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奶奶去世

    茉莉就知道这男人发疯了,睁大眼睛,抚摸一下他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是挺热的。茉莉说道:“你自己上医院吧,我要休息了。”

  李强听了,拿过手机转身出门,茉莉心中气恼,不知道他发那门子神经,也不知道自己发那门子神经,自从三天前去上海就觉得自己心里潮潮的,全身懒得要命,越想越生气,真是今年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又想到郑青松和苏达的事情,想想两人的性情,又想想两个人的情况,总觉得要出事,暂时她懒得理,呆坐在沙发上,看看红酒,开始有一杯没一杯地喝着,喝着喝着伤心事就出来了,真是往事一幕幕不堪回首,多少人可以重来,一个也不能,至少现在……

  人,酒……

  人喝酒,伤心,所以泪一直……

  今夜不是良辰也不是美景,走到楼下的李强还处于生气状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气馁……

  交往始于什么?

  始于好感,还是始于信任……

  如果是好感,现在比以前更多。

  假设因为信任,如今已经动摇,坐到楼下休息区的凳子上,李强一直望着茉莉的窗户,灯还在,人未眠……

  李强起初是醉了,但是他这人酒品也就那样,但是一般不会宿醉,醉意过了,醒醒神过一阵子才能入睡,刚才喝红酒也是想让自己醉的。妈妈那边一直催着让他们结婚,茉莉忽然又来了个暂时不想结婚,两边为难。质询了事务所里专门办理婚姻案的王新,他专家似的点评两人的关系,说什么女人都是属猫的,喜欢跟男人玩捉老鼠的游戏,不过一旦那个了,也就成绵羊了,要不怎么会有“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初夜啊,女人啊,初恋,初吻,初夜,都是很在意的。当然这有点男权主义,偏颇了。

  王新还建议来点强的,李强虽没说话,但想起茉莉的上司,他的好朋友说了王姐的“三十岁单身男人”的怪论。又想到上次茉莉给自己净身两人竟然没有点暧昧,又想到自己去上海白跑一趟,心中郁结越来越多,就多喝了几杯,不知道自己怎么晕晕就晕到茉莉这里。

  看看手机,看着背景上的两个蛋,李强摆弄着手机好半天,真的换了手机,也换了心情。现在看着茉莉,有音乐在心中流淌,不管悲伤还是舒畅,都想静静地听……

  茉莉走的那一天,他忽然觉得头痛难忍,工作到半夜,一个人开车到茉莉的楼下,停留了很久,吹了一阵风才离去,刚巧碰到小偷,手机被人摸了,李强追了几步,大声叫道:“那手机是个古董,比小灵通还不值钱。”

  那人听到李强的话,翻看一下,确实旧的不行,不知道嘟囔一声什么,使劲地扔给李强,大声说道:“山寨货,呸!”

  李强上去捡起手机,看看,呵呵,真是不能用了,开机都不曾,拿到店家那里,店家看看他,说道:“兄弟,你要是实在穷,给你推荐一款,很便宜而且拿出去很有面子。”

  “山寨货?”

  “呵呵呵……现在人不是都穷又都要面子吗?”

  “真不能修了?”

  “干脆这样好了,五十块钱,你放在这里我当古董收藏?”

  李强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失落,轻松地说道:“不能修,就算了。”

  买了款新手机,想起一个笑话,忽然很想找一个人分享,正要起身,看到一个有点鬼鬼祟祟,李强跟在他身后,好半天那人转身敲门进了一家门,李强想想笑了一下,看来自己是有些杯弓蛇影了,抬头看看门牌号,再上面一家就是茉莉家了,鼓了很久的勇气,又上去,抬了好半天手,才轻轻地敲了一下,里面没人回应,又敲了好半天,还是没人回应,李强觉得不对劲了,是不是里面出什么事情。

