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说来话长

  墨轩辰见到轻尘时,她浑身是血,整个人缩成一团蜷在草堆里,若不细细看去,还以为是什么野兽抛下的猎物尸骨。

  探了探她的脉搏,还好,还活着。墨轩辰舒了口气,可他还是很紧张,也不知怎么,看到她伤成这个样子,只觉得触目惊心,心中难过万分,好似有一团什么东西堵在胸口,硬硬的堆在那,硌得他生疼。

  轻轻的将她抱起榄在怀中,她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想要汲取更多温暖一样,不自觉的向他靠去。

  墨轩辰温柔的抚着她的背,“别怕,我在。”本能的说完这句话后,他忽的停了手上的动作,明明与这位姑娘也不怎么亲近,还是不要这样亲昵才好。

  只是看她这个模样,叫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墨轩若。

  他准备御剑带她离开,却突然发现此地无法使用法术。

  “怎么会这样?”墨轩辰皱了皱眉,看着怀里的人,若不能使用法术,他无法想象这个小姑娘是怎么从温言奕这个畜生身边逃离的。他抱着她一路走,林中雾气渐浓。

  夜深了。

  墨轩辰将她放在树下,扶她坐好,从身上摸出两块打火石,用最原始的方法生了火。从前随父亲墨朔四方征战时也经常会碰到这种不能施展法术的结界,所以他会随身带一些小玩意,以备不时之需。

  “咳咳——”树下的姑娘咳了两声,墨轩辰连忙跑到她身边蹲下身来扶着,抚着她的背。但轻尘也只是咳了两声,并没有醒来。

  墨轩辰借着火光看了看她身上的伤,除了手腕、脚腕处的血迹以外,胸口还有一处剑伤在往外渗血,外衣被鲜血浸成深红色。

  睁开眼时,墨轩辰正坐在她身边闭目打坐。她看了看不远处的火堆,看了看身旁坐着的人,又看了看伤口处缠着的黑色缎带,鼻头一酸,险些落泪。

  “你醒了?感觉如何?”墨轩辰听到动静,蓦的睁开眼。

  “这点小伤,无妨无妨。”轻尘咧着嘴没心没肺的笑道。

  “你的伤我帮你上了药,附近没有水源,再忍忍,天一亮雾散后我就带你出去。”墨轩辰脸上也有些似有若无的笑意,是在宽慰她。

  她的伤?

  轻尘猛的低头看去,牵动了伤口,疼的她呲牙咧嘴,胸口的伤确实已经包扎好了。可这样一来胸口的印记岂不是...

  “别担心,我是隔着衣服给你上了药。”墨轩辰看出了她有些顾虑,误以为她顾忌的是男女之别,连忙给她解释。

  轻尘点点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轻尘谢过大公子了。”

  墨轩辰摇摇头叹了口气,望向脚边的那堆火焰,“不用谢我。要谢便谢大殿下吧,是他叫我来救你的。”

  还没等她细细回味墨轩辰那句“是大殿下叫我来救你的”,他后面一句话,叫轻尘慌了神。

  “之前天君让我对你行刑之时特意强调叫我不可伤了你的脸,我问他缘由,他才意味深长的说你生了张同九央一样的脸。我倒是好奇,这是缘何?”

  墨轩辰当时问白苏慕这个问题,白苏慕思索半晌,直接讲摊子甩给轻尘,说让墨轩辰直接问她便是。

  于是他逮到这个好机会便问出口了,“先前在洞庭山的鞭笞之刑,还望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轻尘笑的一脸轻松,“怎会放在心上?公子也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她想了想,反问他道,“不过我倒是有个问题想先问问大公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墨轩辰笑笑,“愿闻其详。”

  “公子既是九央的亲儿子,怎么会不认得自己母亲的脸?直到天君说出来公子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轻尘一是确实好奇这事,很早之前她就觉得奇怪了,墨轩若见她也认不出,墨轩寒认不出,连墨轩辰也认不出。二来,她希望话题绕远一点,尽量就不要绕回到她身上了。

  墨轩辰神色变得凝重,“这事,说来话长。”

第八十章:说来话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