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一虎,醒醒,一虎大家都在等你吃早饭,”王媛宁的声音。

  “头好晕,难受,好想吐,”我迷糊的说。

  “还吐,你昨天把肠子里的东西都吐光了,真不该让你喝那么多酒,可李大哥说你心里压抑了太多事,不说出来发泄出来会生病的,所以才导演了那么一出,一虎从今往后我不是什么高贵的天鹅,就是你的妻子,你也不是一只井底的癞蛤蟆,你是我的男人,让我依靠,给我遮挡风雨的伞”王媛宁靠在我的怀里,她是那样的温顺,像只待哺的小羔羊。

  “墨一虎,认识一下我叫李豹,大家都叫我李大猫,”饭厅里一个精神肆意的男子向我伸出了手,李豹,他是那个大胡子,怎么就那么不确定。

  “原来留胡子是想让道上的人觉得我够老城,桃花说我这样打扮像个老头子,就把我的胡子剃了,其实我不太大,在火车上那么说纯粹是为了方便,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总有莺莺燕燕的扑过来,我嫌烦,”李豹笑着说。

  “李大哥,这样的你更容易亲近,昨晚我向你道歉,并真心的说声谢谢,”我伸出了手,真诚的说。

  “李大猫的造型我设计的怎么样?大家给个评语呀,”桃花说。

  “余婉桃你是不是对李大哥有意思了,春心动了,还跑过来在我们家住,”王媛宁说。

  “还说你,以前认识的时候也不觉得,大胡子脏不拉几的,说话又那么粗鲁,讨厌得很,可在你们嘴里这个人就变成了英雄,俩人一重叠当时我也吓了一跳,先玩儿玩儿呗!”桃花故意走近李豹的身边,用手指贴向他的下巴。

  “嗨……女人你够了没,梦该醒了,一会陪我逛逛北京城,吃饭吧你,”李大猫反抗道。

  饭桌上无话,小玲和王媛宁的母亲留在家里,我和王媛宁一起去公司,李豹和桃花出门逛北京城了。

  “王总,墨总好,一个同事毕恭毕敬的说。

  “王总,墨总早上好,”又一个同事的声音。

  “宁宁很不习惯,让他们叫我的名字吧,很尴尬,”我小声嘀咕。

  “慢慢会习惯的,刚开始我也不习惯,你不用理他们,对你打这样的招呼,只要点头就行,”王媛宁也尽量把声音放小。

  “呦,王总你来了,大家都在会议室等你,”一个4,5十岁的中年男人走过来说,这个人我认识,就是郭美华的那个亲戚,郭董事。

  “让大家久等真是不好意思,你们也知道我母亲需要人照顾,对下人们总不放心就多交代了几句,就晚了,对不起,”王媛宁走到最前面中间得空椅子上坐下。

  我该何去何从,“墨总这是你的座位,”一个人提醒我,他向我笑了笑,是徐老,一个已经过了退休年龄的老头,因为有股份所以到重要会议他就来。

  “首先gpt增长迟缓的问题做以下解释,小高把资料发给大家,你来讲解数字,”王媛宁说完把文件交给她的助理。

  对这些数字我是一个劲的蒙圈,听了半天一堆不明白意思的英文字母,一个头两个大,没文化真可怕,要努力学习才是硬道理。

  我看见徐老倒是在纸上一直划拉,就是不明白写的是什么。

  “小伙子是不是很好奇,你都不懂的东西,我这么个老棒子就明白?开始和老董事长打拼的时候没这么多弯弯绕,后来不习惯不行了,万事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他小声的和我嘀咕。

  “谢谢,你能看出来我不懂,别人也一定能看出来,不过没关系,我还年轻,还有的是精力学习,”我也笑着和他嘀咕。

  “第二个问题,就是产业链是否要加倍投资的问题,大家同意的举手,”王媛宁在主席台上说。

  年轻的都举起了手,漠视的是一些高层的老股东,出于奇怪的是徐老也举了手,“你也可以参加,在这里开会的都有发言权,”他提醒我说。

  “他有什么发言权,在这里坐着都多余,不是高管更不是股东,”对面的郭董听见了徐老的话反驳。

  “我当然是举手了,我有没有发言权那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我就那样和徐老一样举了手,不管怎样站在他那边不会错,就因为他在公司几十年的口碑。

  而后来宁宁向我投来满意的笑容,证明我的选择没有错。

  ”产业链加倍投资的提案以多票通过,大家鼓掌”王媛宁说。

  “我反对,以后这种会议我不参加,什么人都参与投票,赔的又不是他的钱,”郭董站起来说。

  “我也反对,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又一个老家伙站起来。

  “宁宁你妈把公司交给你,你就要对公司负责,对我们的钱负责,不能这么儿戏,”一个花白胡子的老爷爷也站了起来。

  “对,我们不服,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反对的一方都站起来,会议室很快就变成了菜市场。

  “交代什么?不服!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评什么?就凭他是我王瑞长的女婿,这个理由充分吗?”王媛宁的父亲从门外走了进来。

  “爸,你怎么来了?”王媛宁走到她爸的身边。

  “你,你又是什么人?不过也是个女婿,在孙氏一样是个外人,”郭董小声嘀咕。

  “对,你先把你家外的关系摘清了再来说话,”这个人的声音倒是很大。

  “你又是什么东西?你姓孙吗?不就是用你几十年的资历入了股,既然是股就有价,宁宁把他的钱算给他,让他滚蛋,缺的资金我填,我也加个股,看谁还敢当我闺女的绊脚石,”王媛宁父亲豪气的说。

  这是什么?这就是钱堆来的底气,他在外面这些年虽然比不上孙氏的阔绰,但资本也是不容小窥的。

  马上屋子里的老头坐下了一片,就连那个郭也不得不坐下了。

  “算账,小高,通知财务一次结清,”王媛宁说。

  “你,你们……”那个董事指指我,王媛宁,王媛宁的父亲,最后指着坐下的那些人,耷拉着脑袋离开了会议室。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