  想到自己无来由的侵犯,说不定茉莉羞愧难当一个想不开,满室的鲜血出现在自己脑海里,李强立马打电话,没人接,李强立马急了,下去找管理员,管理员说没有钥匙。

  李强想要借把锤子,管理员说什么也不借,李强只好打电话让人查一下N市开锁的电话。

  边等开锁的边给茉莉打电话,茉莉喝醉了哪里听得到,梦里还在不停地流泪呢……

  等到开开门,看着安然无恙的茉莉,李强才舒口气。

  开门的人走后,将茉莉抱到她的房里,放到床上,才发现茉莉泪痕。李强轻轻擦掉,环视一下房间,很小女子,粉红色的温馨,小巧的梳妆台,一台粉红色的笔记本电脑,梳妆台上放满了奶奶和她的合影,茉莉看起来很单纯的样子,羞涩得真想朵含苞未放的茉莉花。

  轻轻拿起梳妆台上的相框,听到茉莉的哭声,李强转头过去,茉莉翻身坐起,闭着眼睛说道:“奶奶,我要喝水。”

  听到茉莉的话,李强边去倒水边笑,呵呵呵……

  这丫头,还生活在童年里啊!

  心里暗笑着,喂茉莉喝杯水,看着她因饮酒而绯红的脸颊,嗅着茉莉身上的香味,昏黄的台灯照在她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的光,茉莉动了一下,嘤咛了一声,转身背对着他。

  大半光裸的背诱惑着李强的神经,鼻尖变得越来越敏感,正要转身离去,却又听到茉莉的哭声,不知道这丫头到底在做什么恶梦,李强拍醒她,茉莉看着李强朦胧的脸,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李强解释了半天,茉莉还是呆呆地坐着,好半天才说道:“奶奶呢?”

  “茉莉,你怎么了?”

  “我问奶奶呢?”

  “她在医院,你……”

  看着茉莉要下床,李强拉住她问道:“现在深更半夜,你要干什么去?”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看奶奶。”

  李强拉住她,茉莉挣扎着,只觉得眼泪一直不停地往下流,推着打着李强,说道:“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要去看奶奶,放开我……再不去,奶奶就走了,真的走了……你放开我,放开我……”

  “茉莉,你喝醉了,现在都十二点了,明天再去,你现在需要休息,休息你知道吗?”

  任凭茉莉怎么死拉硬扯,李强紧紧地抱住她,不敢拉她,怕她有个意外,抱着才觉得真实。

  “你放开我,奶奶,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我……”

  实在挣脱不掉,茉莉捶着李强,哭倒在他怀里,李强不知道从何安慰她,哭了好半天的茉莉忽然抬起头说道:“不行,我要去医院,我已经三天都没见到奶奶了,我一定要确定奶奶是安全的,不行,我一定要去。”

  神情慌乱的茉莉让李强不知道如何安慰,看着茉莉边说边哭的样子,一点打击也受不了的样子,让李强动容,怎样的悲伤才能让人睡梦中惊醒吵闹成这样子,想起了,父亲刚去世那几年,母亲的样子……

  听人说,人将要死的时候会将这个消息通过非常规规的方式传给自己心中最放不下的人。虽然这个没有一点科学根据,但是看着茉莉如此脆弱的样子,李强说道:“好,我带你去,换衣服,快点。”

  可是茉莉已经瘫了一般,软在李强的身上,李强将她放到床上,去衣柜找衣服,本想找个裙子的,穿起来方便,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随便给她拿了件衣服,递给她,茉莉傻了一般,说道:“奶奶不要我了,呜呜……奶奶,不要我……”

