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疲惫了,今天休息,也不得不休息,因为天空作美下起了雨,我们就坐在酒店里喝着热饮看雨景,偶尔的一声闷雷吓得王媛宁跳到了我的腿上。

  “宁宁,我们是明天出发去巴黎,还是在香港仔逗留几日,”我问,要提前吩咐分公司的人去订机票。

  “妈你觉得哪?”王媛宁问。

  “还没去尖沙咀,要去,”王媛宁的母亲吐字慢悠悠的说。

  “好了,知道了,明天一站尖沙咀,下午回来休息,后天的机票怎么样?”我总结了结果。

  外面的雨还在顽强的坚持,稀稀拉拉不停,而雨势也不大,吃过了午饭,“宁宁你再睡会,我出去一下,”我说。

  “去哪?去干嘛?”她马上就精神了。

  “就是随便转转,第一次到香港,繁华的大都市,总要到处看看,这的建筑,风土习惯,下雨天街上的行人应该不多,开车很方便,一会就回,”我说。

  “我也去,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都像这次一样匆匆来匆匆离开,反正坐在车上又不会累,”王媛宁说。

  “你们要出去?”李嫂问,在走廊里碰见了。

  “嗯!就是开车转转,不会累到的,”我说。

  “雨天路滑,车子开慢点,”李嫂提醒道。

  出了宾馆,上了车,我们一直向着太平山顶进发,车子开的是不快,有的时候为了拍照还会停下来,“没想到雨天出行还挺有情趣的,和晴天不太一样,显得更加清晰,更加生机盎然,有多久才到太平山顶,我想呐喊,”王媛宁说。

  “再有半个多小时吧,想喊就喊呀,为什么要等到山顶,我又不怕你吵,”我嬉笑着说。

  “这样子叫出来,路过的车里人会以为我是疯子,”王媛宁说。

  “以为吗?就让他们去想就好了,我不认为你是疯子就行了呗!老婆,我孩子的妈,”我在红绿灯处停下,偷吻了她。

  “啊!”她的叫喊声,于是在我转头的时候耳膜都快被震爆了,手不由自主的揉着右耳朵。

  “你看那是圣约翰教堂,许多新人都在那里宣誓,相扶到老,不离不弃,”王媛宁说。

  “你很羡慕呀!听的出来,到了巴黎再穿一次婚纱,让神父见证一次如何?”我调笑地说。

  “真的可以吗?”她憧憬着。

  “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我学着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语调。

  很快我们就看见太平山了,应该没多高,就像北京的香山,但这里有最豪华的别墅,宾馆,因为可以看到整个香港的繁荣而出名,它并不起眼,了不起的是它脚下的世界。

  上山我虽然加大了油门,但我们的车一样像毛毛虫在爬,过去了一辆小巴车,车里的人大声的向我们打招呼,“嚎……”,我们伸出头回以微笑。

  到了山顶,车子就停在道路边上,这时候的雨很识趣的停了下来,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道彩虹,他就像一截长长的索桥链接了香港的南北两面,那些高矮不齐的建筑又像是花篮里的花朵,形状各异,“宁宁这里的夜景应该更美吧?”我问。

  “当然,过去我们都是傍晚出发,要找个大晴天,让天上的繁星和地上的灯光遥相呼应,我们会对着月亮大声呐喊,每次桃花都会高唱着那首《星雨》

  当繁星点点挂满了天空,你是否在远方为我等候,当我对着月亮许下心愿,你是否也在为无爱而惆怅,我的泪在脸颊闪着光亮,孤寂的抱着双膝哀伤,你是否也在酒吧里找寻避风港,快些来吧,我的饿狼,被你吞噬是我的梦想,再也不要回到秃山的荒凉,我会用生命捍卫爱茁壮成长。

  “而曹宇轩就会把手中的红酒喝干,然后大叫世界都匍匐在我脚下,爱也一样,于是我们为了他的豪情欢笑,”王媛宁回忆着。

  南方的天气似乎像小孩的脸,现在是一张笑脸上挂满了泪水,阳光还不曾褪去雨滴又降落在天地间,我们不得不停止感慨,钻进车里,“宁宁你不呐喊了?”我问。

  “刚刚不是喊了?”王媛宁的回答。

  “那我们就下山了,照片拍了几张没有?”我说。

  “拍了,最美的几张,彩虹出显时,还有你的微笑,”她说。

  很顺利的回到宾馆,躺回床上,等着晚餐的时间。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