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邪教出没

  邪道教人并不愚蠢,他们没必要浪费时间和不相关的人展开战斗,他们要的是见到嬴弦离的尸体。捉贼先擒王,打了几回合,那几十个邪道教迅速分散行动,轻盈快速的脚步,象悬走于空中一样,随之走散。

??雨水开始慢慢停下来,渐渐能看清所有邪道教人的样子,乌黑的嘴唇目无表情的脸却一副置人于死地的狠劲,身材健壮如牛,形同行尸走肉,脸上目无表情。他们是邪道教训练最好的队伍,既然连他们都出动,那么对手决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在邪道教人眼里没有皇帝、王爷,只有邪道教人尊敬拥戴的圣主,但邪道教的圣主已在三月前遭人杀害,连圣主令牌也下落不明,至使整个邪道教十分混乱。早在一年前的邪道教突然销声匿迹了,如此又再次出现,难道又想重出江湖?甄福慢慢的思索着,这些资料是他自己搜查的,他身上肩负着一个重任。

??赵政看见邪道教人渐渐疏散走向后院,他也跟着追上去,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想撇下他没那么容易。

??嬴弦离一早就等着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那么准时,他高傲的站在后院中间。

??这时的雨水已经停了,天空也慢慢变得明亮起来。

??他邪邪一笑,等着他们上前。果然,他们见嬴弦离没有防备,反而直勾勾的对他们邪笑,他们相互对望了一下。

??“你们不是想杀本王爷吗,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让你们来杀我!”声音渐重,发生一丝凛然的勾笑。

??他们还是没有人动。

??站在他们前面的一个黑衣人开了口:“嬴弦离,你杀害我教几百人,又多次追杀我教,我们与你誓不两立!”那人呲着牙齿,脸上露出凶相。几十人随即伸出尖刀,冲向嬴弦离。他并没有躲闪,而是闭上眼睛,拧紧俊眉。

??赵政惊叫:“王爷……”

??所有观场的人刹时惊恐起来。

??所有的尖刀并无伤害嬴弦离的一条毛发。他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睁开眼睛,从后面拿出一把利剑,三下五除二的首先结束了那个说与他誓不两立的人。那人的人头飞到了院子的角落处,鲜血跟雨水掺杂在一起,一股血腥味荡于温润的空气中。他最看不过去的是扬言要与他对立的人,没人可以威胁到他。他的利剑还残留着血迹,一点一点的顺着剑尖滴落下来。他俊脸上此时毫无血色,他凌厉的握住剑,等待下一个人上前。他们再次上前攻击嬴弦离,可惜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这个时候,甄福的脖子上多了一把剑,剑已接近他的喉咙,他不能拧头看清是谁。

??“你们好好看清楚,他才是你们真正要找的人!”那人的声音十分熟悉,阴邪而空旷的嗓音。

??邪道人停了下来,退了十几步。

??嬴弦离看清那人,脸上的表情起了些许变化,他不该放过他!

??“这个人叫甄福,圣主令牌就在他身上!”那人高声的笑了,又渐地收了声,他身上的内伤并没全好,内伤的疼痛牵动了他脸上的神经,却被他故装释然的掩饰过去。

??“司徒长风,我们凭什么信你?”其中一个人开口,随后那些人开始了微妙的波动,一听到圣主令牌找到,他们将信将疑的等待他的回答。

??司徒长风悲叹的长笑了二声,“唉,枉你们是邪道教之人,要知道圣主令牌是不是在他身上好简单,你们好好看清楚是否认得他?”

??那些人毫无头绪,半个月前,当他们赶到圣主被杀害的现场时,其中圣主已断气了,而不远的地方有一男人快步逃跑,没有看清样子,只看到背面。

??“怎么?你们不相信我,会后悔!”司徒长风本来就是一个职业性杀手,作为杀手,了解某人的背景、相貌、特征,这些是最基本的,况且,他司徒长风要想找什么人并不难倒他。

??“司徒长风,你又来凑什么热闹,快点放开他……”甄宛兮突兀出现在司徒长风跟前,倔起小嘴,直挺挺的瞅住他。

??“小娘子,我们又见面了!”司徒长风轻然一笑。

??“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你在乱说什么?你不是受了重伤吗?还敢在这里起乱哄!快点放了他!”甄宛兮真是感到无可奈何,上次她可以求嬴弦离放过他,但这次才隔了几天又再次出现。司徒长风不应该做一个杀手,而是做一个“跟屁虫”还差不多。

??“不是我不放,而是问问他们,我可不可以放了他。”司徒长风静止了微笑,看了一眼邪道教众人。

??“甄福,你说啊,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拿了他们的圣主令牌?”甄宛兮突然联想起十多天前审问甄福时的疑问。

??甄福轻轻的回答:“小姐,我…没有……”在甄宛兮面前,他又一次说了谎,他自责地心虚起来。

??“甄福,你到现在还不说实话,是不是?”甄宛兮再次下了命令逼问。“我……小姐,不能说的……”甄福的内心又再交缠了一下。

??“好,既然你不肯说真话,你我主仆关系就此了结,你的生死也与我无关。”甄宛兮恼怒的别过头。

??翠儿拉了一下甄宛兮,低唤:“小姐……”

??这个甄福天生一副倔脾气,又固执,甄宛兮也拿他没办法。

??嬴弦离见他们都投入于对圣主令牌的审问,他没必要听他们废话,他吩咐赵政他们将邪道教人围起来活捉。邪道教人见有动静,立刻捉紧尖刀,背靠背围成一个圈,警觉的耽视。

??甄福感觉现状有点乱了,有点不知所措。

??甄宛兮回头看见嬴弦离脸上冷冷的神情,她感觉他又要杀人了。

??司徒长风放开了甄福,拉起了甄宛兮的手:“跟我走!”

