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之二)

    甄琬兮知道嬴弦离绝对不会放她走,但是只要她一想到她就快成为他的王妃,然后成为他的笼中之鸟,再最后……简直不敢想下去,这些本来可以避免发生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就此妥协的。除了要逃走,她真的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她要离开这个魔窖,寻找属于她的自由。也许她已经忘记自己身处在古代,而不是21世纪讲究法律的。

   两个之间的眼神已经对峙很久,但是双方并没有作声。站在他们面前的上官来凤已忍不住了。“王爷,你放她走吧,世上好的女子一大堆,为什么偏偏选中她?”

   为什么偏偏选中她?

   嬴弦离眉头皱了一直,他也在问自己,他真的爱上她了吗?

   甄琬兮举到刀子的手感觉开始有点麻痹,她心里却在纳闷这个嬴王爷看到自己的女人有危险竟然还能如此平静。不过,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谁,她差点忘记这一点。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兵来报:“王爷,皇上府内晋见。”

   甄琬兮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逃走。在几十个将士面前,凭她的三脚猫功夫,还能逃出去?只可惜她只是偷学了司马长风的轻功,其它的简直不能登大雅之堂。

   就在甄琬兮稍微松了神,她突然被人用力一推,失去平衡,倒在那人的怀里。她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他也在低头似是深情却神秘地看着他,那俊美无比的脸,教她的心竟然有些荡漾起来。她从不是一个花痴,但在这一刻,她怦然为此心动。

   落下的吻,犹如秋天飘落下的花瓣,那样浪漫,飘然。

   他竟然在众人面前吻她,而且搂着她的腰,那样的动作,令所有人一惊。上官来凤等女子看到,气得直跺脚。

   他的吻慢慢地吞噬着她的舌头,她意识到有些失礼与慌措,试图挣扎,却被抱得更紧。

   她的脸马上红到耳根。她第一次这么大胆,而且感到刚刚的举动很羞耻。他坏坏地扯动嘴角,轻轻在她耳边细语:“你的心跳得很快。”

   “你……”甄琬兮正想一巴掌打落去,却被他用手接住,“你的诱惑远远不止这一点。”说着,放开了她,准备去见皇上。

   走了几步,嬴弦离又回了头,瞧了那些女人,对身边的赵政说:“我不是叫你们赶她们离开吗?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在这里?”

   赵政低头,歉意地说:“王爷,她们不肯离开,说要一生一世跟着王爷,小人也没办法,怎么赶也赶不走。”

   “那你们看中哪个,都带回家作妾,反正我明天开始不想再见到她们!”

   侍卫们听到,有点躁动起来,心里却在蠢蠢欲动,不敢动手。

   赵政又吩咐说:“王爷说的,大家没听见吗?”

   侍卫们立刻领命。这时,所有的女人被他们抢购一空。

   甄琬兮看傻了眼,此情此景,未免有点荒唐与夸张?

   上官来凤忿忿不平地冲到嬴弦离的面前,“那我呢?”

   这些时日,他对上官来凤的纠缠不休,已经开始厌恶,只说:“你跟她们没什么分别!”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跟了你三年了,就比不上这个贱女人!?”上官来凤用手指恶狠狠地指着甄琬兮。

   “啪……”一声,一个巴掌打在来凤的面颊上,嘴角流出一点血。

   来凤回过头,才知是嬴沐灵掌刮了她。

   “上官来凤,麻烦你清醒一下!如果你现在不离开,我不敢担保你还有命活在这里!”嬴沐灵使了使出门的颜色。

   但是此时的上官来凤早已刺激了心底里的妒忌,在她心里早已容不下甄琬兮这个女人抢走嬴弦离。她行到甄琬兮的面前,眼睛瞪着她,“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说着,她迅速地离开,离开嬴王府,寻找最好的时机出现。

