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再怎么不愿意面对,时间不会停止,晚上护士进来了四次,我给王媛宁的母亲换了两次尿垫儿,喂她喝了五次水,用勺子,她还呛了一次,之后我都是把床摇起来再喂的。

  光明,代表着我的前路更加迷茫,我更加的不知所措。

  “喂,墨一虎,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妈病重,她是想把我骗回去办法无所不用其极,你就信了,你个傻瓜,你在哪?赶紧给我滚回来,”电话里传来了王媛宁的咆哮声。

  “宁宁我人就在北京,在你母亲的病房里,她扔在昏迷中,快回来吧,不要再闹了,回到你家里来,她们更需要你,至于我们……以后再说好吗?”我说。

  “是真的……她真的生病了,她不是打不倒的强人吗?她怎么会生病还昏迷,”王媛宁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变成了呜呜哭的声音。

  “回来吧,一切等回来了再说,让李大哥送你,我会让曹宇轩去接机,宁宁你不再是个孩子了,孰轻孰重要懂得”我说着挂了电话。

  算了,不睡了,我该洗把脸再刷刷牙,可我并没带洗漱用品,“小姐我去回小卖店,一会儿就回来”我和护士小姐说。

  经过她们的同意我离开了,“牙刷,毛巾,香皂,再拿瓶洗涤剂,两个面包,一个水杯,还有……嗷再拿结晾衣縄”买完了。

  “喂……曹宇轩,还要麻烦你……今天接机,宁宁一直在朋友那里,大概今天11点的飞机,谢谢你了,”我打电话給曹公子,现在能用到的人也只有他了。

  “你墨一虎就是个废物,自己的女友自己不去接,找我?我不去,”他闹开了脾气。

  “宇轩,帮帮忙,你想骂就骂好了,骂什么都行,算我求求你了,”我说。

  “一虎哥我们这就去,你别着急,”是,是小玲的声音,他们居然在一起,他们……难怪……,哎又一对苦命鸳鸯。

  我挂了电话,茫茫然的看着窗外,一颗枯黄的树叶随风飘了下来,真是万朵碧绿枝中坐,独我垂落,时不到秋我身先黄,泱泱青翠正壮年,独我命毙,尘埃,归于泥土,希来年我再成长。

  “16号昨晚怎么样?查房”护士的声音打碎了我的遐想。

  “还好,和昨天一样,昏睡着”我说。

  “呦……换人了,你是他儿子,没听说她有儿子呀!”查房的其中一个大夫说。

  “是换护工了,我新来的,她什么原因造成的?什么状况?”我不由得问。

  “什么原因?你没看新闻吗?这些日子的新闻都有报道,至于什么状况,你也看到了,她自杀后就一直昏迷,伤得不重的地方我们都做了治疗,腿骨和胫骨我们也做了手术,但恢复首先得要她醒过来,”一个年轻的医生说。

  “和他说这么多干嘛?他一个护工,你说的他也听不懂,白费功夫,好好进你的义务,帮她勤擦身子,翻身,经常坐坐按摩,帮她做些简单的运动,”后几句是对我说的。

  “真够奇怪的,这家,找个男的做护工,女人的身体……哎……我都臊得慌”后面的议论声,说的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到了。

  我咬了咬嘴唇,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他们又在仪器前讲着有关医学方面的话题,有的相关术语是我这个外行根本就听不明白的,隔行如隔山这一说是对的。

  他们离开后我去打了水,给王媛宁的母亲再次洗了脸,又把她的床头摇起,喂她喝了几口水,“伯母今天宁宁就回来了,高不高兴,12点左右你们就能见面了,快点醒过来,我们去外面走廊接她,”我说着话帮她做按摩,当然不会有人回应,也就是知道没人回应这些话才说的出口。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给你,流食,我查了相关网络你似乎能吃流食,我会喂得很小心,你不要不高兴了,知道你不愿见到我,但那又有什么办法?我爱她,不想离开她,照顾你是我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伯母我没有什么欲望,也没图她什么,我只是想守在她身边而已,”我一直说着,手里也没闲着,帮她按压脚底的穴位。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