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我们还是去了桃花的墓地,开过会以后,王媛宁在上面开大会,我在我的一亩三分地开小会,领导出差回来的总结报告会?是严厉的训教会?宣传培训会?不是不是都不是,是庆祝我喜得贵子的恭贺会。

  “领导我们几个赶上了,请我们吃饭呗,”公司小刘说,他是老员工了,能被我留下来不多的几个人之一,精明能干,就是喜欢占小便宜。

  “领导师傅说你得了儿子,请一顿也不为过,我们愿意出份子,”小刘的徒弟,上个月进公司的,硕士毕业,当初招聘的时候,小刘问他为什么选这一行,他说有拼搏的方向,战胜每一个客户就会有很高的成就感,管他真的假的,反正这小子学的和他师傅差不多了,再过不了多久,也许小刘就变成了汰换的对象。

  “请,当然要请,顺便提醒你,把你师傅的份子钱也掏了,等我儿子会叫人了,你们都是叔叔辈,还有谁愿意掏份子钱啊,人多的话我们晚上就可以吃大餐了,”我高叫着。

  “你们这里哪像个办公室,根本就是菜市场,早晚孙氏都让你们败光了,我要撤股,”我去,这一大伙人,把他们的会议室搬到市场部来啦。

  “就是,这哪里像一个集团公司,简直就是那些三流的小企业才会出现的场景,”又一个声音,反正他们看我就是不顺眼,怎么做都一样。

  “宁宁把公司会议搬到我这来了,也不通知一声,”我靠近我老婆,要先探探风声,会不会又给她惹祸了。

  “可不,他们想看看你是怎么工作的,为什么你这个没学历,没经验,没资本的行外人会让部门业绩成正比,他们想来我就同意了,”王媛宁很自然的说。

  “对哦,我外孙子都快满月了,有出份子的可以提前预定酒席了,”王媛宁的父亲大声说。

  “你们这些孙氏的外人,有什么权利说话,他就是一个最大的蛀虫,还贼喊捉贼的说别人是蛀虫,这几个月他不是结婚就是度蜜月,要孩子,他为公司做什么了?公私不分,满脑子浆糊,怎么能当领导,”又一个反对我的人跳出来了。

  “外人,请问你是姓孙吗?我姓王,我父亲姓王,我外公打下来的江山交给了我妈,我妈又交给了我,您是内人,谁的内人,”王媛宁说。

  “我,我和你外公打江山的时候你妈都还小,哪里还有你,小丫头对你客气是看在你外公的份上,”那个老头嗓音很洪亮。

  “是哦,您老有70来岁了吧,真硬朗,这么大岁数不在家躲清闲还跑到公司来,是给您的养老钱不够花吗?”王媛宁说。

  “你……我,我要撤出我的股份,不能让你们都给败光了,”那个老者气的不行。

  “宁宁不要这样,老前辈就是老前辈,他都是我们的爷爷辈了,要尊敬,好吧!老前辈觉得我在这个位置上不胜任,那我应该在什么位置上合适呢?”我说。

  “你就应该滚蛋,离开这间公司,有本事自己去创业,不要啃咬我们这棵大树,”老者说。

  “我可以离开公司,就算不去创业,我也衣食无忧了,我榜上大款了,我和宁宁还有了孩子,在家当全职妇男也没什么不好,但你是真的要撤股吗?不要被人利用了,算一下你的股份现在值多少钱?撤了股你就和孙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要把你的人全部撤换掉,包括你的亲眷,”我语重心长的说。

  “这个……”他犹豫了。

  “你离开我们就留下来,你留下我们就离开,撤股是我们不得已的举动,”郭又是时的冒了出来。

  “郭董事,你想撤股我们不会拦你,毫不犹豫,你在孙氏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了,更何况你似乎还有一个大窟窿没有堵上,宁宁有权告你挪用公款,你等着法院的传票吧,”我很直接的说。

  “小郭你……怎么能这样,哎……”老者叹了声气离开了办公室。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郭董事的身上,“别听他胡说,你们别听他的,没有的事,我们共事这么多年,应该彼此了解”

  郭董事做最后的挣扎。

  挣扎到最后所有人都离开了,有点无趣。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