  看着陷入自己思绪不能自拔的茉莉,李强无奈,准备闭着眼睛给茉莉穿衣服,茉莉却动个不停,一直打哆嗦,显然陷入了极度的害怕之中……

  等到穿好衣服,要出门的时候,茉莉转身进入奶奶的房间拿起那黑匣子,眼泪哗哗地流着,李强最见不得她哭泣了,但是这时候能怎么办,只好接过来,提着她的包,扶着她出门。

  茉莉虚弱得寸步难行,李强只好抱起她,两人匆忙赶往医院,到了医院才知道是虚惊一场,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现在也不是探病期间,李强劝茉莉回去休息,茉莉就像个木头人似的愣愣地坐着一动也不动,任由李强说。

  实在无奈,只好坐下来陪着茉莉,茉莉小声地说道:“肩膀借我一下。”

  茉莉靠在李强的肩膀上说道:“我做梦,梦到奶奶说她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我问她去哪里,她说很远很远……我害怕……”

  “不怕……”

  “我很小就没有父母,奶奶一手带大我的,有一次从幼儿园接我回家,路上遇到了小偷,里面有我得的奖品,奶奶跑着追那小偷,摔倒了,门牙掉了,我问她疼不疼,她说不疼,明明很疼的……”

  李强安静地听着茉莉说个不停,有人说恋爱到相伴需要三步:

  第一步是言语恋爱。

  他们的交流总是很少,李强除了法庭上言辞犀利、到位之外,生活中完全是个不说话的人,更不要说情话绵绵了。而茉莉呢,虽然平时言语轻松,为人单纯,但是面对李强总显得紧张,偶有俏皮不见李强喜色,也就不怎么说了。两人在一起,私人的事情很少谈,李强妈妈倒是把李强从尿床到现在的事情都跟茉莉说了,而茉莉只是一句“我的生活除了奶奶还是奶奶,没什么大事”,让人觉得她生活单纯得就像童话世界中的公主一般,纯净而天真。

  至于第二步的精神恋爱和第三步的灵魂恋爱,他们还没有达到,或许正在走近……

  “奶奶有时候很凶,小时候住的地方很破,我总被人骂是坏人的女儿,没人跟我玩,有一次跟小朋友发生了冲突,奶奶气得狠狠地打了我一顿,之后我们就搬家,那是奶奶第一次求人……她说不想让我和不好的人接触。我长这么大一共被奶奶打过两次,边打我,她也边哭……”

  ……

  “如果奶奶没了,我该怎么办?”

  茉莉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肝肠寸断,李强伸手抚着她的脑袋,小声说道:“不要担心,我把我妈借你!”

  回头抵着她的额头说道:“我们明天一早就去登记,以后再补办婚礼?”

  茉莉没有吭声,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她奶奶,看着毫无反应的茉莉,李强只好揽她入怀,茉莉眼里含着泪,像猫一样埋头他的胸前。

  医院的走廊很静,只剩下他们两个的粗嘎的呼吸声,就在这时,医院的警报器响起,是从奶奶病房传出的,茉莉立马起身比医生还要快一步跑到奶奶病房外,李强紧随其后,环护着,担心出什么事情。

  医生排除闲杂人之后,推奶奶进了急诊室,李强揽着茉莉等在外面,不久医生对外面的护士说道:“通知病人家属!”

  护士正要去,茉莉推开李强跌跌撞撞地过去,扯住医生的袖子,脸色发白,嘴唇打颤地想要说话,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来,李强代为解释道:“我们就是老人的家属,这位是老人的孙女。”

  医生看看他们,只是一瞬间的打量,立马说道:“时间不多了,进去吧。”

  茉莉几乎是被李强提进去的,看着病床上骨瘦如柴的奶奶,茉莉哭都哭不出来,暗哑的声音,医生和护士冷静地看着这场即将到来的生离死别,茉莉趴在奶奶的病床上,眼泪一滴一滴滴下来,滴到李强的心里,女人的眼泪总是……

  李强觉得眼睛难过,想要上前扶住茉莉,却被茉莉推开,茉莉慌张地打开奶奶的黑匣子,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拿出来给奶奶看,可是奶奶的眼睛始终不动,一直盯着盒子盖看,医生看到这里说道:“盒子盖上,应该有病人想说的话。”

