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叶氏玛丽苏风格

    这时,楼道口又闪现一美人,此人身材娇小,面容精致可爱,走起路来矫健而富有节奏感,仿佛一股清泉从山岩间迸发出来,流露出清新的脱俗。叶毓星搀扶着业已昏迷的柳大小姐,若是换作别人或许会萌生笑意,这莫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但叶毓星此刻的感触用诗词表达便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细腻的情愫中只有互相怜惜的份儿,由于只顾着低头呼唤不省人事的柳大小姐,便不曾注意到这位新来的MM。  

  这位美人来自于偏远的小山村——阿拉丁,家里拥有几百亩葡萄酒庄园,是当地一大户儿,父母均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继承着家传的祖业,刀耕火种,辛苦经营,盛产的葡萄色泽亮丽,皮薄肉多,味道鲜美,制作的葡萄干,胖乎乎圆嘟嘟,一口下去瓷实而又甜美无比,自酿的葡萄酒,谈不上和法国拉菲相媲美,倒也闻名十里八乡。祖祖辈辈薪火相传,守护着一方水土,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娇喷了这么多却还未曾提及这位小家碧玉的名讳,此为作者之疏忽,实属不应该。来自于富饶的葡萄酒庄园,其名字也不落俗套,姓秀,名亦尘,“秀”代表了山清水秀,“亦尘”为佛家用语,寓意一切终归尘土,不管你生前是落魄街头整日乞讨为生贱如乞丐,还是飞黄腾达每日鲍翅燕窝贵如皇帝,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相比之漫长的时间河流,呈现之过程莫不是昙花一现,最终的归宿都是棺材中腐朽的尘埃。  

  秀亦尘和柳宛月不同,她没有大小姐的派头,平时为人低调,再加之此行为繁华都市的首秀,所以,凡事总是小心翼翼,唯恐疏忽大意不小心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回过头来说道,偌大的藤椅上坐着两位窈窕淑女,叶毓星有此称呼当之无愧,柳宛月虽说动若脱兔,但此刻奄奄一息的状态只能是静若处子,不明就里的外人只凭外在形象就主观臆断难免会判断失误。  

  秀亦尘一眼望见这两人,竟高兴地手舞足蹈,恨不能立马飞过去和她们打招呼问声好,这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唤起了叶毓星的注意,她缓缓地抬起头,对着来客嫣然一笑,并急忙挥手示意好姐妹快快过来团聚,万万不可贸然前往那凶险之地。秀亦尘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竟哈哈大笑,自诩打小生长在小山村,什么样的鼠没见过?!松鼠,鼹鼠,老鼠,如此种种已是见惯不怪,说到惧怕,套用秀亦尘的话来说就是“只有怕我的主儿,没有我怕的鼠。”,怨只怨阿拉丁这小山村不比澳大利亚辽阔,容不下袋鼠这样的大物种,如若不然,何来秀亦尘那狂妄之言。  

  说来也怪,斗胆的秀亦尘一路小跑闯进叶柳二人谈“鼠”色变的“三脚海星”仿古阁楼,不知是那陈年大硕鼠遭遇克星吓破胆儿藏匿了去,还是歪打正着时机恰到好处鼠窝早已空空如也,总之,一切相安无事。  

  这是秀亦尘不愿看到的,就好比是攥着金刚钻儿却揽不到瓷器活儿,秀亦尘不甘于空有一身的本事却无用武之地,遂埋怨道:小老鼠,你去哪里呀?!然后讴歌:姐姐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呀呀把你办,逗得坐在一旁的叶毓星哭笑不得。  

  叶毓星对开学的感触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可以脱离父母的管束,畅游自己的个***,忧的是这未知的大学生活是否还要和高中生活一样拼死拼活挣扎在浩瀚无垠的学海,如此重负荷的学旅生涯足以把一个青春活泼的小女生炼狱为思想腐朽的小老太。  

  在她遥远而又模糊的记忆中,其人生经历了各个阶段的开学:  

  幼稚园的开学充满了懵懂的快乐,成群结队的小伙伴聚集在一起戏耍打闹,玩的是不亦乐乎;  

  小学的开学则是孩提时最甜美的时光,一张张红色的小奖状振奋人心,拉开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惹得其他小伙伴是羡慕嫉妒恨儿;  

  初中的开学遭遇了人生的花季雨季,对异性的渴求探知成为那时羞涩而又神秘的梦;  

  高中的开学则是笼罩在心中的一片阴霾,充满了压抑和灰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立足社会所要经历的磨难,就好比是展翅高飞的雄鹰在其幼年时期也要在鹰爸鹰妈的管教下学会独自翱翔的本领,待到翅膀长硬的那一天,便可以挣脱大地的束缚,遨游全世界。  