   “来凤,你要去哪里?”杜纤纤追上去大喊,然后两人相约离开了嬴王府。

   ………………

   嬴王府上的女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感觉这天是难得的平静。

   甄琬兮坐在湖边的石台上,手上不停地抓起地上的石子,一粒一粒地抛下湖底。似是发泄她心中不平的情绪。她三番四次要离开嬴王府,但是每次都是逃不过嬴弦离的魔掌。在古代的权利与势利中,她活得象一个任人摆布的娃娃。眼看后天就要成为嬴弦离的王妃了,但是她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她穿越来到古代,遇上第一个男人,夏邺,她以为他是她要找的人,但是直到现在才发现,会不会是搞错了。还有一个纠缠着她的魔鬼嬴王爷,神秘莫测,霸道自私,唉,她感叹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这么坎坷,以为来到了古代,就可以摆脱任人宰割的命运,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西离国,辰睿国,尹和国,这三个国家,她从来没有听过,似乎史书并没有记载。如果她穿越到唐宋汉清这些朝代,她还懂一些历史,可以发挥一下自己是一个女中诸葛,但是来到莫名的年代,她已无能为力。

   突然,紫苏气喘喘地走过来,“甄小姐,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你半天了。”

   甄琬兮回过头,说:“什么事?”

   “梵娘娘要见你!”

   甄琬兮疑惑地皱起眉头,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找她。

   她快步到养心殿,看见梵娘娘悠闲地正坐在太狮椅上,正慢慢地拨弄着她长长的指甲。

   甄琬兮想了想,怯怯地行了礼。

   “甄琬兮,你抬起头,让我好好看看你。”

   甄琬兮慢慢抬起头,看着同样深不可测的女人梵铁花。她不是不敢看她,只是见到她那副慈祥兼美貌并存的脸,却隐藏下间接的杀人凶手,她感到有点不可信。是她害死自己的前夫,仅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

   梵铁花上下打量着甄琬兮,点了点头,“果然长得标致,可人,今天我才能好好地看看你。”

   “娘娘,你……”甄琬兮实在猜测不到她想说些什么。

   “你不用担心,我叫你过来,不是要审讯你有什么罪,我只是好奇有一个女子,竟然可以令我的弦儿改变,作为他的母亲,我真的很感谢你。”

   感谢她?为什么她觉得这好象不是在称赞她。

   “你没进王府之前,弦儿拥有的美女无数,但他从来没有对哪一个动过心,直到你的出现,我可以看得出,你就是他心中最好的人选。”

   梵铁花扶起甄琬兮坐了椅上。

   “娘娘,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做他的王妃,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并不想留在嬴王府,娘娘,你能不能放我走?”甄琬兮早已忍不住要恳求了。

   “放你走?你是弦儿的女人,我相信即使你走到天涯海角,弦儿都能找到你。我不反对你们的婚事,但是我希望你明白,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辰睿国的阿敏拉公主已经来到了尹和国,他们的婚事也是我赞成的。”

   这个时候,从帐外走出一个穿着一副异装,长得十分标致美艳的女子出现在甄琬兮的面前,大大的眼睛,淡扫蛾眉,精致的五官,浅浅的小酒窝,头上的饰物睿和华贵,步伐轻盈娉婷,实则一个美人胚子。

   在嬴王府,甄琬兮见过的美女可数不胜数,但这一个,却是独有的,除了柳清心。

   那女子慢慢地走到甄琬兮的面前,轻然笑道:“你就是嬴王爷所忠爱的女人?”然后眼神四处打落,“今日一见,其实只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甄琬兮知道她想暗讽她,但她没有生气。她笑道:“若论容貌,我当然比不上小姐你,只不过外表只不过是一层薄纱,要揭开这层纱,才能看到最真的东西。”

   “你……”阿敏拉公主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女子,收回了妄动。“好,果然自命不凡。”

   “我是辰睿国三公主阿敏拉。我们的对话到此为止,你很快就会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甄琬兮看了看梵铁花。

   梵铁花坐下来,笑道:“你想离开这里很容易,只不过你再捱多几天。”

   阿敏拉站在梵铁花旁边,“娘娘,你的主意真不错。”

  梵铁花大笑,笑得那么耐人寻味。

第25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