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苦肉计

    宋萌萌躲在了酒会的一个偏僻的角落,俸海鹏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了她,端着一杯酒慢慢地走近她。从国内回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她好象没有什么变化,好象又改变了什么,他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只知道她的话少了,人也沉默了很多,有时候会紧紧地盯着某处出神。

  看到俸海鹏朝着自己走近,宋萌萌朝着他笑了笑,问道:“怎么样?”

  俸海鹏也朝她笑了笑,道:“很顺利!”

  “现在很晚了,既然事情完成了,那我们就回去吧!”宋萌萌道。

  俸海鹏用手举了举酒杯,再指了指她手上的酒杯,开着玩笑道:“你我的酒还没喝完呢!”

  宋萌萌哂笑了一声,一口喝光了手上的酒,还把酒杯朝下晃了晃,道:“看,喝完了!”

  俸海鹏也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然后道:“那我们走吧!”

  两人相视一笑,结伴离开,自从萌萌和俸海鹏明明白白地说清了自己的感情后,俸海鹏就放下了,事情说开了,两人却在工作中培养出了无比的默契。离开了酒会回家,因为是一个公司的,大家都住在同一楼层,电梯到了,萌萌说说笑笑的和俸海鹏走出了电梯,不小心穿着高跟鞋的脚扭了一下,俸海鹏猛地伸手扶住了她,萌萌站稳后想说一声谢谢,抬眼却发现自己的房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用那双深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也没有说话,黑黑的眼睛在黑暗的过道里闪闪发亮,她连忙放开了俸海鹏扶着她的手,俸海鹏也看见了那个站在她房门口的人,微微向那人点了下头,和萌萌道:“我先进房了!”说完就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

  见宋萌萌站在那儿不动,林子瑞冷冷地道:“还不过来开门!”

  宋萌萌连忙从手袋中拿出了钥匙,飞快的打开了房门,站在了沙发的后面,联想到了她喝醉了酒的那次,天啊,这一幕好熟悉,难道历史又要重演了吗?见林子瑞拿了一个行李进来后,关上了门,然后走到了她的对面,两人隔着沙发,林子瑞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她道:“你答应过我什么?”

  宋萌萌不敢望着他,捂着嘴,嗫嚅道:“我没喝酒,只是今天去参加了一个酒会!”

  “那你身上怎么有酒气?”没喝?隔着沙发他都闻到了。

  “就喝了一杯,你瞧我也没醉啊!”马上解释。

  “没醉你会倒在人家的身上?”我可是眼见为实。

  “我只是脚扭了一下!”见他不为所动,施展起苦肉计,眉头紧紧的憷了起来,“现在脚都在痛!”

  “那还不过来坐着让我看看!”语气马上柔了起来。

  貌似很痛的样子,从沙发后面挪到了沙发上坐下,林子瑞低下了身子,握住了她的脚,“扭到了哪儿了?”

  手上暖暖的温度隔着薄薄的丝袜传到了她的脚上,也温暖着她的心,心尖儿颤了颤,撒娇的指了指某处踝关节,她就知道他会吃她这一套的。果然林子瑞两手握着那儿再也没有了任何怒气,蹲在她面前,心疼地帮她揉着。计谋得逞,有点得意的望着林子瑞低着头的发顶,这才想到自己为什么怕他,为什么要施苦肉计,回到这儿两个月了,他都对自己的不闻不问,她才是应该发怒的那个人才对。

  坐了几十个小时的飞机,又在某人的门前等了好几个小时,林子瑞是又困又累。那天他高兴地打开自己的家门,本来以为那个人儿会在家里等着他,却发现是贺春莲坐在自己的家里,看着贺春莲手上他留给她的那串钥匙,他当时都急得快发疯了。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打了电话给韩军磊,才知道萌萌只是要赶飞机才离开了。静下心来和贺春莲谈话,等贺春莲说完他明白了萌萌为什么要把钥匙给贺春莲,又为什么要贺春莲在这儿等他回来,她很聪明,是希望他和贺春莲说清楚吧。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最后他从贺春莲拿回钥匙并说出一句对不起时,贺春莲就什么都明白了,虽然他很不忍看着她伤心,却只能看着她黯然离开,他们不可能,越早说开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结局。

  加班加点的工作,就是希望能腾出时间来美国找她,没想到第一眼看到她时,她居然又伏在了那个人的身上,气死他了,想到这,手上加紧了力道,宋萌萌本来舒舒服服的享受着,突然被用力握了一下,痛得想要叫出声来,痛到嘴边,看见林子瑞那深沉的眼睛,她又吞回去了,心里哀嚎,她这辈子都会死在这双眼睛上了,只听见林子瑞道:“去找点东西给我吃,我饿了!”

第四十三章 苦肉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