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昆仑大宴

    “近来如何。”柸染望着窗外望了许久,终于不紧不慢的道出一句话。慕轻尘赶紧应着,生怕她答得慢了这人又不做声。  

  柸染这么安静,倒是吓人。  

  “好得很。娘娘近来如何?”  

  “你再叫我娘娘试试。”柸染脸色变了变。慕轻尘达到目的,舒坦的赔着笑,“是是,我知错我知错。不过我还真想不通,为何他们要管你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叫娘娘。”  

  见柸染并不接话,她又赶忙换了话题,“...听闻你生辰将至,不知可有什么念想的东西?”柸染正要开口,慕轻尘又接了句,“太贵重的不行,不易取的也不妥。”  

  柸染怨念深重的白了她一眼,不做声了。  

  慕轻尘用手遮住他的视线,嘿嘿嘿的赔着笑,然后柸染索性闭了眼。  

  “你叫我来找你,我来了你什么也不说,君上是闲来无事找我消遣么?”  

  柸染缓缓睁眼,抿了抿唇,像是下定决心般,“丫头,我说我要接你回去,你会和我走么?”  

  慕轻尘心说当年寻死觅活不肯留我的是你,现在说要接我回去的又是你。  

  老娘也是有脾气的人!  

  “容我考虑考虑?”  

  六月,浅夏的伊始。虽然一季春风带走了桃红梨白,却也留下回忆的馨香细软的温暖。  

  伴着清浅夏日浓烈的阳光味道,一切接踵而至。  

  昆仑山上梨雪簌簌,所见之处尽是梨白。幽茗居的梨花早就落得干净,而昆仑这漫山遍野的白色却正在盛开。  

  若是说柸染他是因为太闲才种些花草树木,慕轻尘瞧着这一片白色,感叹到他是否太闲了些。  

  昨夜与柸染谈完,他们就连夜赶到了昆仑山。她都没来得及回趟潇湘苑,再看看那墨轩若长什么样子。  

  再看看,她那素未谋面的姐姐,长什么样子。  

  柸染不说要接她回来的原因,只道是“你若不想叫你师父为难,就跟我回去罢。”  

  诚然他是个断袖,但也不能光想着蓝靖篱为不为难不是?心里不情不愿,但她又不能硬来。她明白一旦柸染认真起来,事态一定是极其严峻了,于是决定先跟着他回昆仑再说。  

  明日便是柸染的生辰,她被安排在山下接待前来祝寿的六界宾客。天界五大家皆派了代表前来,其余五界来的也都是皇子皇孙。还好身边站着韩修,不然她望着这一众打扮得花里胡哨的东西,别说谁是哪界哪族之人,怕是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记不起来。  

  韩修跟在柸染身边多年,行事风格都与柸染极为相似,办事一向果断周全。尤其笑起来的时候,与柸染那贱并没有多大差别,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韩修迎着众人,众人也都愿意叫他迎着。大概是因为他长得不错吧。慕轻尘如是想着,毕竟柸染身边的男人,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慕轻尘站在旁边做个陪衬,插不上话,只偶尔点个头微笑一下,算是行礼。  

  天界五族排在众宾客最后,按玄赤,棂紫,霁蓝,浣墨,渊白排着。这种场合,每家都会穿着象征自己家族颜色的衣饰。她看见凌紫家女君身边的师姐紫沁,看见霁蓝家之首的师父,也看到站在浣墨帝君身边的墨轩若,只是最后还是叫渊白家的人将视线吸引过去。  

  渊白家在天界地位最高,渊白帝君即为天君,这种场合自然要摆个架子,不会亲自前来。但又因着柸染身份地位特殊,得顾忌着他的颜面,于是慕轻尘推断,站在渊白家前面的二位,应该就是天君的二位皇子了。  

  韩修也看到了二位皇子。方才还十分从容的人,此刻却颇显惊讶,“你先在这糊弄一下,我去去就来。”  

  慕轻尘一脸不悦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也晓得自己至多也就糊弄一下,可叫别人说出来,心中还是不怎么舒坦。  

  安静的站在青石阶旁,偶尔点个头微个笑。她果真是糊弄。她看着渊白家一行人,突然想起当年那人也是一身白衣,会不会他也是渊白家的人?  

