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风中一枚枚枯黄的叶证明了秋天的光临,中小学生都开学了,这段时间宁宁来过几次,我们就像一对陌生人,没有任何交集就离开,离开前她总会给我一些现金,“你当是生活费也好,当你的护理费也行,”交到我手里。

  我当然是接受了,手头有些钱总是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是我们出发去河北谁说过的话,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雨滴你还好吗?一首小诗送给你,祝你的生活一路平坦,秋天,一枚枚金黄的银杏叶片随风垂落,就像花间飞舞的蝴蝶,秋天,田里金黄的玉米摇摆着它沉重的身子,微笑着告诉世人自己的丰收,秋天,一群群上学的儿童带着红领巾,哼着歌谣快乐的奔跑着,啊!秋天一个充满喜悦的季节,蒲公英带着她的孩子撒满整个山坡,我该带着你再次逃离,爱侣,不要再哭泣,暴风雨已经过去,未来我们应该迎接光明,爱侣,不要再哀凄,路虽然很崎岖,但坚持就会拥抱胜利,最后说一句,我是真的很爱你,我的小雨滴。

  她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虽然我坚持看报纸,也多少能看到一些表面上的东西,但她的生活,她的内心该怎样获悉,我不能间接打听给她造成困扰,只能让像曹宇轩,桃花这样的朋友多帮她一点儿,我继续着我的生活。

  这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帮王媛宁的母亲擦身体,她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我没发觉,继续下一个流程,做按摩,她突然出声了“你……你……墨……墨。”

  我激动的狂奔了出去“护士护士,孙夫人,孙夫人说话了,她说话了,”我喜悦的说。

  “瞎咋呼什么,她能说话了代表你也快失业了,看你高兴的,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家属呢!等着,我去通知大夫”护士冷淡的说。

  “喂,你要失业了,别呀!听说你护理的不错,我父亲也是这一层的,这是我的电话,给你的工钱只多不少,”一个中年男人,端着脸盆说。

  “好的,”我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名片,还不错,是个大企业的经理,在这待时间长了,这里的护工比我原来跑业务赚的可多了,就是不太好听,太脏了才没人愿意来。

  回到病房不大会儿功夫来了一堆的人,大夫老的加小的,一个个穿着白大褂,老的对着仪器,对着人说了一大通,小的拿笔歘歘的记,护士全穿粉色小礼服,只是有的人性感,有的人穿的不伦不类。

  最后的结论是患者处于间歇性意识苏醒,可以通知家属,他们主动打了邀功的电话。

  而我就被晾在了一边,那个护士说的也没错,王媛宁的母亲意识恢复了,我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也许是该离开了,她本来就不喜欢我,留下来只会刺激到她,该找个什么理由接近宁宁的生活,我绞尽着脑汁。

  就在王媛宁,和她父亲,曹宇轩,桃子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走进病房的时候,我带着我的行李离开了,没有人会注意我,他们为亲人的苏醒激动著,欢呼着,喜悦着,哭泣着。

  夜晚,今天的天空没有一颗星星,更找不到月亮的影子,路灯和车灯倒是把这个世界照的亮如白昼,霓虹灯下的一家拉面馆儿,有多久没吃拉面了,记不清了,要了一碗面加了两个鸡蛋,大脑里转着宁宁在河北洪家吃鸡蛋的表情,真是……。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今晚先找个住的地方,明天就去应聘,孙氏集团下的所有公司。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