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好久不见

Hi,好久不见

砖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 失忆的她

    清凉的秋雨送走了一个炎热的苦夏,燥热的心总算静默下来。在这秋雨唧唧的黑色的秋夜里,顾黎猛然从昏睡中惊醒。  

  顾黎摸了摸额头,手心上全是汗,粘粘的,很难受。她看了看放在床边的闹钟,5:15,还早呢。于是继续闭上眼,但好不容易平静起来的心却又燥热起来,她起床了,摸着黑找到了灯的开关,黑暗的房间聚然亮了,刺眼的灯光使她不得不闭上了眼。  

  “啪”手一不小心又碰到了灯的开关,亮起来的灯光忽的消失了。  

  哎,算了,无所谓,开不开又有什么关系呢。  

  顾黎摸着墙走到了床前,一屁股坐下,脑中又不自觉想到了这几天老是做的梦,每次梦到自己被车撞后,就惊醒了。  

  梦里的那个男孩是谁啊,为什么每次醒来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为什么梦里的他总是对我邪魅地笑?为什么从前的事和人我都忘了,唯独自己的亲人没有忘,哎,我这记性。她抓了抓散乱的头发,脑子里没有一点头绪。  

  “你失忆了”顾黎脑子里想起了那天医生对她说的话。  

  但还是起的太早了,不久便又有了困意,顾黎爬上床,盖了盖被子,便熟睡过去。希望这一睡还能做那个梦,梦到那个邪魅的男孩......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斜斜的射进来,顾黎缓缓睁开眼,余光向闹钟的方向一看,这一看不得了8:20了,她慌忙从床上跳下来,迅速穿好衣服,跑到镜子前刷牙洗脸,梳头发,已无暇去顾及凌乱的床,拿了书包和钥匙就出门,一路狂奔,只希望不要迟到,第一天上班,谁希望迟到啊。  

  要到了要到了,公交车离顾黎只有3米远了。  

  就在她脚要踏上公交车时“砰”无情的公交车门就这样无视我,关掉了。她怒恼地望着已远去的公交车,默默嘀咕着:“我的存在感有那么底吗?”  

  顾黎抓了抓头发,抬头看向了蔚蓝的天空,心底无限惆怅,完了完了,第一天就要迟到,估计要被炒鱿鱼了。顾黎懊恼敲了敲头,哎呀,为什么自己不跑快点啊。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旁边大叔手机的铃声就在顾黎惆怅之时不偏不地想起了。  

  顾黎扭头看向那位大叔,抿抿嘴,没说什么,哎,算了,还是别想那么多,认真读我的英语吧。  

  顾黎打开书包拉链,从书包了拿出了新概念,翻到昨天晚上读的那一面,(她很喜欢读英语)便依靠在公交站的一根柱子上小声地读了起来。  

  “Iusetotravelbyairagreatdealwheniwasaboy.MyparentsusedtoliveinSouthAmericaandiusedtoflytherefromEuropeintheholidays.Aflightattendantwouldtakechargeofmeandineverhadanunpleasantexperience.Iamusedtotravellingbyairandonlyononeoccasionhaveieverfeltfrightened.Aftertakingoff,wewereflyinglowoverthecityandslowergainingheight,whentheplanesuddenllyturnedroundandflewbacktotheairport.Whilewewerewaitingtoland,aflightattendanttoldustokeepcalmandtogetofftheplanequietlyassoonasithadtoucheddown.Everybobyonboardwasworriedandwewerecurioustofindoutwhathadhappened.Laterwelearntthattherewasaveryimportantpersononboard.Thepolicehadbeentoldthatabombhadbeenplantedontheplane.Afterwehadlanded,theplanewassearchedthoroughly.Fortunately,nothingwasfoundandfivehourslaterwewereabletotakeoffagain.”(我在幼年的时候,曾经多次乘飞机旅行。我的父母曾经住在南美洲,所以假期里我常从欧洲乘飞机到他们那里,我总是由一位空中乘务员照管,从未遇到过不愉快的经历。  

  我习惯了乘飞机旅行,只是有一次把我吓坏了。起飞之后,我们在城市上空低低地飞行,然后慢慢爬高。这时飞机突然调转头来,飞回了机场。在我们等待降落时,一位空中乘务员告诉我们要保持镇静,待飞机一着陆,就马上不声不响地离开飞机。飞机上的人都很着急,大家都急于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后来我们才得知,飞机上坐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有人报告警察,说飞机上安放了一枚炸弹,我们降落之后,飞机被彻底搜查了一遍幸运的是,什么也没有找到。5个小时后,我们又起飞了。)  

  刚刚好读完,公交车就来了,由于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期,车子里的人寥寥无几,顾黎默默地把新概念放进书包里,想着到公司要怎么解释上班迟到。哎呀,想想面对那么多人就尴尬。  

  ******  

  当门开启的那一刻,顾黎就立马地冲了出去,,狂向公司冲去。  

  “干什么的,这么急急忙忙”门卫的大叔不悦地对她说到。  

  “我来上班”  

  “上班?你说你来上班我就信啊,工作牌呢?”门卫冷眼看她  

  “what?工作牌?什么工作牌?”  

  “呵呵,工作牌都没有,你说你来工作谁信啊”  

  “额”顾黎抿抿嘴,心虚地说“这是我......第一天来上班”  

  “证据呢?”  

  顾黎感觉额头有几条黑线滑落,这大叔是门卫吗?感觉他有当律师的潜力。  

  “大叔,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是这里的员工”  

  “发誓也没有用,我说你不是就不是”他挑衅地看着顾黎  

  这时门打开了,从门里走出了一个高挑的男人,脚下的皮鞋被擦地一尘不染,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将他高挑的身材衬地一览无余,手上戴了一副白色的手套,白色手套下是价值不菲的百达翡丽手表。  

  顾黎疑惑地望着他  

  “飞机准备好了吗”程淮扭头看向管家  

  管家被他这么扭头一看,不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忙颤抖地说“准备......准备好了”  

  “恩”程淮冷冰冰地道。身后的管家呼了一口气,加快脚步跟上程淮的步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黎眼光太过炙乐,程淮扭头看向顾黎。  

  当顾黎的眼睛对上程淮的眼睛时,顾黎立马看向地板,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一种熟悉感涌上头。  

  如果顾黎没有马上低下头,她就可以看到程淮正错愕地看着她。  

  程淮眉头紧锁低声自语“她怎么在这?”  

  管家冷汗直流,心里不经吐槽:程少,再不走就要错过会议了。  

  估计程淮也觉得时间来不及了,冷声道“走吧”  

  ******  

  当顾黎在抬头看向刚刚的方向,程淮已经走了。  

  “叮叮”顾黎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喂?”  

  “喂什么喂,你是顾黎吧,今天你要上班你知不知道”电话里传出怒气冲冲地声音“我是你的总管,我给你5分钟时间,你要是没赶上,那就等着炒鱿鱼吧”  

  “喂,总管......”电话里没人在回应,顾黎把手机塞进口袋  

  “门卫大叔,你刚刚应该听到了对话吧,这下你......总得让我进去吧”顾黎满脸无奈  

  “好吧”门卫大叔不情愿地让开了路

001 失忆的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