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三个小时我们爬了个半山腰,对台湾张家多少了解了一些,是个规模不小的家族,因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养了不少的保安,保证家族安全。

  “蓝燕,像你这个年纪不是该在某栋大楼里上班,守着写字台上的电脑敲个不停,或是在某个大学里读博,读硕,为什么选择保镖,很神气吗?”我问。

  “没有,不喜欢读书,每次看书都会很自然的想要睡觉,一个机会遇到了师傅,他教我功夫,我生活在他的臂弯里,他也是保镖,是保护张老的,很贴身的那种,”蓝燕说。

  眼前一片碧绿的景色,和北京夏天的山很像,但近了就会发现它们截然不同,树木不同,野花也不同,虽然一样的红黄粉蓝几种颜色,但花瓣的形状各异,那个是……蛇,我心里是很胆怯的,可自己一个大男人表现得太惊讶会让蓝燕看不起

  “有只蛇,你躲在我身后,”我说。

  “二少爷,张老让我保护你,不能让你涉险,对付它我还是有办法的,”蓝燕说着在她的背包里翻找着什么。

  那只蛇已经注意到我们了,翻着它那双小眼珠子注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似乎是我们一动它就会扑上来咬,应该不是毒蛇,一米多长,有擀面杖那么粗。

  蓝燕很快从她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只类似于玩具枪的东西,黑色,射出了一根针,大小比我的小手指短一点点,几秒钟蛇头耷拉了,小眼睛很不自然的闭上了,蓝燕走过去抓起它。

  “它是死了吗?你刚刚用的什么?小巧威力还挺大的,”我说。

  “回吧,它没死,只是昏过去了,针上涂了蒙汗药,是现时流行的一种防狼工具,中午让厨子煲蛇羹,大补,”蓝燕说着带头走着下山的路。

  “听我爸说我除了张世豪之外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后妈,你知道她们吗?”我问。

  “张老没和你说?我就更不方便说了,我们的职业道德是不过问主家一切私事,更不能外泄,”她说,这个蓝燕真是……想一脚踹她下山,可她是女孩子,刚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

  “聊聊你吧,你自己的事总可以说吧?练武是不是很辛苦,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你喜欢什么歌曲,有没有崇拜的偶像,”我找寻着可以说的话题,沉默是对敌人最痛苦的惩罚,而我不是她的敌人,是他的老板,她的主子,付她薪水的人,还可以成为她的朋友。

  “练武每个人的感觉不同,我喜欢就不觉得辛苦,读书我觉得是最累的一种生活,喜欢的人?可以算有,不过……他是不会注意到我的,歌曲吗?我喜欢《星星点灯》郑智化的,一个有思想的残疾人,至于偶像谈不上,你问的问题我回答了,该你了,”蓝燕说。

  “你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不喜欢隐藏,容易产生误会,”我说,下山的路走过了一半。

  “你和张老分开这么多年是不是心存怨恨,你说你结婚了,你很爱你的妻子,爱她什么,还有你会在台湾定居还是回大陆,没了,你不想说可以不说,你不说的都是作为保镖不该打听的事,我可以理解,”她说着回头看了我一眼。

  “回大陆去,因为那里有我的家,我的妻子和孩子,我爱我的妻子,起初爱的美丽,她家的钱,我是个穷光蛋,后来爱她的真实,她的善良,现在爱她已成习惯,不能失去,至于张老头?你们叫他张老,我喜欢叫他张老头,姓张的老头,怨恨……有过,不是因为自己吃了多少苦,而是因为抚养我长大的奶奶为我吃了很多苦,”我说。

  转眼已经到了山下,我们到了刚刚和张老头分开的那个大院,还是有许多人进进出出,都在忙碌,不知都忙些什么。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