??甄宛兮甩开他的手,“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她当然巴不得逃脱开那个嬴弦离的魔掌,但她走了,甄福和翠儿怎么办?

??“司徒长风,你也别想逃!上次放过你了,但这次就没这个机会了!”嬴弦离说着,径自来到他面前,单手一张开将甄宛兮满满的搂进怀里。甄宛兮挣扎了一下又不动了,她知道那是徒劳的,嬴弦离力气太大了,每一次被他搂着,她都无法逃脱。

??司徒长风望了一眼甄宛兮,再望着嬴弦离,说“我没想过你会放过我。”

??“好!我成全你!”嬴弦离狠狠的发话:“赵政,把他们全抓回王府,一个不留!”

??“是。”赵政立刻领命,对邪道教人进行了攻击。那十几个邪道教人没有被屈服,宁愿自杀也不被生擒。而司徒长风竟然没有逃走,而是一直望着甄宛兮,直到被捉起来。

??天放晴了,出现了微微的阳光,正是再次启程的好时机。

??院子内却传来妇人阵阵痛苦的叫喊。那些乞丐围成一团,有人去烧热水,大家都好象急成一团。

??嬴弦离皱起了眉,他不喜欢见到女人生孩子的场景,他虽然阅过无数的美女,但没有一个能有资格为他生孩子。他低咒了一声,对赵政说:“收拾一下,立即回王府!”

??“是。”

??“没良心……”这声音出自嬴弦离怀里的女人口中。

??嬴弦离怔了一下,回过神,把她抱得更紧,脸靠近她的脖子:“放心,以后你为我生孩儿,我会守护在外面。”

??“谁要给生孩子了,我才不要。”甄宛兮马上拒绝。如果多了一个孩子就多了一个能给他欺压的人,她才没有那么愚蠢。

??嬴弦离低笑了几声,低吟:“有意思,我喜欢。”

??突然,那个小女孩急急的跑过去,见到嬴弦离那表情,她有点畏怕。

??“小妹妹,怎么了?”甄宛兮轻声问。

??“姐姐,我娘好辛苦,我好怕,这里没有大夫,我不知道怎么办?姐姐,你能不能救救我娘?”小妹妹恳求着。才七八的小女孩却那么懂事。甄宛兮也感到无措了,这些生孩子的事对于十七岁的她来说,无非是向尼姑借疏罢了。她灵机一动,眼光落在嬴弦离身上。他堂堂一个王爷,外出一定会带大夫或者带着可以救人的东西。

??嬴弦离与她相互望了一眼,凑近她耳边:“你欠我的。”然后对旁人说:“赵政,你去叫陈御医过去看看。”

??“是,王爷。”赵政立时叫了陈御医。一个王爷竟然带着御医出门,可见权利之大。小女孩感激的笑了,靠近甄宛兮,她的身高才到她的脚的步位,“谢谢姐姐!”

??甄宛兮微微一笑,蹲过身:“乖,你要感谢的人不是我,是他!”甄宛兮指着嬴弦离。眼前这小女孩太可爱了,她越来越喜欢这小女孩了。小女孩眨了眨大眼睛,低着头,手掌互相逗弄着,对嬴弦离还是有点畏惧。

??甄宛兮站起来,看着嬴弦离,刚想和他说什么,他却转过身。

??“赵政,将这些尸体全部扔出去埋了,别让我看见!”甄宛兮看着他的背面,不知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她开始感觉其实嬴弦离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坏的。

??三个时辰过后,传来了喜讯,那妇人生了一个俊俏的小男孩。

??甄宛兮一听,马上拉着小女孩跑过去。

??“王爷,发生什么事了?”上官来凤弄着有点凌乱的头发,虚弱的说。后面紧接是杜纤尘,她的右边脸红肿了一块,象被人打过一样。

??嬴弦离看她们两个狼狈的样子,说“你们去哪搞成这样子?上官来凤和杜纤尘相互对望了一下,窘迫地低着头。

??上官来凤先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只是见到一个很丑的人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后来醒来发现睡在地上……”

??嬴弦离见到她们都快要哭出来的样,转过身,淡然说:“收拾一下,回王府吧。”

??“哦……”上官来凤抬头望向嬴弦离,却看不到他的脸,他的冷淡令她感到不解,却又不能说什么。

??路上,嬴弦离和甄宛兮坐在最前面的一匹马上面,嬴弦离从后面搂着甄宛兮,他的脸贴近她的头发,甄宛兮感到有点别扭,心头略感颤颤的。

??而司徒长风和甄福坐在另一马车上,相互对望,没有说话。司徒长风的眼光望向前面的嬴弦离和甄宛兮身上,他的眼睛发射出令人凌厉的尖光,他是天下第一杀手,选择投降并不代表他屈服,而是他心里正计划着另一个阴谋。

??

第十一章 邪教出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