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我们一起到了村支书家。

  “支书我要见小玲,孩子他爸来了,他们要接走小玲,”小玲的父亲走上村支书家的台阶,正巧村支书出来。

  “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当初是谁求我要给你家闺女一条生路的,现在反悔来不及了,滚,赶紧滚吧,别招我生气,”村支书很威风的说,是个五十多岁的半大老头,挺有点领导的做派。

  “你就是村支书,我是曹宇轩,周玲玲的未婚夫,把我老婆交出来,不然……”我没往下说。

  “你说交就交,姓曹是吧,他家收的彩礼你也帮着还呗?还有我家办喜事的费用,加上我儿子的精神损失费,”村支书慢悠悠的说。

  “还,你开个价,”桃花说。

  “你又是谁?今天我女婿说来了不速之客就是你们吧?我可以告你们私闯民宅,还伤了我儿子,”村支书面对桃花说。

  “你能告诉我,一个村支书每月的工资是多少?盖这么敞亮的别墅式民宅一定不少钱吧?说吧,你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我们孙氏和政界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王媛宁直指到了他的要害,打蛇打到了七寸上。

  “孙氏,那个孙氏,就是在新闻上出现的那个,他们的董事长跳楼自杀了,倒这来唬人,”村书记的女婿也出来了,紧跟着是他的妻子,还有他的一双儿女。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村支书应该明白,是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村支书扪心自问你做没做亏心事,我们给你时间考虑,两个小时为限,是要钱放人,还是你把人现在转移走,你……的养老问题在监狱里解决,我们走,”王媛宁说。

  “周伯父,到底拿了他多少钱,50万够不够?”出了门王媛宁问。

  “没……没……没有那么多,十万,就十万,玲她哥的手术费,”小玲的父亲愁苦地说。

  “桃花知道怎么办了?这笔钱找曹宇轩去讨,”王媛宁说。

  “收到,”桃花转过身打电话。

  “你们……你……不是曹宇轩,你们到底是谁?”小玲的父亲听出了门道。

  “是不是解决了你家的燃眉之急,一会儿钱就送来,小玲我们带走,和外面说小玲被他男人接走了,过好日子去了,面子也找回来了,我们会把你儿子送到北京去医治,对你们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王媛宁仔细分析着。

  “也对,你们真的能把我儿子送进北京去治疗?哪里的号很难挂,床位也不好找,”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当然,孙氏,村支书知道,你有时间可以了解一下,就放心了,”我说。

  “我信你们一回,也许小玲碰到贵人了,菩萨会保佑好人的,”他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我们就在车里等,等村支书下决定,等桃花家分公司的人送钱来,当然是现金,这里可没有刷卡机,提款机,而且大晚上的。

  “小姐,你要的50万全在里面了,”一辆黑色的捷达停在我们对面,下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好了你们回吧,”桃花说。

  “小姐不该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尽快离开吧,”那个男子好心的提醒。

  “来了几个人,你说对了,别着急走,帮我们壮壮胆,”王媛宁伸出头说。

  “哦……原来王小姐也在,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那个小伙子相当恭敬。

  这下周老汉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他不感谢我们,不感谢他家的闺女拜菩萨,真是朴实封建的农民。

  “一虎哥,宁宁姐,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小玲从院门跑出来扑到我的怀里。

  王媛宁的眼神狠狠地瞪了过来,这个时候我也不能推开小玲,真是左右为难,“没事了,没事了,小玲不哭,想吃什么一虎哥带你去吃,”我找着安慰她的话题。

  “一虎哥,曹宇轩为什么没来?”小玲小声的嘀咕。

  “他应该在巴黎的某栋大宅院里,想你,”我说。

  “是吗?,他不会想到我的,我不过是他的一个玩伴,时间久了我的影子越来越模糊,最后就直接把我忘记了,我想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养大,不和他有任何交集了,”她或许真的很累,她或许几夜也没睡了,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有了。

  “这个是你的彩礼钱,你的酒席钱,精神损失费五万快够不够,不够也只能这样了,记得收了钱就不要找小玲父母的麻烦,我让你坐牢就只需一封匿名信,”王媛宁说着上了车。

  “我们出发吧!回家了。”桃花高兴的说。

  “回家,回你个大头鬼呀!难道后备箱里的东西你要带回北京去,还有我们要在机场里过夜吗?真是没大脑,”王媛宁敲了桃花一个响脑崩。

  “老大不带你这样的,好没尊严,”桃花翘着嘴抗议。

  “你们是先回去,还是和我们一起,”我问来的几个小伙子。

  “大家一起吧,留你们下来我们会挨骂的,”小伙子微笑着说。

  我们把后备箱里的营养品搬到小玲家的屋里,屋里得陈设也很简陋,床,桌子,凳子,就还有一个老古董样式的衣橱,她爸千恩万谢送我们到村口,我们把剩下的钱也留给了他,他说什么也不要。

  “那好,伯父等你儿子到了北京拿这笔钱交住院费,”我说。

  “好人呢?遇到好人了,小玲交给你们我放心,”他哭着说。

  “小玲你不起来和你父亲告个别,”我看看怀里的女孩儿。

  “别叫醒她了,她应该是嫁过去就没合眼,再说她怨我,从心里不想见我,”小玲的父亲转回身走了,那道影子是那样的落寞和孤寂。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