  茉莉听到这里,手一抖,东西满地都是,茉莉使出吃奶的气力也没有找到盒子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在这时奶奶的心电图变成了平的,医生宣布奶奶去世了,天地一下子静了下来,茉莉手中的黑匣子掉在了地上,什么也听不到,只是看到一群白色的怪兽将奶奶带走,她很努力地上前去拉,却怎么也拉不回来,压抑得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

  看到将要晕倒在地的茉莉,李强立马扶住她,大叫医生,坐立不安地等着结果,医生一出来,李强就上前问道:“她怎么样了?”

  “伤心过度,在医院里观察一下,我担心她的心脏出问题。”

  “什么意思?到底怎么了?”

  李强无比紧张,茉莉怎么会心脏有问题,医生看着他,带他到办公室说道:“心碎在医学上是有的,人在无比伤心的时候,会出现心如同碎了一般的疼痛,如果是一般的情况,打击不是很大的话,问题应该不严重,但是看白小姐的情况,她受到的打击很大,担心她因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就算醒来,也会出现休克的情况。”

  “危险不危险?”

  “这如同心肌梗塞一样,一个不及时,人就可能……”

  “好,要住院是吧?”

  “可是李先生,照刚才的情况来看,白小姐还得处理她奶奶的身后事情,怕……”

  “没关系,没关系,我去说服她,我去说服她。”

  似乎在跟医生说,也似乎在自言自语,医生看着有些陷入自己思绪的李强,叫道:“李先生,李先生……”

  被叫了好几声的李强,回过神说道:“我现在可以去看她吗?”

  “可以,不过要保持安静,病人现在处于自我休眠期,在大苦难面前,人的神经有一种想要逃避的情况,暂时昏迷,但是心志还在,不要打扰她,不过你可以说些高兴的事情,要注意不要让病人激动,她暂时情况还不稳定。我还担心她醒来之后什么事情都忘记了,这是人自我保护的一种表现,当她觉得痛苦,无法面对,可能,还有些其他症状,你要做好准备,以免吓倒她,刺激她就不好了。”

  “好,我知道了,医生,谢谢你。”

  “还有就是,如果条件允许最好带她到上海或者国外去看看,因为她这样的情况还算是没有发展成病,上海,最好是国外技术要好些。”

  “医生,谢谢你!”

  李强快步走到茉莉的病房前,轻轻地打开病房的门,悄悄地走进去,看着茉莉苍白的脸色,打开茉莉的黑匣子,看着里面的照片和各种奖章,李强看得有些出神了,他真的不知道应该跟茉莉说些什么开心的事情,他们在一起除了觉得彼此自在舒服,其他的感觉似乎没那么强烈。

  李强拉起茉莉的手,放到嘴边亲吻着,小声说道:“茉莉,茉莉,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

  神志不清的茉莉,如今陷入了巨大的黑暗之中,她好害怕,到处都是黑的,黑乎乎的,很想大叫却怎么也叫不出来,只听到四周一直有人在急切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李强看着一点表情也没有的茉莉,轻轻地说道:“等你醒了,奶奶的事情处理完了,我把工作交代一下,带你去玩好不好?”

  “嗯,我们先去西双版纳,然后再去海南,之后呢,再去西北,干脆我们去撒哈拉大沙漠好了,不过妈妈一定很担心……”

  说着说着,茉莉似乎变得更加安静了,天也放亮了……

  李强看着茉莉安静的样子,心里充满了希望,明天让我们一起面对,不管怎样,他都下定决心让她快乐。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茉莉还没醒来,黄志打电话给李强有急事,无奈,李强只好通知妈妈。李强妈妈看到茉莉的样子,小声说道:“我的心肝儿……”

  看着妈妈落泪,李强小声说道:“妈,辛苦您了,她醒了通知我。”

  

第六章 奶奶去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