  不过,格菲大学优美的校园环境让人心旷神怡,走在校园里也是倍感亲切,这一路上都是青春的脸庞,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和激动的喜悦,这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有生以来头一遭,总是新鲜感十足。川流不息的人群烘托了一片热闹的景象,驱散了秋的寒意,迎来了欢乐的校园,路灯下的格菲校园,沉浸在一片祥和的气氛当中,这里仿佛是一座炼丹炉,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材生,就是炼丹用的原材料,不论你是高富帅还是矮穷挫,是白富美还是黑穷丑,是健康还是疾病——传染病除外——都可以在这里挥洒青春,追逐梦想,最后修成正果——练得仙丹,或是造就一朵奇葩——火眼金睛的“孙大圣”横空出世。  

  “雨雪斋”不愧是大唐遗留的产物,一切都充满了盛唐文化的厚重美,天花板上青色的祥云,朱红的撑梁柱,龙飞凤舞的浮雕,无不彰显着浓郁的文化气息。叶毓星安排好住宿已是口渴难耐,环顾四周,却恍然发现屋内竟没有热水器的踪影,只见门口上贴着一张小纸条,上书:打水要去龙观台。叶毓星不晓得这龙观台地处何界,问及柳秀二人,久不见回音,无奈之下疾步直奔二人房间,谁知这二人呈现的状态却是异常的相似,躺在一张精心布置的席梦思睡床上早已鼾声四起。  

  叶毓星只好自食其力,拿起水壶一溜烟儿跑下楼,夜色笼罩下的格菲校园是一片朦胧的漆黑,路灯闪烁生发出璀璨的光芒,照亮了一条光明的坦途。叶毓星冲着那片光亮直奔过去,竟然在那里发现了新大陆——龙观台,这里人山人海,打水的人是络绎不绝,几乎每个人都是兴致盎然,比买彩票中了奖还要喜悦,男女打水各居两边,中间是一条扭动着腰肢的巨龙,望着那条龙的头,却不知该冠以何种称谓?  

  俗语云: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我们逐一而论,龙老大为囚牛,愿做琴头听音律,龙头蛇身的囚牛耳音奇好,能辨万物声音,平生爱好音乐,它常常蹲在琴头上欣赏弹拨弦拉的音乐,因此琴头上便刻上它的遗像。  

  龙老二为睚眦,此为战神,恩怨必报,龙身豺首,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杀好斗,总是嘴衔宝剑,怒目而视,刻镂于刀环、剑柄吞口,以增加自身的强大威力,俗语说: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  

  龙老三为嘲风,殿角排头兵,不仅象征着吉祥、美观和威严,而且还具有威慑妖魔、清除灾祸的含义。  

  龙老四为蒲牢,吼声惊四座,受击就大声吼叫,充作洪钟提梁的兽钮,助其鸣声远扬。  

  龙老五为狻猊,香炉狮子座,形如狮,喜烟好坐,所以形象一般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烟吐雾。  

  龙老六为赑屃,力拔山兮驮功德,又名龟趺、霸下、填下,貌似龟而好负重,有齿,力大可驮负三山五岳。  

  龙老七为狴犴,罪犯的克星,它平生好讼,却又有威力,狱门上部那虎头形的装饰便是其遗像。  

  龙老八为负屃,爱书法,爱碑文,似龙形,排行老八,平生好文,石碑两旁的文龙是其遗像。  

  龙老九为螭吻/鸱尾,宫殿的避火神,喜欢东张西望,经常被安排在建筑物的屋脊上,做张口吞脊状,并有一剑固定之。纵观这九子,均不成龙,而此刻之现状是水势汹涌,唯有东海龙王有这霸气,姑且在此借用一下威名,万望龙王息怒,如若不然,只好有请猴哥出马,再来一次大闹龙宫,以解救小女于危难之间。  

  叶毓星惊叹于打水生意的兴隆,走近一瞧,只见门框上写着一行字:“三八”妇女节女生打水一律免费,这人分男女,为啥只照顾女生,对于男同志,却只字未提,未免让人心寒。既然“三八”为妇女节,男左女右的道理教会我们男女之间的差异在某种程度上是位置的相互颠倒,鉴于此,我们不妨反转此二字便得“八三”,若以此设为“男人节”有何不可?!叶毓星想到这,不禁哑然失笑,这里没有排队,只有见缝插针,叶毓星逮到一个空位,急忙迎上前,唯恐稍有怠慢便会错失良机。  

  这水烧的过了头,热气四溢,叶毓星抵不过热气的侵袭,抬起头想喘口气,这对面就是男生打水的阵地,隔着一条龙尾巴,叶毓星看到一张清晰纯白的面孔,之前也见过好多男生,但这位面容清秀,眼眸明亮,亲切自然的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叶毓星羞涩一笑,嘴角赫然出现一个小酒窝,那酒窝是个双胞胎,一个探出头,另一个耐不住寂寞也闪现了出来,总之一句话:喜庆的很。

第三章 叶氏玛丽苏风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