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嗯,张少爷,久违了,你怎么能把事情搞的这么大,”一个警官对着已经在审讯室的我说。

  “我是张家的儿子没错,但我不是你嘴中的少爷,我不是张世豪,我叫墨一虎,我哥他在车祸中死了,我有证人,我还有身份证,是大陆的证件,”我再一次解释说,一个下午我不知这样解释了多少遍。

  “张少爷,我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知道我们很难做,要对上面有交代,对台湾民众有所交代,不要让我们太为难,交代了吧,我们有你交易的证据,我们抓到了卡尔,”那个警官很有耐心的说。

  “把我九叔张怀任找来,他会向你们解释清楚的,”我无可奈何的说。

  “好吧!他好像就在来的路上,你来我们这做客,不能对他没有交代的,你们张家毕竟是大户,对吧?”那个警官出去了,黑屋子里只留下我一个人。

  二分钟后,门被推开,那个警官回来了,后面跟着张怀任,他在笑着,笑的很阳光。

  “九叔,告诉他们我是墨一虎,张家失散多年的儿子,我和张世豪是孪生兄弟,他死于车祸了,”我想站起来,我的情绪很激动,但……我没有自由,被按在座位上。

  “世豪,你怎么能这样哪?平时任性一点,刷刷脾气,喝喝酒,搞个吧女人也就算了,怎么可以碰毒品,那是犯了国际法的,张家倾家荡产也救不了你,你看你爸还在医院养病,这个事情就没必要告诉他了,省得他着急,是不是?”张怀任居然这么说。

  我终于恍然大悟了,这就是一个套,我就是个替罪羊,张世豪的替罪羊,我傻不拉几的自己钻了进来,这……张老头也许也有分,他当初选了他的大儿子,而此时他依然会选择站在他大儿子一边吧,“哈哈……”明白了,想透了,我本就多余,现在更是多余,就这样吧。

  “李警官,我们说几句知心话,就当做告别,您……”张怀任从兜里掏出一块怀表交给了那个警察,他们就都退了出去。

  “现在就我们两个了,告诉你也无妨,你不是让我自己看着办吗?你在这里我最放心了,你要在监狱里待一辈子,就绝对不能当族长了,”张怀任坐了下来,点燃一根烟,是一根雪茄,他的脸被烟雾遮住了半边,就像一个魔鬼。

  “我哥他没死对吧,他是以我的形象出现在王家了是吧?告诉我你们的阴谋张老头也知道的,是吧?他是默许的,”我愤恨的盯着他的眼睛。

  “不笨,一点儿都不笨,比你哥聪明,但哪有什么用?你变成了阶下囚,而我明天就是族长了,你本来就是个附属品,从出生就是,所以现在能为你哥和你父亲做点事应该感到荣幸,哈哈……”他笑着,笑得很爽朗。

  “你可以离开了,走吧,你们都各取所需了,我累了,就这样吧,”我疲惫的趴在桌子上,我想奶奶了,她也许也想我了,看那是她的脸,还是那么粗糙,但很温暖。

  对于以后警官拿过来的材料,我一一都签了,没有什么值得留恋了,亲情被践踏成了碎末,爱情……宁宁……张世豪既然以我的形象出现他会对她好的,优优,我的优优……也许长大后他会知道他有两个爸爸,都很爱他,他们都会幸福的,足够了,我笑了,发自内心的笑。

  外面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在看守所里自杀过两次,但……很不幸都被救活了,于是留下了多条伤疤,我又开始做梦了,每天坐着不同的梦,但梦的结局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男主角他死了,死的非常凄惨,他们的家人伤心一阵子,时间磋磨了太多的记忆,到最后没有人真正记住他们的存在。

  所以世界离开谁都是没问题的,地球依然在转动,太阳会从东方升起,西边落下,春天花儿会开放,冬天冰雪会到来,人有生就会有死,而我就那样蹉跎着等待机会面对死亡。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