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青松来访(上)

  茉莉本来不想穿得这么随便出门的,但是李强却说:“反正穿了也得脱,麻烦!”

不帮她穿也就罢了,还不让她自己穿衣服,茉莉实在无奈只好这样出门了。小说城。

看到坐着的郑青松,茉莉真想跳下去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要出门,羞死人了。李强看看他,将茉莉放到沙发上,说道:“这位是?”

“明人不说暗话,我是茉莉的哥哥,郑青松。”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郑青松并没有理会他口中的嘲讽,而是看着茉莉,问道:“最近还好吧?”

“嗯!”

“你介绍的那家人,已经出院了,上次说要谢你,我说你结婚去度蜜月了,他们让我告诉你下次一定要到他们的民宿,让他们进地主之谊。”

“哦!”

李强觉得茉莉有点发抖,回屋给茉莉拿了件外套披上,又给茉莉倒杯水,郑青松看了两人一会儿才说道:“你们结婚的时候,怕茉莉不能接受,就没有参加婚礼,礼也没送,这是礼物。”

茉莉没有接,郑青松将礼物放下,又说道:“还有……”抬眼看看低眉顺眼的茉莉,才接着说道“我们是正常的孩子!”

听到这句话,茉莉抬头看着郑青松,郑青松小心翼翼地说道:“是奶奶骗了你,爸爸和妈妈不是一个父亲。”

“不可能,奶奶不会骗我的。”

李强揽住异常激动的茉莉,问郑青松到:“把话说清楚。”

郑青松看着茉莉,意思是你来定夺,要不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一遍。茉莉还在颤抖,她不敢相信是奶奶骗了自己,从小到大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总说是妈妈不要她了,害得爸爸死了,然后妈妈跟人家跑了,让她一直恨自己的妈妈。

李强将茉莉抱到自己的怀里,拿过她手中的杯子放下,对郑青松说道:“说吧!”

看着李强鼓励的眼神,郑青松才说道:“这是一个很长,也很诡异的故事,我刚知道的时候,也觉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是……”

“说!”李强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他。

郑青松看看茉莉,想伸手安抚她,却被李强拦下了,郑青松悻悻然地说道:“爷爷和奶奶是包办婚姻,后来爷爷被下放时,喜欢上了我现在的外婆,而且上海传去的消息奶奶和爸爸已经去世了,爷爷再被平反以后就和我外婆生活在一起了。我妈是外婆的女儿,但是不是爷爷的女儿,也就是我外婆是个寡妇。”

郑青松怕李强听不明白,停顿了一下,看看李强,李强并没有皱眉头,他继续说道:“爷爷带着妈妈和外婆回到上海的时候,才知道奶奶和爸爸的事情,虽然他万分愧疚,但是说什么也不愿意抛弃外婆,就带着外婆又回到乡下去了。后来知识青年下乡的时候,爸爸遇到了妈妈……”

郑青松看到茉莉一直抖个不停,停顿下来,看着李强,李强紧紧地搂住茉莉,说道:“不怕,不怕……”

茉莉终于哭了出来,也安静下来,郑青松继续道:“之后,就是爸爸妈妈都回到上海,一个晚上,妈妈差被人掳走,在和那人周旋的过程中,误伤了那人,刚好爸爸赶来,就有了强歼杀人的罪名。奶奶一直不能原谅爷爷,更不能原谅外婆,后来知道了我和茉莉的出生,当时我一直哭闹,她只是抱走了安静乖巧的茉莉……”

茉莉捂着脸,一点力气也没有地靠在李强的怀里,对郑青松说道:“是不是想要告诉我,是奶奶诬陷他们,是奶奶错误地引导我……”

郑青松并没有答话,而是说道:“奶奶是太爱你了,爷爷离去,爸爸离去,剩下你,就真的成了她的命根子。”

茉莉没有再说话,而是安静地听着郑青松继续下去,郑青松又沉吟半天,才说道:“因为爸爸死亡和茉莉的丢失,妈妈的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总是不停地寻找茉莉的下落,就是得了精神病。后来爷爷去求奶奶,奶奶让妈妈见了茉莉一面,但是随即又带茉莉离开了,直到十年前因为我的荒谬而导致……”

李强看着过分安静的茉莉,有些担心,李强示意郑青松跳过这一段,当然不是真的,他会再找机会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真的是像小草说的那样欺负茉莉的话,他一定不饶过郑青松。

郑青松思量了好一阵子才说道:“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知道茉莉是我妹妹的,只是知道她去追茉莉,茉莉出了车祸……”

郑青松又停顿了好半天,在思量着要不要把另外一件事情告诉茉莉,最后他还是决定以后再说,便又继续道:“随后茉莉就休学离开了上海,回来之后,变了样子,你也知道茉莉十七岁样子,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她变得孤僻,不说话,看到妈妈,虽然不至于破口大骂,但是绝对没有好脸色过,至于我……呵呵……更不用说了。茉莉十分生气的时候,很可怕,她会很安静,安静得你会觉得这个世界都死寂了。”

“奶奶找人对她催眠的事情,你知道吗?”

