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尽管目的不同,我们都从一个地方起飞

    魏明涵一晚上都窝在自己的小屋里,装起了淑女玩起了淡定。不是自己不想出去,他说自己回国,自己装死装到了Z市,没料到人家追了过来。现在呢,表哥装男朋友的事情,想想都不靠谱,他会答应明溪姐姐才怪,虽然不否认他唯明溪命令是从,可也无法保证人家不会亲自让自己来取消决定的。

  “嗡嗡……”

  想了几声就停了,不用看都知道是短信息。还真不知道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来信息。爸妈肯定排除,人家是从来都不屑发短信这种幼稚的行为,姐姐也不太可能,人家现在是一心扑到陈风值的身上,没工夫理自己,或许是明溪姐姐。

  您有一条未读短消息,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口里埋怨着,手上的动作可是没有慢一点“希望你能给明溪解释清楚!”

  得,言简意赅。说真的中国人还真不经叨咕,说谁来谁,不过这语气这太多还真是自己那个冷的要命的表哥的风格!

  手机的快捷键都是出厂的时候弄好的,魏明涵也没那多余的功夫在捣鼓,右键是新建短信,其实也是蛮方便的“明溪姐姐,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有些事情还是自己勇敢面对的好,不用麻烦表哥了”一字一句的斟酌,说的多冠冕堂皇,多真挚,多动人。谈不上催人泪下,也会感同身受吧。

  短信十几秒就回了,想来她又是在睡前玩手机呢“嗨,我都给他说了,不过没关系,我再解释一下,晚安……”

  看着短信回复,魏明涵有理由相信在明溪和龙尹之间,根本不存在勾心斗角耍心机这种高智商的游戏,因为很明显,某位根本就没什么智商,也不知道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咚咚”

  “什么事?”

  手机还没放下,这么快就收拾好了?

  “我给你温了杯牛奶,睡前喝了”

  “奥”趿拉着拖鞋,保持正常的速度给人开了门“谢谢”接过东西,关门,送客。

  “笨蛋”魏明涵倚在门后面,喃喃说“澡不洗说的过去,我连牙都没刷呢,睡什么觉”

  门外的人似有感应的说道,我只是找一个见你的理由。

  “晴空万里风景好,早起的虫儿喂小鸟,太阳晒得我暖洋洋,假期做事别贪早。”

  哼着打油诗,魏明涵伸了腰杆在院子里做早操,各位别误会,这位同学绝对不是什么热爱运动的人,否则也不会在遍地体育成绩都是九十五以上的学校考出了七十六分的华丽!目的,某位自认为隐藏的很好,不过水眼泡可真是很不美感,你就算有什么计划也要洗了脸再施行吧。

  “早饭买好了,洗洗脸吃饭吧”

  元征从门外走进来,到门口刚好听到了某位不咋地的打油诗,会心一笑,连着也觉得今天的天气果然很好。

  “马上”

  跟在后面,心里开始嘀咕,他怎么知道我没洗脸的,真的有那么明显?早知道就多起早一会了。

  油条,不喜欢?豆浆马马虎虎。S大早餐最多的就是这两样外加油条。山东高校有一点很好,餐厅饭菜的质量很好,而且价格公道,不像A大,惹的明溪一顿的抱怨。不过在好多东西吃多了也不会多喜欢了,魏明涵对食物的执着并不是因为性格上的唯一性,而是懒惰,既然已经有适合的了,就凑合着吧。

  “你要是不喜欢吃油条,就吃煎包和小米粥”

  不怪元征买早餐传统,而是某位同学天生的对甜食排斥,当然除了生日蛋糕,平时都担心吃多了糖尿病或者发胖,只到生日的时候吃两次,注意某位比较难缠,阳历和农历生日都会庆祝一番,因而是两次生日。

  “奥,那你吃油条”

  魏明涵无不鄙视的看着桌子上掩藏在众多油条中的一条,不难发现这就是传说中的老油条,二次下油锅的,欺骗消费者,欺骗上帝。干干的肯定很难吃。反正他还年轻,一笑亮闪闪的,牙齿必然很好,自己担心个什么劲!

  “涵涵,待会我去看阿姨,你去吗?”

  “不去”

  口气坚决,毋庸置疑。老妈,你千万别怪女儿不孝,是你先出卖我的。枉我用那么多零用钱给你买了不少特产,人家都是知女莫若母,你倒好,倒戈相向,助纣为虐。

  “……”

  元征吃完所有的油条,当然包括那条长时间接受魏明涵注目礼的老油条,长长的舒了口气,站起身说“你慢点吃,我先回房收拾一下东西”

  没应声,没抬头,知道余光瞥到他已经回房,才抬起头,听到轻微的关门声,虽然声音很小,心还是微动。有什么好收拾的,就那点东西,一眼扫过去,半点不漏都瞧进去了。心里别扭的紧,嚼着煎包等到发觉到苦味,才醒过来,原来眼里进沙子的,讨厌门也不管好。东西也吃不下了,往桌上一摆,也回房去了。脱了鞋躺在床上,拿出小猴子,哭着说“魏明央,我可没你那么坚强,我过不了那个坎,拼什么他偶尔的回个头,我就要颠颠的跑过去,笑嘻嘻的等着他,我才不”用手胡乱的擦了把脸,蒙头接着睡觉。

  午饭魏明涵没吃,也不知道,因为是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依然是趿拉着拖鞋,走到洗刷间,冲了把脸,神经清明了许多。打开电视,躺倒沙发上看电视。

  当元征回来的时候,某位已经又晕倒在沙发上,这下大家知道了吧,某位的体育不好也是值得原谅的,想想姐姐是病秧子,妹妹能好了哪里去,只是这么稍微命好点没什么生命危险罢了,只是从小有点胃病隔三差五的骚扰一回。

  “涵涵,涵涵……”

  “别叫,还没死呢都叫你叫死了”这话要是放了平常定然是气震山河,气势十足。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某位同学脸色苍白,头冒虚汗,话也是跟夏天的蚊子似的,嗡嗡的低沉。

  “你忍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由于极度难受,整个人都软趴趴的,没费什么力气就抱起了某位,只拿了钱包就朝外奔去。

  没有通知魏明央和魏妈妈,元征一个人挂号,陪床。

  中年的医生交代了几句“急性胃炎,挂几天点滴就好了,胃不好就别饿着,别打年轻当本钱”

  听着医生的数落,元征没有吱声,原来自己留下的午饭她没有吃?

  病床上,魏明涵情绪极度的不好,为嘛好好的假期自己要在医院里度过,你个死胃,真不给力,饿一顿就这样,以前一天不吃饭咋地了,吃两片要不照样活蹦乱跳。我的青春不

  要在消毒水味道的房间腐朽!!

  元征从家里把笔记本给魏明涵拿来了,除了早饭出去买,其余的饭菜都是自己亲自回家去做,剩余时间就留在医院配她。三天吊瓶,看了三天《爱情公寓》,然后是一个回校,一个回到帝国主义的怀抱。

  在机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话依然没有说出口,终是觉得还年轻,没有独立的自己还不能给她任何保证。

  中国的空姐就是漂亮,这是魏明涵在飞机上唯一的一句话,不知为何,飞机上也能进来沙子!!

第四章 尽管目的不同,我们都从一个地方起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