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偷香事发(1)

  片刻,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他们截然回过头,同时看着进来的穿着雍容华贵的服饰的妇人,旁边的嬴沐灵扶着她,她脸上半喜半愁的状态:“弦儿,既然邺儿来了,为什么不和我说声?”

??嬴弦离迎上前赔笑:“娘亲,你不是到五台山求神吗?为什么那么快回来了?”

??梵铁花眸子似乎闪动了一下,“我两个儿子都在这里,我怎能不在这里?”

??她看着夏邺,暗忖如果她不早点回来,也不知嬴王府会发生什么事!她这一生欠了太多人,她唯一最想弥补的是夏邺。可是夏邺似乎没有将她看在眼里,他看她的眼神里没有半点的母子之情,却是比陌生人更陌生的感觉。她知道她这一生都不会得到夏邺的原谅,但她感觉很为难,两个都是她心爱的儿子,手背手心都是肉。

??夏邺似乎并没有因为梵铁花的到来而感到庆幸,他缓和了刚才那快要暴怒的神色,很快地掩饰着。这样的自己,他已经感到习惯了。

??大厅内的气息似乎变得更凝重起来。

??嬴沐灵那灵动的眸子似乎很快感识到他们三个相处的压迫,特别是嬴弦离和夏邺,没有可以阻止他们两个人的争斗,也没人敢阻止。她撑着腰,站在嬴弦离和夏邺的中间,眼睛灵动地扫描了一下他们,扬声道:“两位哥哥,你们刚才又在争什么?可以告诉我这个妹妹听吗?”她似乎更想告诫嬴弦离,血缘脱不了关系的。

??岂料,嬴弦离突然转过身,“既然娘亲来了,我想你们有很多话说的,我就先退下了。”

??“弦儿,你是不是从桃花村里带回了一名女子?”梵铁花很平静地凝视着嬴弦离的肩膀,她看不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又说:“我已为你物色了王妃的对象,那个女孩就是辰睿国的公主阿敏拉,过几天她会代表辰睿国与尹和国联姻,日后她能助你更加巩固你的地位……”

??没待梵铁花说完,嬴弦离脸上就立刻变了颜色,“娘亲,你来这里就是说这件事给我听吗?我说过其它事你可以给我做主,但立王妃的人选由我来定,没有经过我同意擅自给我作决定,我不会接受。”

??好冷人的话语。梵铁花脚下挪了几步,“我知道你会这么说,这个问题皇上也没有意见,当今最有势力的就是你与五皇子景亦川了,你没有忘记过你小时候想怎么夺得天下的吧?”这番大逆不道的话传了出去,想必会牵连整个尹和国的命运。但梵铁花说出这话时,却十分镇定有力,站在她面前的都是她的儿女,她更不会担心会有人告发她。

??嬴弦离稍许停了一下,回望着梵铁花,他从她眼中仿佛看到了他日后的天下,他嘴边发出微微的冷笑:“娘亲,这事和我立王妃的事有关联吗?况且我心中已有王妃的人选了,不必娘亲费心。”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和娘亲说话?”嬴沐灵一个劲儿挪了一下他的衣袖。“娘亲也是为了你好,你知不知……”

??“灵儿!”梵铁花狠地调了一下眼色。

??“娘亲,为什么不让我说下去?也让哥知道你为了什么了多少心血。”嬴沐灵有点扭拧起来。

??“你就在一边去,我要问清楚你哥。”梵铁花看着嬴沐灵有点恼怒的坐在一边,接着说:“你说你物色了王妃,弦儿,我真的没听错吗?”她笑了笑,一种无法让人识觉的笑容。这些年来她始终无法了解她儿子的想法,或者也不会有人可以了解她的儿子。

??“十日后,自会知晓,娘亲,你不要再问了,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了。”嬴弦离头也不回地步出了厅外,只剩下梵铁花空旷的呼唤。

??院子外面的一切隔外了厅内那浓重的气氛,嬴弦离他一直这样快速步行着,这次他并没有直接找寻甄宛兮,他不想见到她后他的心会随之跳动几下,他从来没有觉得他会对人会有恻隐之心。这该死的!他总有一天会收拾她!

??越行越远,只听见一段幽长而动听的琴音徘徊在他耳边,他可以听出这段琴音是在相思一个人,他垂下眉头,低笑了一下。嬴王府那么大,虽然住很多他的庞姬,如果这琴音是他的庞姬在思念着他的话,那这个是不可能的。他从没觉得有哪个女人真的会喜欢残暴嗜血的他!在他眼里,所有女人都不值钱,但她们却很看重钱,为了可以满足她们,他从不过问当他没有同她们睡在一起时,会不会背着他做起勾心搭当的时,但听到这段似乎“见不到光”的琴声,他感觉一阵怒气涌上心头。他不知道这是为了刚刚的他母亲为夏邺的解围还是因为看到甄宛兮的拒绝,反正他现在倒要看看弹琴之人何方人物,光天化日之下扬言弹奏禁曲!

