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也许是缺觉的原因,最近总是感到头痛,有的时候痛的直冒冷汗,我可不敢告诉宁宁,就那样坚持着,疼得厉害的时候就吃止疼药,尽量让自己多睡一会,也许就会好的。

  “墨总,墨总你怎么了,”当我歪歪扭扭要倒地的时候,是谁再叫我,眼前好黑呀!睡一会,就睡一会,我闭上了眼睛,不再黑暗中挣扎了。

  “一虎,一虎你醒醒,我是奶奶,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哪里疼?”是奶奶的声音。

  “奶奶,我难受,我的头像炸了一样难受,又像被很多的虫子咬,救救我,我是不是要死了,”我哭着哀求。

  “不会的,不会的,我的一虎是最坚强的,你不会有事的,有奶奶在,奶奶会看护着你,就这样搂着你,”奶奶慈爱的说。

  我的小身躯就那样窝在奶奶的怀里睡着,睡了整整一天,我自然的醒了过来,“奶奶,奶奶,你在哪里,”我叫着,因为我的小肚皮很饿了。

  “哪里有你奶奶,你奶奶早就过世了,不是你说的,我呀,你的优优,我一直都在,还有我们孩子,”是优优,和王媛宁几近相同的脸,她的边上站着个小男孩,长得很像妈妈。

  “墨谷你写着你的小说就趴桌子上睡着了,我怕你着凉还给你盖了毯子,是不是做梦了,梦到奶奶了,她是那么的慈爱,有时间回你老家去看看她,”优优说。

  “爸爸,爸爸陪我去玩儿,外面小溪里有好多的小鱼,”那个小男孩抓着我的手。

  “不,你们不是真实的,我不要留在这里,我不是墨谷,我叫墨一虎,我有妻子,也有儿子,妻子叫王媛宁,儿子叫王优华,你们走开,走开,”我不停的叫着,吼着。

  他们就那样的碎了,像一面镜子,镜子的碎片上还存留了他们的影子,那里也有奶奶的影像。

  “世杰你醒了,还好你没事,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我们是多么不容易才相聚的,太好了,太好了!”一个老者走过来,我躺在一间病房里。

  “你是谁?我又是谁?你叫我世杰难道你知道我到底是谁?”我坐了起来,走下床去。

  “你是我的儿子,世豪的弟弟,你们是一对双胞胎,当年你母亲把你们生下来后不久就去了,因为你体弱我没办法就把你扔下了,带上了你哥哥,”老者说。

  “我是谁?叫什么?我姓什么?你丢我的时候我身上有什么?”我大声的拉住他问。

  “你叫董世杰,是我的儿子,当年我把你扔在了老家的一个麦秸堕的边上,你身上穿着你母亲绣的肚兜,你的哥哥叫董世豪,你还有一个妹妹,叫董晴,”老者说的挺详细的。

  “父亲,我的父亲,”我嘀咕着。

  “是,我就是,你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一时不能接受就昏倒了,”老者笑着说,他搂着我。

  “不对,我的妻子和孩子哪?你不是真的,你们都是假的,都是我大脑里传递的信息,要醒过来,一定要醒过来,宁宁还在等着我,还有小优优,他需要爸爸的疼爱,”我自言自语道。

  碎了,老者也在我眼前碎了,整个画面都碎了,我从新走向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辨不清方向,不知该从哪里走,到哪里去,我是那样的无助,颓废的坐在了地上,我哭了。

  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将我唤醒,我站起来,一边听,一边追随,我走了很远的路,我的脚被磨破了,它们流着鲜红的血,后面传来阴森恐怖的嚎叫,他们都在叫着我的名字,“一虎,一虎,”是奶奶的声音。

  “墨谷,你回来,快回来,”是优优的声音。

  “世杰,世杰你不能丢下我,不能呀,”是那个老者。

  我疯狂的跑着,逃着,很怕他们会追上来。

  “呜哇,哇哇,”是婴儿的啼哭声,他是我的小优优发出的声音,父子连心的声音,就像一条线,我追逐着一路前行。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