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永远的忘了吧(2)

  鹤渊从美国回来一无所获,他给所有美国的关系网络都留下了关于澜夕的资料之后回国继续处理繁忙的璟氏业务,最近璟氏的生意越做越大,一连又签到很多大案子,加上石油军火的灰色收入,璟氏正在慢慢的壮大。

  自从回国之后,鹤渊一直住在澜夕的小公寓里,睹物思人,翻看每件澜夕的物品,那一张张画作和设计手稿,还有许多大提琴表演的照片,在鹤渊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完美的爱人,他还是不能相信之前的那些资料,他要找出证据证明澜夕是爱自己的,一切都不是子琪说的那样,他住在这里一定能等待她回来亲自解释这一切。

  看着澜夕的书架,满满的乐谱和设计画册,一本相簿进入鹤渊的视线,他拿出相簿,翻开封面,有一张一家四口的全家福,相片已经旧的发黄,鹤渊看得出那个可爱波波头的小姑娘就是澜夕,另一个比澜夕大一点点的女孩子可能是她的姐姐吧,鹤渊继续翻下去,许多澜夕小时候的照片,那个小小的姑娘抱着一把大大的提琴,专心演奏的样子,令鹤渊在这连续的阴霾中第一次露出微笑。

  “澜夕,你一定不是子琪说的那样,我等你回来给我解释,只要你肯解释我就会相信你。”

  鹤渊的眼睛湿润的,翻越的相册就像是看了一遍澜夕的成长,除了那张全家福,就再没看到过家人的影子出现,最多的就是lidya和cici她们三人的合影,鹤渊合上相册,将它放回书架的时候,看见一个眼熟的盒子在书架的顶端。

  鹤渊拿下盒子,盒子的低端刻着一排英文字,美国西典军校98222901VistenTibe,鹤渊娴熟的技巧打开了这个密码盒,这串密码并不是澜夕的生日,鹤渊用颤抖的双手打开盒盖,似乎不祥的感觉已经预知了下面的事情。

  慢慢一盒都是属于他们两个的照片澜夕和维斯顿,刺眼,那种伤心,子琪的话果真被印证了,照片上的日期显示,每个澜夕的生日都是是和维斯顿一起度过的,而且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了,象一个神秘男友一样,还有澜夕的毕业照,两人亲密的挽着手在学校的合影,盒子底部,还有许多信封,鹤渊都一一打开,都是维斯顿写给澜夕的信,鹤渊不漏过每一封,都仔细的看,全都是维斯顿写的日记一般的文章,描写他的生活,描写他去过的地方时什么样子,偶尔会写两句很想念你,sivona之类的话,可是在鹤渊的眼里,都是刺眼的情书,他不能想象澜夕会在回信里写些什么肉麻的话。

  “叩叩叩!有人吗!帛澜夕在吗?”门外有人叫

  “哪位?”鹤渊开门

  “您好我是mm航空的,这是帛小姐定的机票。”

  “机票?”

  “您签收一下吧,已经付过款了。”

  “好的,谢谢。”

  鹤渊看看机票,两张飞往巴黎的机票,机票的名字是澜夕和维斯顿,鹤渊的心跌入谷底,就算她不是间谍,那么她也背叛了他的感情,他关上门离开了这个伤心公寓。

  ************************

  几天后,诊断已经有了结论,在维多的办公室

  “宋,她的情况不太好但是也不算坏。”

  “直截了当的说,我不想听废话!”

  “她的视觉神经和记忆神经相交的地方受到损伤,糟糕的是她不仅仅在这次的枪伤中受伤,她应该还经历过其他的一些事故,视觉神经线上有两个断点,她很有可能会失明,不过幸好你找到的是我。”

  “还有呢?”

  “关于她的记忆,这个很难讲,很有可能恢复,不过我会尽力达到你的要求。”

  “不要尽力,我要一定,一定不能!懂吗?下个月就是约翰院长推荐接班人的时候了,我想你知道的吧。”

  “我明白,那我只能给你这个,但是我要跟你说的是,这个药可能会有副作用,千万不能过量,你记得按照我的处方服用。”维多从抽屉拿出一罐药

  “什么副作用?”

  “过量的话有可能导致牵连她的视觉神经永久性的失明,所以一定不能过量。”

  

第八章 永远的忘了吧(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