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谁破了我绮丽的梦

  哗啦!东西落地的声音。

  魏明涵点点头走进书房关窗户,窗户都开着几页资料都被吹落到地上。魏明涵弯下身子一张一张的捡起来,按着页码重新排好。

  韦兆听走进来站在门前。

  “要下雨了”言下之意还要搬嘛。

  韦兆听走过去,看着她将资料用书压好,伸手触摸她的发丝,缓缓的靠近直到不留一点缝隙。唇齿相交,魏明涵想他似乎第一次如此温柔的吻自己,几乎让自己有种错觉,他们原是相爱的……

  韦兆听放开她“把常用的东西拿来就可以了”

  看着他开门离开,魏明涵瘫坐在椅子上,看着劈啪作响的雨滴,红唇溢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原就是错觉了。

  吻可以迷惑心智,但吻过之后呢?当那份亲昵的触感不在,寂寞和压抑像洪水般扑面而来。

  酒店里没自己什么东西,那不过是为了拍戏暂住的地方,自己的日常用品都在阁楼那里。华月现在正和周子豪玩的开心,自己也不愿意去打扰,独自来到阁楼挑了些紧要的东西开车来到花园别墅。

  走的时候韦兆听已经给了自己一把钥匙,看样子他是有事出去自己搬东西的时候他不在。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住在一起了,但这次的同居却让魏明涵越来越不安。

  将东西放好给韦兆听发了短信,自己有工作这几天要住在风间酒店,有事打电话。

  回到酒店周子豪和华月依然在奋战,俩大小孩玩的不亦乐乎,旁边散落着零食的包装袋。魏明涵走过去帮着收拾好,又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

  华月一副苦瓜脸“我要喝饮料,这东西什么味都没有”

  周子豪点头表示赞同。

  “白开水对身体好,而且饮料又是添加剂又是防腐剂对身体有害。”见两人仍旧是一副老大不愿意的表情,魏明涵退而求其次“我给你们榨果汁?”

  周子豪率先缴械投降“不,我还是选择白开水好了,那东西更难喝”

  “明涵要不把你珍藏的红酒拿出来”华月小心的提议道。

  这人还惦记着自己的酒呢,魏明涵点点头,去酒柜拿酒。

  背后华月和周子豪说着悄悄话“她珍藏了不少好酒都是她那些哥哥姐姐送的,当然我也送过”

  周子豪被华月说的跃跃欲试,酒呀,他老爸胃不好从不喝酒,所以他吃过的与酒有关的东西就是酒酿丸子和酒心巧克力。

  考虑到周子豪还是未成年人,魏明涵拿了瓶度数很小的红酒,又取了两个高脚杯给两个倒上。

  “我出去散步,你俩注意点喝,明天都有工作呢”魏明涵嘱托道。

  两个人齐齐点头,恭送魏明涵散步。

  魏明涵记得顶楼有间琴房,自己参加宴会的时候和一个远方表姐一起弹过琴。黑白键,就像是朴素的回忆。少女时自己和表哥们一起混迹江湖,闯了祸也有人担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偶尔的闯祸撒娇也乐此不彼,连姐姐生病的苦闷都被那时的欢乐一点点的代替。

  一个被宠大的女孩,最终也是要独自面对风雨的。

  和记忆中一样门没有锁,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她坐在钢琴前,琴音逐渐在房间的跳跃开,她闭上眼暂时的忘却屋外的风雨。

  “怎么弹起《命运》了,你不是一向偏爱《月光》”来人懒懒的倚在门前漫不经心的说。

  琴音歇止,魏明哈双手伏在琴键上,转头看着来人。

  “那不过是少女时绮丽的梦,现实终究是由命运来掌控”魏明涵微微一笑“孟哥哥好久不见”

  孟冰走过来嬉笑道“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冰哥哥,听着和兵哥哥似的”

  魏明涵小时候是叫孟冰为冰哥哥的,但也没叫多少时间就因为被几个表哥调笑了一回,从此说什么也不叫他冰哥哥了。

  “听说你前段时间是做保安的?又换职业了”

  “瞧你说的,像我多没有长性似的。人往高处走,你哥哥我不是升职了嘛。”

  魏明涵上下打量了一番“看来升的职位不错?”

  “那是”孟冰一点也不掩饰“副总经理,虽然加个副字但职位仍不容小觑”

  “听说总经理病了?”

  “涵涵什么时候说话委婉了,我们孟家那点破事你能不清楚?她虽然比不上楚家的那丫头,可记忆力这丫头也够八卦的”

  “呵呵……我还真不知道,现在我自顾不暇”

  

第十八章 谁破了我绮丽的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