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张老头的手术终于做完了,我清醒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一虎,族长的手术非常成功,真是多亏了你,”张怀任还在医院。

  “我哥哪?他怎么样?”我声音沙哑的说。

  “他……车祸发生后,在送往医院之后不久就死了,我们都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应该还在医院的停尸房里,”张怀任说。

  “蓝燕,蓝燕,扶我一下,”终于找到了我保镖的身影,她站在门外的某地,听到我的召唤拐进来。

  “二少爷,你要去哪里?医生说你很虚弱,需要休息,”蓝燕说。

  “不碍事,我要去看看我哥,见见他,我想和他说说心里话,”我扶着桌子站起身。

  “你……你还是不要去了,他已经撞得面目全非了,他……没有和你一样的容颜了,我去看过了,我……”蓝燕淹着面哭泣。

  “算了,我自己去好了,”我想扶着桌子前行,但脚上真不给力,绵软的快要漂浮了,两只脚打着麻花,“来你们俩进来,扶二少爷去停尸房,”张怀任叫着门口他的保镖。

  进来两个壮汉,一边架住我一条胳膊,我就那样蹭着也要看他最后一眼,那个和我一同出生,不同命运的人,我真的是那么命硬,是个丧门星,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奶奶,桃花,宁宁的母亲,宁宁,我刚认祖归宗呀!

  我一边走着一边流着泪,是不是我真的得了脑癌死了,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张世豪是替我续命的人,可他是我哥,我的亲哥,他可是张老头的命根子,他没了,手术是成功了,可让他怎么活,台湾这边一大摊子事我要怎么回大陆,宁宁可怎么办?

  我走到了停尸房,这里的看守帮我找到了张世豪的遗体,掀开那层布,那不是一个人,就是电影,电视剧里走出的冤魂,超级恐怖片的主角(jué),脸被烧得没有原来面貌不说,就连头也变形了,有一节枯黄的头发竖立,身上因为换了衣服还算干净,但大夫说他的骨骼有%80断裂,之所以到医院才断气是因为他的心脏没有受到大的伤害。

  “你们都出去吧,我就坐一会,”我对其他人说,包括送我过来的两个保安。

  “二少,有事叫我们,我们就在门口,”他们出去了。

  “张世豪,你不是很牛气,现在站起来说话呀!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出车祸?他们说你喝了酒,我就不信,这么多年,你都开车都不出事,就这几天就会出事,”我小上和一具尸体嘀咕。

  我就那样看着他,我是真的很不舍,就像送走桃花一样,和桃花又不太一样,我……们是亲人,他走了……我要承担很多,我不想承担这一切,真的不想。

  “大哥,这两个字我似乎只叫了几遍,你是真的很不喜欢我,对不对?原来我们存在于这世界的两端,现在你干脆躲到了那个世界里,你知道我不会追去,我有太多的牵挂,是不是?”我哭着说。

  “二少爷还在里面吗?”这是张怀任的声音。

  “是,我们只能听到他的哭声,他真的很伤心,”那两个保镖说。

  我擦着眼角的泪,想站起来走出去,但……血亏的太多了,脚上依然没有力气,“来扶我一下,”我喊着。

  保镖和张怀任一同走进来,“一虎,别那么伤感了,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维持家族的正常运转,现在不光医院乱成了一锅粥,大本营也一样,我们的对立方正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张怀仁急迫地说。

  “对立方?他们是谁?大哥的车祸会不会和他们有关,”我说着心中的疑惑。

  “是穆家,不排除是他们捣了鬼,你六叔也许就是他们的内应,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照片,你看一下,多少了解一下,要占对方位,才能保护我们家族的利益,这也是你父亲他们几代坚守的信念,”张怀仁说着用手按住我的肩膀,算是给我支持与鼓励。

  “走吧,再看一眼我父亲的状况,就回大本营,九叔,你是站在我这一边的对吧?在我父亲醒来之前,我哥和我父亲的位置暂时由我接替是这意思吗?”我一边被他们扶着走,一边问。

  “是,我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和我商量,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张怀任慷慨激昂的说。

  又看了一眼张老头,他的脸色好多了,还没醒过来,在病床上睡着,睡得很安祥,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似乎做了个好梦,嘴角还挂着一点点笑。

  “走吧,回大本营,去解决你说的问题,”我说着被扶上了一辆汽车,黑色的,是张怀任的车,不是来的时候那辆。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