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我绝望地躺在监牢的木板床上,看着天花板,就像奶奶刚离开那一年,我也是这样,不吃,不喝,不睡,就那样看着,看着,后来我看到了奶奶,她对着我笑,抚摸我的头,慈祥的唱着那首儿歌。

  “奶奶,我做好准备了,你来接我吧,听张老头说你其实是我的外婆,我妈到底长什么样子?她是不是很漂亮?等我死了就可以和你们见面了,也挺好的,”我自己磨叽的自语。

  “有人来看你了,也许是最后一面,见见吧,”看守说。

  “是谁?告诉他我不想见,让他回去吧,”我说,一定是张老头,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他儿子,虽然不着他疼。

  “你确定……?”看守看了看我,再次确定。

  “是,我确定,你快出去,我谁也不想见,”我双手掩面,是那样的悲哀,那样的绝望,真好笑,以为是聪明的一招,结果不过是更快的走进了别人的圈套。

  那个看守走出去了,我继续自己数着手指,我已数手指的方式计算时间,我已经数到了25万3千2百3十4根,很好笑吧,世界上最大的痛苦不是你有多忙,累的喘不过气来,而是你到底有多闲,闲的你不知该干些什么,能干些什么?

  “她让我给你这张纸条,说你还是决定不见她就走了,再也不相见了,”那个看守又回来了,他很不客气的把纸条丢在了地上。

  ,我抬起眼皮看了看,有数了数手指,当那个看守失去奈心决定离开的时候,我捡起了纸条,上面写着,“墨一虎,你就是个不守信用的王八蛋,”就一句话,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是王媛宁,她来了,她来找我了,她发现了张世豪的阴谋。

  “大哥,她在哪?让她进来,我有话要和她说,”我抓住看守的手,很激动。

  “放手,放手,快放手,”我的动作显然是吓到了他,他手里的警棍敲打在我的身上,我不得已送开了手,趴在地上。

  “现在改变主意了?你想见我还偏不让你捡了,从前你是张家的大少爷,你多厉害,现在你还不就是个阶下囚,你有钱的爹一次也没看过你,而且你张家现在是九老爷做主了,你呀!就在这呆着吧,”那个看守居然走了,他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黑暗,我又一次走进了黑暗,我就躺在地上,像数手指一样数着时间,没有人进来,一直没人进来。

  “宁宁你离开了是不是,我很让你失望吧,宁宁你既然已经识破了张豪杰的阴谋,就不会跟他在一起了对吧?可你以后该怎么办?你就不能装傻一些,最起码他是优优的大伯,会对你们母子俩好的,”我自言自语的掉眼泪。

  “张豪杰,吃饭了,有的吃就赶紧吃,等开庭宣判了,你可就没这样的伙食了,你的生活也没这么自在了,”另一个看守把一个餐盘递进来说。

  我不想吃,根本就吃不下,所以我依旧躺在原来的地方,依旧数着时间。

  “爱吃不吃,大爷我可没时间等你,嗛……什么时候了还耍大少爷脾气,早晚是上吊的货,”看守走了,把饭也拿走了,水也没到一碗,我渴了,嗓子都冒烟儿了,但真的有水喝,我会爬起来喝光吗?我不知道……。

  似乎到深夜里了,四处没一点动静,我也把眼睛闭上了,就快昏昏欲睡的时候,我听见了声响。

  大门被打开了,有脚步声,细碎的说话声,说了什么听不清楚,脚步声近了,我门上开锁的声音,这大晚上的,过堂吗?不会,又不是包青天,断阴阳,台湾审判也要上班时间。

  我慢慢的爬到床下,我自己的身体放在最里面的角落,“张世豪你去了哪里?你家人来探访,有好消息,”一个男人的声音,是个看守,我知道他,他一般都值夜班儿。

  我不出声,是手电的光亮,这让我更加不安,一般的查房都是大叫然后开灯,每一个囚室都有监视器,所以我的前两次自杀都没有成功,这一次……。

  “张一虎,我是你父亲派来的,他让我带你出去,他知道你是被陷害的,让你去大陆先躲一躲,”那个看守依然小声的叫喊。

  我依旧不做声,我觉得只有这样才是最安全的,现在我不想死了,我想明白了,不管怎样我都要和宁宁见一面,由她来决定我的生死,记得在病床上她就说过,我也答应了。

  可是手电筒很快就找到了床下,我被两个大汉掏了出来,在这段时间我拼命叫喊,喊得嗓子像破锣一样。

  “快点……我们没多少时间,把水杯摔碎割破他的手腕,他就是自杀,反正他自杀了两次,不会有人追究,”那个看守吩咐着。

  我被按在地上,堵住嘴巴,怕惊动别的囚室的人他们摔杯子的声音不是很大,一个碎片很快割破了我的手腕,血从手腕处很快溢出来,我想反抗,但我被两个大汉按着根本无法动弹。

  我开始觉得头晕,慢慢的眼睛发沉,我的身体慢慢漂浮,我不知所觉,我要死了,这就是命运,总是和我的意志做着较量,想死的时候死不了,如今想活……确……。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