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金X梅

    这英俊潇洒的少年来自于红磡特区,是全校唯一的特区生,历来大陆生都是崇洋媚外,巴不得去红磡特区的高等学府深造,即便砸锅卖铁,甚至倾家荡产,也要竭尽所能挤破头颅往外走,功利之心可见一斑,但这位少年却反其道而为之,实在令人费解。他有一个别致的名字:晧皑,取自“皓月当空”的“皓”,“皑皑白雪”的“皑”,寓意一切都要纯美。晧皑只感觉到这男女对视别有一番情调,和以往大有不同,他整个人感到有点不自在,似乎有一股电流贯穿全身,手也变得有些颤抖。  

  这姑娘长得清新动人,笑靥如花,那嫣然一笑如含苞待放,在晧皑的心里炸开了花。这两性惺惺相惜的魔力纠缠在空中弥久不散,而水壶的容量有限,灌满之后在无人理会的情况下喷涌而出,两人自知一时失态,遂自顾个儿关闭闸门,塞上壶塞悄然散场。  

  叶毓星见了这样一个帅哥,喜不自禁,这一路上是跌跌撞撞,险些撞翻路人若干。  

  晧皑是今天刚坐飞机抵达,生平第一次来内地,对这里的淳朴极为赞赏,在占据了“风云阁”中间的卧室后,和叶毓星一样口渴难耐,发现条子后便马不停蹄直奔龙观台,途中与涉水淼在楼道口碰巧相遇,但由于生疏只能是擦肩而过,这一面之缘却注定了两人日后同为舍友这一契缘。  

  涉水淼迟来一步,晧皑早先一些,嘉裕豪这老末蒙在鼓里,甫一进屋就沾沾自喜,误以为自己是第一个造访,不曾想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涉水淼,两人几番口水较量均未果,嘉裕豪一个急步向前,无奈脚底一滑摔倒在地。涉水淼先是一惊,继而哈哈大笑,这笑声震天彻地让嘉裕豪顿觉颜面扫地,纵身一个鲤鱼打滚爬起来,嘴里狂喷:shit!shit!然后怒目斜视涉水淼,意欲开战,恰逢此时,晧皑从龙观台打水归来,推门而入,这三人便面面相觑。  

  晧皑主动打圆场自我介绍,嘉涉二人惊闻特区来人,自然以礼相待,纵然有再大的仇恨也不能当着特区人的面儿互相掐架内讧给大陆人丢脸。晧皑被这两人瞬间激发的热情所倾倒,为了缓解这不自在的场面,便招呼二人喝水,嘉涉二人几番口水战下来,已是口干舌燥,碰到这个不费口舌就得好的机会,自然是欣然应允。  

  嘉裕豪一直留恋中间卧室的归属权,就在喝水的空当儿,三个人一起瞎侃,而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这醉翁之意不在酒表现的太过明显,晧皑猜透其心思,一语戳中要害:中间这卧室是我的啦,你俩别争,先来者居之。涉水淼一脸坏笑附和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就看他的啦?说着用手指着嘉裕豪的鼻梁骨,置其于难堪的境地。  

  人这心里要是有鬼再加之一时性急,总会语无伦次话跑偏,嘉裕豪哼唧半天憋出一个字:好,这个词不达意,也不知道这“好”究竟代表什么意思,晧皑望着嘉裕豪那脸如猪肝色的囧样,笑的合不拢嘴。嘉裕豪看占不到便宜自讨没趣,便想着转移话题,脑门突然灵光一闪,从模糊的记忆中淘出一件宝来,那本印有“金X梅”的书怎么不见了?  

  嘉裕豪一脸可疑地望着涉水淼,不明就里的人乍一看都觉得瘆的慌,从头到脚,从左往右如同安检使用的X射线,检查范围是面面俱到,无一盲点,满以为天罗地网之下定会有所发现,但事实的真相却是一无所获,难不成这书不翼而飞,嘉裕豪一愣,直勾勾地盯着涉水淼,在外人看来误以为两人在传递爱的秋波。  

  涉水淼知道这小子给自己没憋啥好,想了半天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纰漏,这家伙要拿那本书说事。这人干了坏事总是心虚得很,对自己的弱点也是藏着掖着,心里总提防着别人,唯恐一不小心被戳穿,因为这本书是禁书,高中上学那会儿涉水淼一有空闲就博览群书,无奈地处穷乡僻壤,交通不便,文化闭塞,《金X梅》成了漏网之鱼。  

  今日来到迪岛这座大城市,近水楼台先得月,很容易就在校门口的书报摊上淘得一本,想起买这本书的场景,就令人发笑,先是碍于面子不敢去,去了之后却羞于启齿,那书报摊的老大爷在大城市耳濡目染,也算见过大世面,对来客的需求了如指掌,青春期的小伙伴要么看的是韩寒的嬉笑怒骂,要么是郭敬明的悲惨故事,除此之外,就剩下性了。  

