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暗里回眸深属意(之二)

  上官来凤因被嬴沐灵阻拦对其翠儿羞辱而心有气愤。她愤气难平地行走在厢房外面走廊,忽然看到雪依一个人独倚栏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她倚近她身边,悄声道:“雪依,怎么一个人在这纳闷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雪依被这么一问,停止了思绪,淡然道:“我一个人在这清静清静。”

“哟,可我刚看见你哭了。”

“有吗?”雪依脸上勉强撑起笑容。

上官来凤叹了一声,坐在她身边。

上官来凤假装有些幽怨地竖眉,叹道:“唉,自从嬴王府来了外人之后,我就发现王府上的女人们又再腥风吃醋起来,不知道到了哪天又引来什么灾祸。”

雪依有点不惑,单纯的她还抓住来凤的手,开解她:“你想太多了,其实我知道你想说的人是谁,虽然她深受弦哥哥的庞爱,但我想甄琬兮并不是坏人。”

来凤顿时瞪起了大眼睛,正视她:“雪依你真是太天真了,她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你别相信一个陌生人,世事往往都是残酷的,有时不得不提防。”

雪依没有听明白来凤的暗示,而是见到了东边传来一些人杂声。

“发生什么事了?”上官来凤也察觉不妥,拉住雪依的纤手,“走,我们过去看看。”

走近东边长廊一看,只见嬴沐灵被一黑衣人胁持了。

嬴沐灵却唆导周边的侍卫让开道路。

这时刻嬴弦离并不在王府,一切都只能听从嬴沐灵的命令而散开人群。

司马长风环视四周,希望能在周围中捉紧那个让他夺目的女子,可惜没能碰见。他不知不觉感到内心深处一股坠落感涌上心头,或许就是所谓的失落。这是一个残酷的杀手能动容的感情吗?他内心象被几十个蚂蚁叮咬一样,矛盾地挣扎着。

嬴沐灵抬头看了一下他,小声地说:“别看了,过几天你自然能看到,你先离开这里,我哥他并不在王府,你赶快离开这里。”

司马长风收回目光,纵身一跃,只留下一句空茫的话“四天后我们再见。”

对的,四天后,他会重新回到她世界中,即使只是阴影。

看着司马长风隐然离去,嬴沐灵心中却是无限的忧怨与寂落。

“你知不知我已经仰慕你很久了。”她心里默默地回应着这一句话,内心充满炽热与期待。

“沐灵,你在想什么?”上官来凤看着嬴沐灵一副陶醉的模样,感到不解地问:“你认识司马长风?”

“啊?”嬴沐灵惊异地回过头,她没想到背后有人。支吾地回答:“没啊,你乱想什么了!”

“真的没什么吗?”来凤再次疑惑地注目着她。

“真的没有!我还有事,先走了。”

※※※※※※※※※※※※※※※※※※※※※※※※※※※※※※※※※※※※※※

黑暗中一片孤寂,一间厢房里透着点点光亮,里面住着的是甄琬兮,她的喉咙呼叫了一整天,早已力歇声斯。在这一个安静的黑夜里有谁能救她出来?门外面却日夜有四人把守,就象是关闭的鸟笼,如果想逃离这个困庞,唯一的办法是有人能够打开这个鸟笼的门。

“哒哒……”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小姐,是我,你呆在里面还好吧?有没有吃饭?你别折磨自己,身体要紧。”

门外传来翠儿的关心片语。

甄琬兮一听是翠儿的声音,感到一丝希望。她迅速从地面站起来,隔着窗纸,沙哑地说:“翠儿,你要救我出去,我不想留在这里,我不想留在这里。”她重复着后面那一句话,似乎已表达出她这几天所渴望的事情。

翠儿些许的歉意,“小姐,嬴王爷要求你做他的王妃,那是谁也阻止不了的,不过,小姐,到了你和王爷成婚时,你到时可以想办法逃走,我知道你一定很想离开这里。”

琬兮眼泪滑了下来,点点头。“夏邺,他怎么样?他是不是已经离开嬴王府了?”

翠儿停顿了一下,说:“没有。”

听到翠儿回答得那么简单扼要,她感到些许的不妥,立刻追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翠儿,你老实告诉我!”

“我……”

“你说啊,我在听。”她耳朵更贴着窗纸。

“小姐,夏邺经过前天和嬴王爷比武后,整个人好象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他好象……”翠儿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口气说完:“我昨天看到他和柳清心一起到野地去骑马,而且好象玩得很开心。”

琬兮听罢,愣在原地。淡淡地回答:“是吗?原来他并不在乎我。”

虽然她不是很相信夏邺已经喜欢了柳清心,但她内心却同样渴望这是真实的。只有这样,她才能离开这里,离开尹和国,逃离夏邺与嬴弦离之间的兄弟仇恨。

第23章 暗里回眸深属意(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