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我能怎么样?就那样的躺在病床上,没有自由,任人摆布,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终于化验结果最终的结论出来了,我的脑瘤是良性的,致使我头疼的主因根本不是那个瘤子,而是那次小虎绑架我们的时候,因为头撞到了地,在鼓起大包的位置留下了血块。

  想想都觉得可笑,还做了最坏的打算,还打算和王媛宁离婚,等回到家我母老虎的老婆能轻饶了我?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我吧!。

  “别高兴的太早了,你的血块在大脑里待得太久了,这一次手术也是风险很大的,你们要做心理准备,当然我们会尽力让你回到正常的生活,”医生说。

  “是呀,要取出血块,要做开颅手术,要把脑袋打开,真的很危险,”王媛宁的母亲说。

  “请最好的脑科专家,不行找国外的,一定要保证一虎健健康康的,他不能出事,如果他出了事,你们将承担带大优优的重任,”王媛宁说。

  “宁宁,你不该……”我又把话说了一半儿。

  “闭嘴,没你发言的权利,”王媛宁瞪了我一眼。

  “好吧!当我是猪羊好了,你们商量着,我出去透透气,”我爬下床,准备出门,能去哪?就在一层大门外的喷泉边上,这是最近养成的习惯,看着水上来,下去,透明的,离它近了会有一些凉气,不禁让人颤抖。

  “请问,住院部怎么走?”一个老者,拄着手杖,弯着腰。

  “里面上电梯,六层往上都是住院部,你去哪一科,”我问。

  这个老者感觉很熟悉,似曾相识,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你……你是墨一虎?”老者突然说,果然相识,他能叫出我的名字。

  “我是墨一虎,可您是……对不起,记忆力不太好,”我笑着道歉。

  “我……我是你的父亲,你的生父呀!”老者突然哭了。

  “父亲,别闹了,我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奶奶,过世了,”我说。

  “爸你说你也不等等我,小弟又不会马上离开,我们知道他在这,也不差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说到一半就停止了,他看到我了,同样我也看到他了。

  “世学,你……”我们长得一样,我们同样惊讶的表情。

  “你就是那个女人嘴里的世豪,和我确实很像,难怪会认错,难怪,”我缓过神来笑着说。

  “一虎他是你哥哥,你的亲哥哥,他大你两分钟,你们是孪生兄弟,我是你们的父亲,”老者哭着说。

  “你们姓董,对吧?那个肚兜是我母亲亲手绣的,又是一个梦,梦醒了你们都会成为碎片,对不起,我要寻找光明,我要从梦里醒过来,告辞,”我起身往楼里走,我上电梯,走回病房,一句话也没说直直的躺在床上,快速的闭上双眼,优优的啼哭声,要找到优优的啼哭声,我就会醒过来。

  “墨一虎你怎么了?一虎出了什么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个手术,你会没事的,我和宝宝还等着你给我们撑伞,”王媛宁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一虎,你到底出了什么事?睁开眼说清楚,”王媛宁父亲的声音。

  “他是因为我们,一时不能接受,”那个自称为我父亲的生音,他居然追到了病房。

  “张董事长你何时来的大陆?通知一声也让我聊表地主之谊,”王媛宁的母亲说。

  “你也进来吧,这个是我的大儿子世豪,床上的那个是我的小儿子世学,听说他做了你的东床快婿,是他的福气,”老者说。

  “难怪……难怪……他……”王媛宁的父亲也接不上话了,看着那个叫世豪的和我做着对比,我们长得真的一模一样,要是不接触恐怕王媛宁也会认错,那天,桃花出殡的那天那女的认错也不稀奇了。

  “你姓张,对吧?可肚兜上的董字怎么解释?”王媛宁问。

  “那个董子字是我夫人的小字,我夫人叫孙倪,字董倩,世学的肚兜上是个董字,世豪的是个倩字,肚兜是我找人做的,绣工不小心给绣反了,”老者说。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