  老大爷拿起韩寒的《三重门》指给涉水淼,他摇摇头,郭敬明的《小时代》,他也摇摇头,最后,老大爷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拿出杀手锏——《金X梅》,那一定是这本喽!说着竟然激动地站了起来。  

  涉水淼羞怯地点点头,递了钱之后仓皇逃离,由于沉浸在脑海的回忆里一时不能自拔,涉水淼完全忽略掉身旁还站着两个人。嘉裕豪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慨,扯开嗓门大喊:你那本书怎么不见了?晾在一旁的晧皑也来了兴致,一脸激动地问:什么书?涉水淼一语打破僵局:不就是一本书嘛,说着从背后拿出那本《金X梅》指给两人看,呶,就是它喽。  

  嘉裕豪向来疏于看书,一门心思专攻吃喝玩乐,看到“金X梅”这三个字,一时兴起胡诌:莫不是一朵寒梅矗立在金色的瓶子上。涉水淼听后鄙夷一笑:你这是孤陋寡闻,望文生义,我给你讲,《金X梅》它是一本奇书,书中有三个女主角,分别为潘金莲、李瓶儿和春梅,通常的说法是从这三个女主角的名字中各取一字,便得书名。  

  《金X梅》这本书描写的无非就是西门大官人吃喝玩乐的风流韵事,代表了男人的欲望和追求,所以,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即“金”代表金钱,“瓶”代表酒,“梅”代表女色。还有这本书的作者兰陵笑笑生,这是笔名也就是匿名,和历史中的真人对不上号,自然不晓得是男是女,但书中尽显男人吃喝玩乐之能事,想必作者定然是位男性,说完这些,涉水淼一脸得意,心中料想这两人肯定崇拜的不得了,一定会夸赞他涉猎广泛,学识渊博。  

  一想到接下来受宠若惊的场面,涉水淼就喜不自禁,嘴角早早的翘起来,只等着这两人的夸赞,然后就会翘的更高。这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那两人非但没有夸赞他,反倒是一顿反驳训斥。  

  晧皑的话一箭穿心:依我看,你这是黄鼠他妈给黄鼠开门,“黄书”到家了。嘉裕豪一听乐的很,附和一句:就是,以后要不改口叫你小黄得了。涉水淼辛苦酝酿的自豪转瞬一泄而空,信手一扬,抛下一句话:去去去!便一个人独自玩去了。  

  这男生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莫名其妙想女人,粗俗一点讲是生理需要,高雅一点就是爱情来了。吃喝拉撒已提不起兴趣,男性中最光辉的一面——女人——成了大家津津乐道不再忌讳的话题。  

  嘉裕豪回想起校门口那难以忘怀的一幕,那个被自己调戏的姑娘,顺直的短发,明亮的眼眸,尖尖的鼻子,整个人是俊俏的模样。嘉裕豪沉迷于美色一时出不来,满脸陶醉状说:今天我在校门口见到一个美女,那女孩长得,怎么说呢?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整个人是凹凸有致。  

  涉水淼听得一身鸡皮疙瘩,这毛骨悚然的感触来源于嘉裕豪这个视觉动物的粗俗描述,为了正本清源,以防这小子佛心大乱,春心荡漾过了头滋生鱼水之欢的邪恶念头。涉水淼拿出文学家的派头,正色道:说姑娘长得好看也要讲究水平,不要一上来说道便粗俗不堪,明明是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整个人仿佛出水芙蓉般清新脱俗,这才是对女神的最佳描述,你懂吗?这样,一壶的水就开了。  

  嘉裕豪听得云里雾里,自知才疏学浅比不得涉大才子,但依然强言道:shit,就你会瞎掰,这还不是一样的道理。晧皑只觉二人交火甚猛,若不立即阻止,恐有一场战火,遂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不要争了。依我看,不就是一个美女嘛!她也是人,总要吃喝拉撒,长得漂亮是资本,活的漂亮才是本事。  

  嘉涉二人异口同声道: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难得二人有此默契,晧皑笑着指出,这二人相互对视,嘉裕豪轻蔑的哼了一声,涉水淼则撇开眼光另投他处,这显然是一个不服一个,但面对局外人枪口却是出奇的一致。晧皑只是嘴上那么一说,心里却对美女爱的要命,回想起龙观台打水的一幕,那惊鸿的一瞥,仿佛整个世界都融化在情意绵绵的海洋,浅浅的酒窝,可爱的脸庞,璀璨的笑靥,一想起来就让人回味无穷。  

第四章 金X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