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时间是最可怕的阻力

    要是咚咚在这,一定是向上推推眼睛,淡定的说“此乃活该”

  要是肖丹丹这在,一定会眨着眼睛像妓院老鸨般的奸笑,伸着兰花指说“奸情,红果果的奸情……呀!姐,你也太不纯洁了”

  要是任晴晴在这,就会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置一言。

  但眼前的人是魏明涵,只是魏明涵。她想开口说些什么,亦或者是澄清些什么,可面对眼前这个男子冷酷的目光,却成了自己也不明白的断句。

  那年元征离开,即便是生气、愤怒也往肚子里藏,后来他回来了,自己压抑着思念,无比别扭的和他冷战。似乎今日的结局都是当初的咎由自取,今日的尴尬难堪都是当初埋下的苦果。爱一旦被轻视,就会反噬的你痛苦难言。

  可自己当初只是咽不下那口气,拼什么当初说好的诺言,他说不遵守就不遵守,他可以走到潇洒留下自己还守着当初的诺言算什么事。

  后来那些曾经压着喉咙,让自己喘不过气的纠结都随着时间慢慢消散了,可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元征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怔“韦兆听?”是询问,也是肯定。

  豁然起身,魏明涵从座位上走出来“我还有课,先走了”

  她开始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压抑的自己快不能呼吸。她受不了那种不是名人,却让一切都被曝光的感觉。

  “涵涵”元征拉住人“我陪你一起走”

  她没有回头,因为她不知道一旦回头看到韦兆听的表情自己还能不能下定决心“好,走吧”

  韦兆听并没有挽回,甚至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他淡漠的看着这一切,让人怀疑他来这里的目的。

  “涵涵,晚上一起吃饭”

  中国人似乎邀请人不外乎,吃饭吧?看电影吧?逛街吧?

  魏明涵回头看着他“我已经订婚了,除非解除婚约,否则我不会干那种遭人唾骂的事情”

  “而且若是那么做的话,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她转身上楼,带着一种决然。

  涵涵,你也长大了不是吗?

  办好入学手续,元征回到家。王易贝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大哥还没有回来。

  “你大哥已经在路上,应该快回来了吧”王易贝扭头说“你先洗手,准备吃饭吧”

  元征觉得没什么食欲,可也不想拒绝王易贝的好意,最后点点头去洗手。

  元亮回来,带着一身疲惫。

  “怎么,楚际公司的人很难缠?”王易贝将碗筷都摆好了,又帮人把米饭盛好。

  点点头,今天确实碰了大钉子“易贝,明天我去他们公司总部去见他们的总经理”

  “那不是要求Z市?”王易贝问。

  “是呀”夹了两口菜就放下了,今天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哥,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想去看看涵涵的妈妈”

  “也好,明天是周六,你也没课”

  饭后,王易贝收拾餐具,元亮和元征则去准备明早出发的行李。

  “易贝机票定好了吗?”

  “恩,明天十一点的飞机,大约两个小时就能到”

  “那好!你也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公司”

  王易贝躺在床上,看着手中的身份证疑惑,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到的加拿大。为什么除了自己很小时的记忆,其余的都没印象了。

  当年自己被元亮的车撞了,失忆,举目无亲然后被元家收留。自己也开始为元家打工,并且一直到现在。

  

第十二章 时间是最可怕的阻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