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晨曦,光熙,照进房间,女主人的酮体展露眼前,婀娜,多姿,像开屏的孔雀,更像是一只翱翔的雄鹰。

  “宁宁起来吧,吃早饭了”我温柔的叫她,昨晚背她回来就没醒,总是说梦话。

  “一虎,快救救我,救救我”她呓语者。

  “我在,我在,一直都在,没事了,宁宁,”我躺在她身边,抱紧她的腰,嘴唇贴在她的脖子上,亲吻。

  “一虎,昨天我们……?”她睁开眼转过头面对着我问。

  “还记得李豹吗?火车上的大胡子,他救了我们,拦截我们的是和水柱一样的员工,有一些不良恶习被我开除了,他报复”我说。

  “大胡子……他一个人救了我们两个?”王媛宁疑惑的问。

  “是,胡强很怕他,他说我们还会见面,吃饭吧,都过去了,一切回归到原点就对了,”我说,我也只能这样说。

  “墨一虎,你就是个窝囊废,你永远都是只懦弱的兔子,不管是狼,虎,鹰随时都能把你撕碎,”她怒气冲冲的说。

  “是呀!,你还想说我都对不起这个名字,你王媛宁后悔了,后悔怎么会爱上我这么个东西,回北京去吧,你也想家了,不是吗?”我说,她戳到了我的痛处,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根本不是个男人。

  “墨一虎,你……好吧,回北京,我再也不要见到你,”她说着换了衣服,登上鞋就准备出门。

  我第几次看到了她的泪水,不记得了,她跟我在一起伤过多少次心,宁宁对不起,对不起,我就那样放任她自己下了楼。

  “墨一虎你就是个王八蛋,窝囊废,她没骂错,”我自己咆哮着给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追了出去,结果那里还有王媛宁的半点影子。

  “大嫂,看见我媳妇儿了没?”我问着我的房东,她正好打开这窗户。

  “上了出租车,哭的挺伤心的,你们小两口怎么了?”女房东八卦道。

  是去机场了,她真的回北京了,这次她有带钱,我拿手机打电话过去,里面传来服务小姐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说明她还带了电话,应该不会迷路。

  “走吧,离开我,回到你母亲的身边你会幸福的”我颓废的坐在床上自言自语。

  “老板,我,墨一虎,请天假,生病了,”隔了十分钟我打了这个电话,女老板只回了一个好字。

  然后我就那样躺着看天花板,大脑里不断播放着的是回忆,和王媛宁在一起的每一段回忆,我想我该去送送她,再看她一眼,就一眼,她是现实版的优优,也许以后在现实我不会爱了,一眼就好,我不断说服自己,然后出门,我也叫了出租车。

  到了机场到处找也看不到我寻觅的身影,刚开始用走的,左顾右盼,后来用跑的,再后来干脆双手抱头就坐在了候机厅的椅子上,我是那样的失落,就像梦里墨谷在村口送走了优优。

  “麻烦问一下开往北京的飞机起飞多长时间了?和我的同伴走散了,”我对着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说。

  “走了有半个小时,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她或许有什么事耽误了,也或许她没看见你就没登机,”服务小姐微笑着说。

  “好,谢谢你,”我离开了服务区,该打个电话通知一下曹宇轩,在北京机场接一下她,或许这是自己最后能为她做的事了。

  “宇轩,我是墨一虎,宁宁回北京了,你接一下,”我说。

  “墨一虎,你大爷的,我都打了n多变你的电话,都不接,宁宁的电话被销号了,你不知道,出大事了,”曹宇轩激动地说。

  “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的问。

  “你和宁宁走后,我迫于无奈就把洪家的地址给了宁宁的母亲,结果你们走了,还是离开不久,回来后她就生病了,是大病,我就开始不断的联系你们,”他不停的说。

  “重点,宁宁自己回去的,我很担心,没事的话就赶紧上机场等她,”我不耐烦的说,她妈妈什么样我不关心,反正现在宁宁回去了,一切回到原有的位置了。

  “好吧,重点是阻止宁宁回来,她妈变成植物人儿了,”曹宇轩的语气里满是哀愁。

  “怎么会?就因为生了一场病?好吧,宁宁我是拦不住了,我安排一下就回去,”我挂了电话,跑出机场。

  房子要退掉,批发部的工作要辞掉,最重要的是我要回去拿证件,所以连机票也没办法提前订。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