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偷袭

   “什么奴?是奴仆吗?哥,本来我不想理这件事,但是夏邺哥哥是无辜的,你为什么派人追杀他?毒罗是不是都是你派人指使下毒的?”

  这些事情的经过她也知道?不过,这也在情理中,他知道他的妹妹天生就是一个爱管事的小家伙,他甚至还怀疑她是不是还停留在十岁的年纪中。

  嬴弦离很认真的回答,“嬴沐灵,我的亲妹妹,在你眼里,你哥哥是不是真的是这样的人?”

  “我不知道。”嬴沐灵别过脸,“但这些事你都在场,也不免令人怀疑。”她毫不在意她哥哥此时愤怒的眼色,她是一个固执的女孩,这个是和她和她哥哥唯一相似的地方。

  “既然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我可以承认,是!我是派人刺杀他,我杀他本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我不用那么大费周章。”

  “哥,如果你没做过你不用承认,你做过什么不要以为我不知,娘亲叫我好好看着你的,夏邺都是娘亲的儿子,也是我们同母异父的哥哥,这个是事实!”

  最后一句话好像刺痛了嬴弦离的心一样,他狠狠地用力拍了一下台面,整张台瞬间四分五裂。

  甄宛兮闭着眼打了一下罗索,她真害怕哪一天惹得嬴弦离兽性发作,他会拿她怎么样?但他已经派人请夏邺进王府,难道不单单是为了她?而是另有计划?想着想着,她开始后悔突然醒过来了,但如果她没醒来,她也不会听到这些。她心里徨恐不安起来。

  嬴沐灵明显没有被吓倒,反而脸上的表情还镇定,她很了解她的哥哥发怒的时候那种情景。

  “哥,你在干什么?你发怒也改变不了这种事实啊!娘亲是欠了夏邺哥哥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而我们更应该要好好地对他…”

  “够了,嬴沐灵,不要再说了。”

  她知道此刻说了他内心最抵触的话了,如果再说下去,不知道他哥哥会如何对待她?

  “为什么不可以再说?哥,我真的不明白这么多年你对夏邺哥哥就象一个仇人一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来的,为什么你变成这样?面对你心爱的人你不敢娶,反而你不爱的女人留在王府却越来越多,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胆小?”

  嬴弦离捉紧拳头,手指关节发出清脆的响声。

  嬴沐灵心头微微一颤,她突然间感到害怕起来,她还清晰记得她小时候惹怒了他,那一巴掌的力度和印记令她记忆犹新。没错,在嬴弦离面前敢直白唯独她,但唯一敢打她的却是嬴弦离,连她有时候也感觉他究竟是不是她的亲哥哥。

  她闭上眼,屏住呼吸,等待那一巴掌的降临,她也想知道这一巴掌落下的时候会不会和小时候一样,令她八年没有和他说话。可惜这一巴掌停在半空中,突然放了下来,嬴弦离转过身,淡然说:“你放心好了,我的心永远也不会放在女人心上。”

  嬴沐灵睁开眼睛,感觉眼睛湿温的,她望了一眼床上的甄宛兮,说:“但是我觉得这个女孩可以改变你?”

  “灵儿。”嬴弦离转过头,对着她说,“你又想乱说什么?”

  “我没乱说,希望是我猜错,至少她是第一个睡在你床上的女人,不是吗?”

  她是第一个睡在他床上的女人?嬴弦离顿了一下,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将她带回嬴王府?为什么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他没多想过这些问题,他只觉得那是岐视,就象岐视夏邺一样,为什么岐视?他从来不深究这些问题,他一向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可以阻拦他。

  “好了,你不用和我斗嘴了,以后你就会知道,究竟改变我的人是哪一个。”

  甄宛兮轻轻舒了一口气,她做了一个听众,听了那么多,她开始佩服起这个叫嬴沐灵的女孩,她突然间好想睁开眼睛,目睹一下‘女强人’的风采。

  稍倾,却听见嬴沐灵说了一句:“王妃之位一直空缺,娘亲和皇帝哥哥也在为你挑选王妃,相信嬴王府还会更加热闹。”说完,她跨着莲步离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直沉默,沉默,连房内的气息好像也在沉默,没有一丝的声音。

  突然,嬴弦离来到翠儿面前,打破了平静。“她是不是一直没有醒来?”

  “回禀王爷,小姐一直没有醒来。”

  不知怎的,翠儿的手竟在打冷颤,心跳起伏不定,好像意识有什么不妥似的。翠儿抬头一望,看见嬴弦离正端坐在床前,手正伸进被子里。

  “王爷……”翠儿不禁惊叫了一声。

  嬴弦离没有理会,他俯下脸,亲近地耽视着闭眼的甄宛兮,邪笑着:“你下去吧!”

