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王媛宁来的时候我就躲起来,她走后我再出来,这样子其实也不错,每天都过得充实,有吃有住,除了生活拮据之外没什么不好,能看到她,听到她,知道她平安,在努力争取着,而我就躲在角落为她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墨一虎,你带伯母去哪了,宁宁来了,没看到她母亲急坏了”是曹宇轩的电话。

  “在医院不远的一个公园里,你来接伯母回去,就说护工有急事把人交到你手里就走了,”我说着挂断了电话,平时他们总会提前知会一声,今天这是怎么了?我推着王媛宁的母亲往回走。

  “怎么回事?突然就过来了?”见到面了我问。

  “是路过临时起意,或许是看到了街边伯母爱吃的小点心,买了些送过来,发现没人就急了,你也知道她的脾气,最近越来越坏,还没说你,带伯母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曹宇轩说着接过推王媛宁母亲的轮椅。

  “记得到病房后喂她喝些水,换个尿垫儿,”我说。

  他们走了,我不能跟回去在外面逛会儿,趁这个时间买些备用的东西,香皂没了,洗发水也不多了,还有就是毛巾也该换了,再买些尿垫吧,用的快,买几包湿纸巾,买瓶护肤霜,我翻了翻瘪瘪的荷包,该找份兼职,不然过几天该靠借贷过日子了,我想着,这个点超市人很多,收银台排起了长龙。

  我推着购物车闲逛,“喂,我们安全撤离,你可以回来了”曹宇轩的电话,他说的很小声。

  我直接挂了电话,走吧,回去了,隔了三个小时王媛宁的母亲没有吃东西了,补一点豆浆吧,冷藏区有袋装品,回去热一下,到收银台结账。

  回到病房的时间是半个多小时,我推开门,里面黑漆漆的,只有仪器微闪耀的灯亮着,我本能的打开灯。

  “你回来了,都不敢见人了,你有多窝囊”是王媛宁的声音,她居然在。

  我想转身离开,她说过不想见到,可她今天应该就是为了等我才留下的,我还走的了吗?“宁宁借点钱给我吧,我们在广州存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我就那样所问非所答的回应了。

  “墨一虎,”她对我的回答应该不太满意,她的语气告诉我暴风雨就要来了。

  “冷静,冷静,等我给伯母喂了饭,我们出去谈,这里是医院,发脾气小护士又要训话了,对了,你们给伯母换尿垫了吗?告诉曹少爷了,”我说着走进宁宁母亲的床边,伸手进入被子之中。

  她就那样瞪大眼睛的看着,那奇怪的眼神似乎看到了外星的飞船登陆了。

  我很自然的换了新的尿垫,开始热豆浆,把买来的豆浆用暖壶里的开水泡热,这段时间我把床摇起,准备了小碗,勺子,“你在,过来帮下忙,扶她一下,就好喂多了”我说着坐到床头,把她母亲的身体放进她怀里。

  “就这样喂!一点一点的,不能急,呛到肺很容易感染,百度上是这么说的,”我与其是说给王媛宁本人的,不如是告诉自己一遍,喂了小半碗后。

  “宁宁放她躺在枕头上,我们出去,”我说着喝了碗里剩下的,一直是这样,为了省些口粮我会加些面包吃。

  “一虎你……”她不理解。

  “钱不多了,你们又没人提护理费,我又不想借钱,这样也不错,营养健康,也不难吃,”我说着走出了病房。

  “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原谅我好吗?”她走到拐角处用低沉的声音说。

  “宁宁别赶我离开,我对未来没有要求,守在你身边就好,能看着你从新找回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快乐,不要道歉,不要流泪,宁宁虽然我们不一定会走到一起,但阻止不了我爱你,”我转回头擦干她脸上的泪水。

  “一虎我一直拖累你真的好吗?你把你男人的尊严放低到这种程度,我再赶你走就太不近人情了,可我真的什么也给不了你了,为我付出这么多不求回报是不是很傻?现在说错与对没有任何意义,就这样吧,什么时候你烦了,你累了,你不想坚持了,离开的时候知会一声,我不怪你”她说着我们已经走到了电梯边,几秒后,电梯门打开,她进去,没有告别就那样走了。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