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这一段时间我主修法语,吃饭看,读,走路读,就连上厕所也在默念着,原来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当我的老师,李嫂也可以,虽然她大篇的和本国人交流还欠缺,但是简短的口语还是可以的。

  一个星期过后,我的水平几乎可以和李嫂持平的时候,王媛宁居然要去卢浮宫,首先我要知道法语的卢浮宫怎么说,学习了一天这方面的知识,累得我连做梦都是蝌蚪文。

  第二天我们出发,是海伦留下来的那辆奔驰车,他上学由他母亲送,那天还买了一大堆菜回来,我们吃了一顿正宗的中餐,中餐李嫂是主厨,海伦的母亲打下手。

  王媛宁的母亲也在不断康复中,可以丢掉拐杖走几步了,一家人都很高兴。

  一路开出了那片别墅区,开出了森林,开过草原,草原上不知是谁家的羊群,为青涩的海面上添加了浪花。

  进入市区后卢浮宫的方向就是个问题,地图昨天研究过了,但还是有点晕呼呼的,首先我们所处的位置地图上就没有标明,就知道卢浮宫在巴黎市区的中心地带,离埃菲尔铁塔不太远,但我开车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一虎,你能下去问一下吗?不要再转了,转的我头晕呼呼的,”王媛宁轻声说,她就是故意的,她只要动动嘴和眼就很快能找到,但她就是不插手,压力才是动力,这句话谁说的,杀他的心都有了。

  “知道了,老婆商量一下,你一定渴了,我去买水,你来问路怎么样?”我充满期盼的说。

  “水你去买,路也要你去问,快些吧,快中午了,一会还要找地方吃饭,够你忙的了,”多艰巨的任务,啊,找个洞钻进去算了,在那里躲避一辈子,花钱找罪受,傻虎坚持就是胜利,我在心里默念,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进了一间超市,超市规模不大,但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节奏,我自己拿了一瓶白色的瓶装水,给王媛宁拿了一瓶粉红色的,去柜台结账。

  “ 16 seize ”老板是个法国老头,白头发卸顶,眼睛圆圆的暴露在外面,看起来有点吓人,主要原因是他的瘦,皮包骨了,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我拿出20的法币交给他,“你好请问

  Bonjour, puis-je demander,:Musée du Louvre,卢浮宫, C'est où在哪里?”我问。

  然后他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我一句没听懂,最后他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你问卢浮宫什么?”

  “它在这里的那个方向,”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出蹦,很怕他听不懂。

  “在……”他用笔画了一个圈,圈的上面一个箭头,我一直跟着箭头左拐,右拐,画完他用中文说了两个字“到了”我用中文表达了我的谢意,走出了超市。

  “宁宁这是你的,”我说。

  她看到我交给她那瓶粉红色的饮料时不禁皱起了眉头,“你确定要我喝这个?”她问。

  “怎么了?不能喝吗?”我感到莫名其妙,上面的法文一个字都看不懂。

  “这个是红葡萄酒,度数虽然不是很高,但上面注明孕妇和孩子慎用,”王媛宁说。

  “我这个是水吧?”我拿出我的那瓶问。

  “你打开尝尝……”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真的打开尝了尝,很快就知道错了,很辣,是一瓶很烈很烈的酒,“宁宁对不起,我们还是回吧,”我也很苦闷。

  “墨一虎,这么快就打退堂鼓了?你……真的不像个男人,”她发着脾气,打开车门走下车。

  看她真的生气了,我也走下车,想上去哄她,但又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不哄她,她现在是个孕妇,不该和她计较,算了,傻虎是不会计较的。

  “老婆,我错了,不生气了,老板很善良他给了我这个,”我把法国老头画的图拿了出来。

  卢浮宫真的不难找,很快那迷人的建筑就出现在我们眼前,华丽壮观,就像北京的故宫,长相虽然不同,但他们的用途是相同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过去它们是最高统治者的住所,现在它们是储藏过去的一个库房,同样都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赚取游客兜里的钞票。

  “宁宁你说这里的《蒙娜丽莎的微笑》是真的吗?”我非常小小声的问。

  “那谁知道,仿冒品都很厉害,被盗和防备盗都不可能把真品放在这里,”她也一样和我咬耳朵。

  “不过十分真实的是他们眼中的艺术和我们的真的很不同,我们以书画,字迹为主,他们偏爱人体,”我们的交头接耳引来保安的不满,他们虽然不明白也听不清我们说了什么,但交谈对于这种地方来说就是违规的,我很识时务的闭紧了嘴巴。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