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有人吗?家里有人吗?村支书你家来亲戚了,”老板娘喊着,我们随她一起走进了门。

  “你们是……?”一个中年妇女走出来。

  “哦……小玲的同事,听说她结婚了,正好路过来讨杯喜酒,”我说。

  “她不在家,出门了,你们回吧,”中年妇女不客气的说。

  “她出门了?那份子钱我们省了,桃花,宇轩,我们回,”王媛宁说着拉起桃花的手往外走。

  “你们真是出份子的?把钱留下吧,她回来我和她说,”那个中年妇女脸上很快堆满了笑。

  “哪有这样的,最起码我们也要吃顿饭,讨杯酒吗!其他人让我们带的钱最起码也要有所交代,而且参加婚礼,出了份子也要见见新人才能离开不是,”王媛宁说。

  “她不在,但她的男人在呀!我这就去叫他,你们先坐,先坐,”中年妇女说着就要离开。

  “那他大妈人我带到了,就先走了,”老板娘说着往外走。

  “谢谢你了,她婶儿,”中年妇女头也没回的应着。

  “我们就这样傻站着,连杯水都没漆,太不讲究了,”桃花磨叽着。

  “一虎你往哪边走,我往那边走,桃花你留下应付那个女人,碰见人就说找卫生间,听清楚了没,”王媛宁说。

  “那我呢?也找卫生间?”桃花不确定的问。

  “你笨吧,他们出来肯定要问我们去哪了,告诉她我们去卫生间了,”王媛宁头也不回的说。

  王媛宁去了楼上,而我在楼下往里走。

  从客厅出来穿过饭厅,一件挺大的办公室,一个厕所挺敞亮的,我还真小了个便,接着往后走。

  “你找谁,你是谁?为什么走?”一个男子,看上去20几岁,但智商应该不到五岁,他的手一直放在嘴里,脖子上带着围嘴,说话也不清不楚,他的脚尖儿一直向内歪着走路,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傻子,娶了小玲的那个。

  “哥哥这有巧克力,告诉我你的新媳份儿在那就给你吃,”我从兜里拿出一块儿已经压瘪了的糖。

  “糖,我要吃,妈说她不听话,关在储藏室饿着她,”傻子说。

  “储藏室在哪?哥哥还有,告诉我就都给你,”我诱骗着他。

  “妈说不让人知道,谁也不行,不行,”他把糖放在嘴里,很怕我抢走。

  “告诉我储藏室在哪?不然我就打你,打到你说为止,把你也关起来,也不给你饭吃,”我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喊叫。

  他拼命挣扎,哭着,嘴里出不了声音,但他的口水流了我一手,加上糖黏黏糊糊的,还有眼泪,啊……他怎么还尿了,地上湿了一大片。

  “说,小声的,你点头我就放开你,”我说。

  “在后面菜园子里,姐夫救……救我,救命呀!”他看到了救星,拼命地喊。

  “你是谁?要干什么?”一个粗壮的男人。

  “姐夫,他找媳妇儿,他还捂我嘴,他还吓唬我,”傻子跳到粗壮男人的身边。

  “找她做什么?你是她什么人?她家里人把她嫁过来还怀了种,我们都不嫌弃,她还要死要活的,不嫌丢人,”粗壮男人说。

  “她既然要死要活就是不愿意这门婚事,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你们还抢亲,把国法放在那里,”我义正言辞的说。

  “怎么是抢亲,是她父母求着我们娶的,更何况我们出了不少的彩礼,并答应她保住孩子,当初也是她同意后才过了门,国法就能想变就变,我们家就想给他找个伴儿,”粗壮男人说的也在理,当初小玲肯定为了能保住孩子同意了婚事的。

  “不管怎么说我要见到她人,你们这叫非法拘谨,她还怀了孩子,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就是一尸两命,你们负担的起责任吗?”我说。

  “好话说尽,你就是油盐不吃,告诉你,不管你是谁,周玲玲嫁过来就是我家的媳份儿,我们的家事不用你管,放聪明点赶紧滚,不然……别怪老子”他的本相外露了。

  “姐夫打他,让他刚刚还欺负我,”傻子说。

  “走,这就走,”强龙不压地头蛇,胡强说的没错,现在先溜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