??本来一段美妙绝仑的琴音,让人听完会愁也会喜,但这琴声中却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嬴弦离双手垂放在背后,每一脚步都那么急促而沉重。他的脸上虽然面露复杂表情,但并没有掩没他俊美的容颜受到一点的扭曲。

??一路上的侍女碰见嬴弦离怒气冲冲的样子,纷纷畏惧地低头跪在一边。有经验的侍女就会想到这时的嬴王爷要杀人了。

??弹琴之人好像意识些许不妥,正想站起来回头遣人发问时,一只突如其来的大手狠狠地叉住了她的喉咙,她的喉咙顿时象被一股厚重的力量卡住了心底内将发出的疑问,却化作一丝嘶哑的呼叫。

??即使一个被判了死罪的人,也应该给那人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他没有,因为他脑子里清楚得很。他的手没有松开,一直叉着她的喉咙,她张开嘴巴,连自己咳嗽的机会也没有。但他却竖起眉头,冷冷地看着她。随即,他用力推开她,她象失了平衡一样,重重地摔在石台下,那石台象一把锋利的刀一样,在她脸上刮出几道深可见肉的血痕,耳朵顺着耳垂流出几行血水,滴落于她的肩上,粉红的衣物加了血水,迸然变得更妖异的艳丽。

??她的眼睛还是无辜一样看着嬴弦离,她轻抚尊容,眼泪顺着眼睑流在脸颊上,使破损的皮肤,更加辣痛,她身子不免连连抽搐了几下。

??“王爷,我犯了什么错了?”她的声音似哀求似疑惑,隐意识中却在记恨!

??所有的侍女见此情此景都象吓破胆一样,没人敢出声,都呼吸都是屏息的。

??嬴弦离对她撇了一眼,毫不在乎地说:“我问你,这首曲目叫什么?”

??她哑然了一会,仓促地回答:“那是我雅致起,突然间胡乱编的一首曲子,”她又改口,柔声道:“王爷,奴妄真的不知做错什么了?”说着,眼泪汩汩流下,扶起用袖子轻抹,却发现湖面上的面容,一边伤痕累累的半边脸,她吓得坐下了地,发出扰人的尖叫。她没想到她的脸会那么严重,但那分明是一副半边血肉模糊的脸,她一直引以自豪的美貌却这个魔鬼般的人完全毁灭了,她的心象撕扯着私底下潜伏已久的所有仇恨与悲痛。

??她回头环视四周,寻找着那一个期待已久的目光,但那个目光象无动于衷一样,只一直在观望。她更加心碎了,一股想死的冲动欲要跳下湖,却被厚实的力量扯着她背后的衣物,拉回原地。

??他眉头更加皱紧,那眉头上隐约的一把火象越烧越烈。“你想死,没那么容易!”嬴弦离厉声道:“来人,把她关起来,任何不能去看她!让她好好想想,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侍从马上领命,扶起她。

??远处,听闻声音的梵铁花嬴沐灵纷纷赶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老太太发话,众人惊恐地叩地。

??半晌,嬴弦离才缓缓开口:“娘,这是我的事,你不用过问!”

??嬴沐灵一见那半边面目全非的模样,寒粟说:“水莹?你的脸怎么变成这样?”

??水莹缓缓抬眸,她的头发已经乱成一窝。

??水莹冷冷地笑着自嘲:“我不知我做错了什么?”她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

??嬴沐灵走近嬴弦离身边说,“哥,她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

??“你问问她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嬴弦离说,“一首自编的曲子?是从《偷香》改编的吧?”

??他重新托起水莹的脸:“虽然我的女人很多,你,不值得我注意,但可惜被我发现了,没人可以救得你!”

??水莹马上愣住了,她没想到嬴弦离能听得懂她的琴音。一个残酷的冷面人竟然可以从琴音中知昔她的心事,她感觉这并不那么简单,或许他早知道这件事,她知道这件丑事迟早要败露,既然被他拆穿,她也不想隐瞒下去,但她一想到自己已经被他毁了容,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是,王爷说得没错,我弹的琴音的确是从《偷香》改过来的,这首曲子本是偷情之传音,我知道我一定会受到嬴王府的惩诫…”她轻摸脸:“但我现在已经受到惩罚了,你们要砍要杀,悉随尊便。”她放下了往日的妩媚神态,此刻,她的眼中除了怨恨还有仇恨。

??“水莹,这究竟什么回事?你好好说清楚!”梵铁花直直地看着她,象要从身上搜寻秘密一样。

??

第16章 偷香事发(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