  翠儿不敢移动脚步,因为甄宛兮吩咐过她不要让他靠近她的。她正犹豫着,嬴弦离又点奈烦了,“你没听到吗?同样的话还要我重复多少遍?”

  “但是,王爷,小姐,她……”她看到嬴弦离眼中射出的光芒,她收回视线,怯怯地直低下头。

  “她是我的女人,你认为我会对她做什么?”嬴弦离没耐心却一个下人留在这里,影响他的兴致,他用命令唆道:“快下去!”

  “是。”翠儿站起身,犹豫地看了一下甄宛兮一眼,跨着莲步于门外,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嬴弦离的手慢慢地从她的额头滑到唇上,停留片刻,他不觉阴魅地邪笑了一下,他的吻慢慢地抵落她的唇,那吻象化作梅花般印记于她的唇边,舌头温润地滑进她的口中,徘徊,痴缠……

  他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个女子带给他茫然失措的感觉。他吻过无数的女子,但他的舌头从不探进她们口中,对于他来说,显然是一个‘禁地’。但眼前的女子却让他产生一种茫然失措的感觉,他不可否认贪恋她的唇还有她柔软的舌头。

  此刻的甄宛兮真想找个地方一头栽倒算了,竟然在她晕倒的时候还要偷袭她,她却不能‘自卫’,这一次,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他的眼睛掠过一丝狡黠的笑容。他的手停在她的腰间,轻巧地松开了她的腰带。他的嘴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鼻间发出丝丝呼吸的气息……

  甄宛兮脑子里只觉一阵空白,她不知道应不应该醒来,但她竟然没有象上几次一样抗拒和排斥他的想法。她好想在这个时候有人进来打扰他,但是房内却一直平静。她心知这一次只能选择自救了。没等她开口,他却开口:“你还是不愿意醒来?我知道你早就醒来了。”

  原来他是故意欺负她的。但她却不作声。

  “你的脸红已经告诉了我,还有你的心跳,你还是不肯说话,你不怕我侵犯你?”

  这一次,她真想称赞他聪明了,她可以瞒过御医,却瞒不过他那双邪魅的眼睛,他竟然用这种方法来试她!她不禁咬了一下牙关,睁开眼睛瞪着他!他嘴角勾起一股敞然接受的笑意。

  “你笑什么?”她用手抹了一下嘴唇,面颊却不知不觉升起了一股红云。

  “我笑你蠢,笑你笨,笑你是傻瓜。”嬴弦离用手指点一下她的额头。

  “我怎么蠢,怎么笨,怎么傻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以为你这些小把戏就可以骗到我?甄宛兮,你也太小看我了。”他又一阵苦笑。而这个笑容好像令她想起几天前,他对雪依的笑容好像是一模一样,好像又不一样。

  此刻,她看到了又另一个嬴弦离!

  “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拆穿我,还陪我演戏?”她试图想起床,却被他的手臂压回了床上。

  “你以为夏邺能带你离开这里?”他撇笑,“无论你们逃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们。”

  “我知道,所以我临时改变了计划。”她拧过脸,不想对上他的眼睛。

  他扳过她的脸,凑近她:“你想不想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在暮兰山庄那件事?”

  “不知道。”

  “那日我并没侵犯你,我只不过做给夏邺看的。”他直起身子,令人不解的笑容。

  甄宛兮凝神,庆幸自己并没有真正失身。“那又怎么样?”

  “十日之后,你我大婚,到时自会好戏连场!”他的手拨弄了几下她的长发。

  “我不会嫁给你。”她猛地直起身,态度坚决,一字一句地拒绝他。

  “这个由不得你。”他又重新把她压在床上,肆无忌惮地吻着她。

  这个时候,只听有人门外来报:“王爷,夏邺已在大厅等候。”

  嬴弦离慢慢地离开甄宛兮的唇,“你想不想现在就见到他?”他的眼光落在她脖子上的吻痕,面对自己的杰作,他很自然地傲笑了一下。

  她狼狈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知所措:“你故意不让我见他。”她的眼泪刹时夺眶而出。她用力地抹了一下泪水,倔强地别过脸。面对这一场让她难堪的事,本来以为他自己会高兴,但他却觉心头涩涩的,甚至有点心痛。

  他转过身,不想见到她伤心的样子,很快出了门外。他吩咐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去,也不可以让甄宛兮走出这个门口半步。

第15章 偷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