“奶奶是个巫婆!”

听到这句话,茉莉忽然起身甩了郑青松一个巴掌,正要离去,却被李强拉入怀中,轻声对她说道:“茉莉,我们要面对问题,不要怕,我一直都在。”

郑青松只是笑笑,并没有生气,而是解释道:“不是骂她,她确实是个巫婆,就是民间那些神汉之类的,所以所谓的催眠,不过是她学的巫术。在中国一些偏远的地方,这些诅咒之类的东西还存在,很多是巧合,我想奶奶肯定是求了什么人……”

李强看看郑青松说道:“我不相信这些,而你作为一名医生,竟然这样说。”

郑青松看看李强,继续说道:“我曾经也以为是什么巫术,后来听爷爷说过之后才知道,奶奶每年都带茉莉去吃斋,这就是关键,茉莉在*潜移默化之下,已经有了信仰,她在潜移意识里已经信仰了佛教,而奶奶对茉莉和其他人真的很好,所以在茉莉的潜意识里,*话绝对不会有假,她并不是被催眠了,而是被奶奶禁锢了思想,而且茉莉确实在那场车祸之后,确实有了选择性失忆症的后遗症。”

茉莉看着郑青松,掐着李强的手臂,极度忍耐地说道:“你骗人,明明是爷爷抛弃了奶奶,污辱爸爸不是他的儿子,为了你的外婆,我奶奶受了一辈子苦,你们是恶魔,是骗子,是你们把我奶奶逼死的,现在还来这里哭诉……恶心……”

说着抓起郑青松送来的礼物砸过去,刚好砸在郑青松的额头,盒子里的东西落在地上,粉身碎骨,是一个手镯,和奶奶送给茉莉的那个是一对,看着碎成一片的手镯,茉莉摸摸自己的,郑青松任由额头渗出血来,对茉莉说道:“这是爷爷和*订婚礼,爷爷说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像这手镯一样完满。”

李强看着粉碎散落的玉手镯,说道:“可惜已经碎了!”

一直没有说话,看着他们的李妈妈说道:“青松,看现在茉莉的情况,我看你还是先走,让她冷静一下,这对她的冲击实在是很大,奶奶突然去世,现在你这样说,她接受不了的。”

郑青松看着愤怒异常的茉莉,又说道:“茉莉,这次一定要跟我去上海。妈妈,从上次之后,一直情绪不稳,我希望你去看看她。”

茉莉瞪着他说道:“想都别想。她是你妈妈,不是我妈妈,是她害死了奶奶,我为什么要去看她?”

郑青松有点恼火地吼道:“茉莉,你的善解人意去了哪里?根本不是那样的,是奶奶突然出现了短暂的昏迷,妈妈打电话叫了医生,之后奶奶是中风,根本不是妈妈的错,为什么你们都不能体谅她呢?”

茉莉高抬着下巴,蔑视地回道:“现在奶奶没了,死无对证,随便你们怎么说,想让我见她,绝对不可能。”

郑青松不顾李强在身边,拉着茉莉,不顾一切地愤恨吼叫道:“妈妈每天都在叫你的名字,她的前半生都在悔恨懊恼中度过,难道你让她的后半生,在遗憾和孤独中度过吗?”

“你放开我,我说过不准你碰我,你只是考虑她,你有没有考虑过奶奶,被人夺走了丈夫,又被人夺走了儿子,而且差一点我也死在她的车下,为什么她要被救赎呢?”

看着茉莉有些歇斯底里,李强拉过茉莉,对郑青松说道:“你先离去,让茉莉安静一下,现在什么都不适合谈,在这个事情中,茉莉是最无辜的,所以她做什么样的决定,你都必须接受。关于去上海的事情,我会跟她谈的。”

茉莉听到李强这么说,一把推开他,冷冷地看着他,问道:“你要抛下我,和他们一起吗?”

李强看着茉莉,伸手去拉她,却被她挡下,看着茉莉受伤的样子,李强说道:“我只想和你一起。”

第二十五章 青松来访(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