  “能带我去找柸染么?”  

  抬头看着说话的主,笑的如这浅夏阳光般温暖和煦;再瞧衣着,白衣白袍,想来是渊白家的人;细瞧瞧面容,发觉是方才渊白家一行人里最前的二人之一。韩修说西边的这位,是大皇子。  

  慕轻尘思量片刻,笃定的点了点头。  

  带你找自然是可以,找不找得着就看你造化了。  

  慕轻尘带着皇子抄近路,一路行至柸染的别院。这别院名为缚华殿,院门的东侧有棵梨花,开的极盛,光景正好。风参杂着梨花的馥郁,肆意在这空气中弥漫开来。  

  皇子步履轻缓却极为沉稳,面色淡然,从容的道了句“若是寻不到他,就罚你此生监禁在九重天。”  

  “九重天?倒也不赖。作甚?”  

  皇子淡淡道,“我养了头九尾狐,之前是柸染座下的一头灵宠,后来他想寻个清静,就将座下的狐狸都送了人,我央来一头。这灵物的口味挑的很,你这种修为不甚高,法术却又不弱的,最适合不过。”  

  “这样啊...”  

  “它一顿是吃不完的,先断你一条手臂,待你幻化出新的臂膀,再断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实属妙哉。”  

  慕轻尘讶异这人怎么这样变态,抬头瞧着皇子的脸,依旧淡然,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样子。  

  皇子垂眸瞧着矮了一头的慕轻尘,展开手中的十二骨折扇,倒是十分逍遥惬意,“走吧。”  

  她看着他手中的折扇,眼熟得很。那人手中握着的,也是一把无字无画的十二骨折扇。  

  “你这样的折扇,你们族中,可有旁人在用?”  

  “并无。”  

  皇子说罢,自顾自走向前去。慕轻尘望着那桀骜的身影默默哀叹,这人,实在不会是那位。  

  那人在她印象里虽也是这般从容,却多了几分安暖,有一种夏日午后阳光的味道,让人觉得闲适。  

  这人要把她喂狐狸,绝不会是那人。  

  “你可知道,当年墨轩若封神女的大宴上,你们族中可有谁去了?”慕轻尘依旧不死心,想再探问探问。  

  “不知。”  

  “你叫什么?”  

  “白苏慕。”  

  白苏慕?倒是听柸染提过。  

  待走进院内,慕轻尘很是随意的在梨树下席地而坐。皇子顿了顿,也坐了下来。  

  “原以为你这种高高在上的神连土腥气都不会沾,怎到坐地上了?”  

  “喜欢。不成?”白苏慕挑眉望着一丈开外的慕轻尘。慕轻尘尴尬笑了笑,从衣袖里摸出罐梨花酿,递给白苏慕。这酒本打算送柸染当礼物,是她自个酿的,现下却有些用处,留不到送柸染了。  

  她听韩修说,这白苏慕,他不会喝。  

  白苏慕望着酒罐,无动于衷。  

  她捧着酒罐双手奉上,又往前递了递,“殿下,这梨花酒是我亲手酿的,梨花是柸染亲手种的,瞧这酒色多澄澈纯正,闻这酒气多肆意芬芳。此乃绝世佳酿,不喝你后悔。”  

  对方将信将疑施法接过罐子,饮得倒是爽快,几下便将一罐酒喝得见底。  

  不是不会喝么?  

  眼看一罐喝得干净,这殿下依旧面色淡然的坐在那,安然的很。  

  慕轻尘吞吞口水,难得有人喝她一罐酒还不醉。“柸染再过几时便回来,你且在这候着他,我去去就来。”  

  “安生坐着,乱跑什么。”白苏慕突然冷了声。先前央她带着找柸染卖的笑去哪了?慕轻尘无奈,站起身来又坐了下去。

第二章:昆仑大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