,竟一时忘本对其赞不绝口。或许是看惯了金碧辉煌的豪华别墅,冷不丁冒出这样一个兼具艺术和文化的新奇建筑,竟让人眼前一亮,吊足了猎奇的胃口。  

  柳宛月喜不自禁大喊一声:哇噻!然后扭动着左摇右晃的身子径直奔向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宿舍,爱的是它的独特美,恨的是它的深藏不露——圈养了不知几个陈年大硕鼠。叶毓星劝阻不及,柳宛月便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不曾想这鼠妈妈孕育生命的能力超强,一下子生俩儿鼠宝宝,这一只不知是刚才那只的孪生兄弟还是孪生姊妹,也在惊吓中冲了出来,由此判断这只陈年大硕鼠要么是迟钝的彻底,要么是淡定的可怕。  

  后出来的这只竟然胆大无比,从柳宛月的左脚上窜了出去,这不能不说是和硕鼠有了亲密接触,柳大小姐自打出生哪里受过此等礼遇,竟差一点儿吓昏过去。叶毓星虽然对这位异类没什么好感,但出于人道主义的博爱之心,她毅然决然的冲了上去。被搀扶住的柳宛月已是元气大伤,一副孱弱的模样竟让人心生怜惜,毕竟她也算得上是一位俏佳人,至于是否追加前缀“风月”二字,这有待后续进一步观察加以佐证,之所以此人一出场就冠以“风月”名号,是因为她那风姿绰约的外在形象展现的过于浮夸而不由得让人想入菲菲。

第二章 阴奉阳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