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未接电话,又一个未接电话,相同的号码,也许是认识的,应该回一个,或许是宁宁……她该不会又迷路了吧,或许……我不敢想下去了。

  “喂,您好,我刚刚在飞机上,是您打的电话吗?”我接通后说。

  “喂什么喂,你小子,老婆弄丢了都不知道找,你还真沉得住气,”是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宁宁在你那?”我紧张的说。

  “一看你就没记我的电话号,前几天刚救了你和你老婆,现在又救了你老婆,也不说声谢谢,请喝顿酒,真没良心,李豹,一看你就没想过报恩,臭小子”他在那头嘻笑着说。

  “李大哥,你说宁宁在你那?她还在广州?”我真的不知所措了。

  “是呀!她不在广州应该在哪?不说废话了,我们住在一家宾馆,碰巧遇到,她喝多了酒,被几个小流氓尾随,我把她丢到床上,就给你打电话,就是打不通,不是关机就是占线,你到底怎么搞得?”他满腹牢骚。

  “李大哥你对她做了什么?”我不禁怀疑。

  “想什么哪?臭小子,干了那样的事还用给你打电话,是她房间的床上“李豹不耐烦地说。

  “哦,告诉宁宁她母亲病重,快回北京来,我已经在北京了,李大哥好人做到底,顺路的话送送她”我不好意思的说。

  “遇到你们真不知是福还是祸,说吧,怎么谢我?喝一顿应该没问题吧?我要吃北京的全聚德,”他笑着说。

  “好……一定,一定,”我说,然后挂断了电话。

  “雨滴,回来吧,千错万错都是我错,我在北京,等你处罚,要打我不还手,要骂我不还嘴,母燕生病了,她病的很严重,小燕你不该贪玩还在外面逗留,回来吧,一切我等你回家,放风筝的人你不该松手,任筝儿自己浮行,他根本不知何去何从,回来吧,我的爱人,我愿永远做你身边的人,守护你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标”我在pp 里这样发,希望她能看到。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这时候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走进来。

  “哦……这家的儿子,你好,我是护工523号,这么多天都不见你来,在国外吧?也不是我说你们,做人子女就该尽孝,别等人不在了后悔,你们总把忙挂在嘴边上,谁不忙,现在这社会都在忙,我家那个小兔崽子也在外面打拼,也有半年没见面了,想他,有的时候就躲在被子里哭,但哪有怎么样?转过天还不是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从进门她就一直唠叨,我也插不上话。

  “小子你多大了,你回来了明我是不是就不用来了,帮帮你爸爸,他一个人跑东跑西的不容易,都半百的人了,看他憔悴的,”她接着说,一边收拾着房间,拿抹布左擦右擦。

  “来小伙子,去把水倒了,刷干净再接一盆温水,要每天早上晚上帮她擦一下,在帮她做一下按摩,活动活动筋骨,不然她的肌肉就萎缩了,”她一边忙碌一边说。

  “我该去哪里打水?”我问。

  “就出门向右,一直走,快到头的时候有厕所,就那,”她说。

  我拿着盆出门了,还拿了条干净的毛巾,水房很好找,过了护士站没多远就是,我接了水向回走。

  “是你,你把宁宁拐哪去了?穷鬼,”是南俊。

  我不理他,一直往回去的路走,从他身边经过绕开,其实我没什么可说的,真没有。

  “站住,墨一虎,宁宁哪?她人在哪里?说……”他揪住我的脖领子,并把我手里的盆打翻,水洒了一地。

  “你们这是干什么?要打架请出去,这里是医院,这里需要安静,”护士站里的一个护士说。

  “俊儿,在干嘛?他是谁?”这个时候从王媛宁母亲得病房里走出来一个华贵,温柔的女人。

  “妈没事,遇到一个朋友,他不小心手里的脸盆掉在地上了,”南俊回着他母亲的问话。

  “跟我过来,你个杂种,”这句是对我说的,不经过同意硬拉着我拐到墙那头。

  我扒开他的手,想就这样绕过他离开。

  “宁宁在哪?她到底去了哪里?你回来了,她应该也回来了,是回家了对不对?”他从新把我顶在墙上。

  “让开,我不想和你动手,她明天或许就回来了,现在……还在广州,”我不想和他纠缠了,活着真累,真烦。

  他放开了我,“哈哈,你也被登了,她和别人好了,所以你们不在一块,”他说着走远了。

  我走回去捡起掉落的脸盆,走回厕所,拿了拖布把洒在过道的水擦干净,又接了一盆水回王媛宁母亲的病房。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