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回了大本营,真的像张怀任说的那样,几个方阵在不停的吵闹,眼看就要形成火拼了,前面老的争的面红耳赤,后面小的摩拳擦掌。

  “停,都静下来了,族长是在病床上,但他还活着,还会好起来,大少爷虽然不在了,但族长还有二少爷一虎这个儿子,静一静,各位你们这样解决不了问题,”张怀仁大声嚷道。

  “他,一个大陆仔,穷酸,能管我们的事,哪凉快在哪闲着去,我们要求分家,我们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利益,”以张怀发为首的那一伙人不客气的说。

  “分家,好哇,除了你谁还要求分家,我是不懂什么,但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们这里也应该叫财务吧,核算一下要求分家的这一部分人能拿到多少,我们是家族,按人头份分,只要是进了族谱的都有,”我很强硬的说。

  “你说怎么分就怎么分哪?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你算老几?赶紧滚蛋,滚回大陆去,”张怀发后面的一个壮汉叫嚣,显然按照我的方法他分不着什么钱。

  “评什么?就凭他是族长的儿子,是族长的发言人,不然你可以去医院问问族长评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家规上都写了什么吧,”张怀任站出来。

  那个大汉看见张怀任马上就把头缩回去了,其他几组的争吵也赫然停止了,都把头朝向我和张怀发的这一面。

  “请长老们去会议厅,其他人解散,谁搞窝里横,我想家规里应该有处置的办法,”我说着看了一眼张怀发一拱手“六叔走吧,有话我们桌面上谈,以少数服从多数,举手投票解决,怎么样?”我先迈开腿进了大楼,陆续就有跟着我进去的,张怀任肯定是第一个。

  大家都坐下来就好说了,就像辩论一样有正方就会有反方,先把我和张怀任这一方既定为正方,那么张怀发的哪一派就是反方,中间谁是裁判?就是保持中立的一群人,而我们双方需要争取的就是这一帮人。

  “我喜欢自由,因为我从小就以为自己是个孤儿,我对自己的生活有绝对的控制权,所以我不希望用任何一种方法去控制别人,有要离开家族的按我刚刚说的方法拿到你们的钱就可以走了,今后你们的一切都和张家无关,可你们想过没有拿到钱后你们是可以挥霍一阵子,但用完了哪?没有了家族的庇护你们在外面会怎样?要多想一想,”我说完就做下了,实话,大实话。

  “我会找到别的依靠,我现在就要拿到钱,钱握在自己手里才放心,不会被你和你哥败光,你不知道把你哥每天都花天酒地,找几个女朋友,他那来的钱,花的都是我们的,”一个中年人站起来。

  “财务算一下,给他,让他离开,记下他的名字,去了解一下把所有他关系的人员从公司里除名,他的房产,车,股票也要算清楚,多一分钱都不能让他带走,那是张家的,是张家所有人的,”我很决绝的说。

  “你……你……你好呀!你有种,”他走到门口摔门而去。

  底下一阵窃窃私语,我可以留了一些时间给他们考虑,坐下来喝了口水,“一虎,没看出来,你可以,有你父亲的胆气,”张怀任嘴上这么说,心里想些什么我不清楚。

  “九叔,这点胆气是您给我的,您不是说一直是我的坚强后盾?”我假笑着说。

  “张一虎,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么多长辈在,有你什么事?哪有你的决策权?我们和族长打拼这么多年,你说轰走就轰走,你父亲在,也要敬我几分,”这回站起来的是个老者。

  “按岁数你该是我爷爷辈了,虽然远点,但我也敬您,给您鞠个躬,您这么大岁数也要分家?家分了,各忙各的,连个上坟的都没了,您觉得张家的祖宗会答应?这里都没了人气,他们的牌位立在那能安全?您有一天下去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不会埋怨?”我说得够透彻了,要怎么样他自己去想,去做。

  “这个……”只说了两个字他就低着头坐下了,可以请见他不是自愿来的,不是被迫就是被忽悠了。

  “墨一虎,看不出来呀!你的这张嘴很管用,还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呀!应该去当演员,台词背的不错,都是你九叔教你的吧,学的不错,”这是张怀发的声音,他终于坐不住了。

  “六叔,我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我拜了祖宗排位,我父亲说您是他的左膀右臂,墨家对我有恩,她养育了我,你叫我墨一虎也我承认,但我父亲说我是张氏的子孙,演员,我很相当,但没有哪个剧组接收我,至于九叔……我很感激他,在父亲病倒的时候他选择站在我这一边,我是希望你也站在我这边的,”我很诚恳的说,并一直看着他的眼睛。

  “好小子这一局你赢了,算你厉害,你等着,”他也起身离开了,会议伴随他的离开而结束了。

  “一虎,真有你的,走我们去吃饭庆祝一下,”张怀任说。

  “庆祝就算了,我想去医院,看看医院的血是不是运到了,我的腿还是很软,需要人扶着,”我苦笑着想站起,不得已又坐下了。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