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邪人出现

    “师傅,你终于回来了,不得了……出事了……”李茂春焦急的走到夏邺跟前,眼里象是受尽了委屈。

  “出什么事了?”夏邺一脸茫然。再一看众人,有的徒弟身上受伤了。宛兮环视了一个众人,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感觉有点不对劲。

  “小姐,你没事吧!”翠儿慌张的捉住了她的手。

  “我没事,甄福呢?”宛兮轻拍了她的手。

  “他去了找你?”

  “翠儿,我不在时这里是不是来了很多人?”

  “今天时值当午,我在山顶上发现山脚下来了一批人马往‘暮兰山庄’上来,我料知不妙,于是关好大门,怎知那些来客说要见师傅,若然我不开门,他就要大开杀戒。我和师兄师弟们不敢擅自作主张,平日里‘暮兰山庄’风平浪静,哪里会受得这般屈辱。”说着,茂春眼里象是溢满了泪水。

  “是啊,师弟被那个杀手打了一顿,还叫他蹲他的裤裆,这般屈辱,师傅,你要为我们作主啊。”另一师兄说,随即几十个师兄师弟异口同声。

  “够了。”夏邺皱紧了眉,抓紧了拳头,眼里似是火中烧,忽而熊熊烈火,忽而如霜般冻裂。这一刻,宛兮懵然了。她没想到平日温文尔雅的他竟会如此愤怒。

  “他们现在在哪里?”夏邺眼里象放了光似的。众人马上答道,“在‘半月别苑’。”他们知道从前的夏邺回来了。

  夏邺手里抓着剑即往‘半月别苑’走去。众人也跟着去,宛兮和翠儿也跟上。宛兮只觉心里怦怦的猛跳,刚刚是一个对自己信誓旦旦的男人,突然间却变成了如猛兽般的猎人,她不知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夏邺,哪句说的话才是真的,而她不知情的夏邺到底还隐藏着多少个夏邺!

  ‘半月别苑’象半个月亮弯曲的,连小路也是弯曲的,周围种满不知名黄色的花,金灿灿的,如太阳般的笑容。宛兮也无心欣赏这番背景,心里象一个井里的木桶七上八下的。

  只见一飞镖如箭般飞到夏邺跟前,他迅速的接住了。“夏邺果然名不虚传,不但医术高明,连武功也同样深不可测。”一名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穿着一套黑色衣服,脸上虽阴沉邪气,但掩不了如眉间透露出的英气。应该说是俊美,只不过是反派角色。

  他边拍掌边走到夏邺面前。他们面对面,看上去一样高大。众人屏住了呼吸,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之中下一步是谁先出手?仿佛怕看漏掉某一个细节。

  时间就好像在这一瞬间突然定格了,静静的,只听到风微微的吹。不知过了多久,那阴邪之人突然捧腹大笑,夏邺眉头动了一下,似是有点不解,似是恨不得立刻将此人杀掉。

  “夏邺神医莫非与我深仇大恨?何以这般看我?”那阴气之人启唇道。

  “你是谁?何来闯进‘暮兰山庄’,还伤了我的人,你还有胆色问我与你深仇大恨?”夏邺崩紧了脸,挥剑即刺往那邪气之人。他忽的反身回避,二人即时打斗起来。论武功二人不分上下,那邪气之人可能知道明的是不知斗到什么时候,只好使险的了。

  “小心他的鞋子。”宛兮大叫。她知道他的鞋子藏着一把可伸缩的小刀。邪气之人瞟了一眼宛兮,退了几步,停了下来。

  “今天比试就此结束,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请求神医。”邪气之人忽的有点恭敬起来。“王爷命我来请神医恭请嬴王府一趟。”邪气之人举双手抱拳低说。

  “你说是嬴弦离?”夏邺眉头一挑,似是已猜得所为何事。

  “是,夫人的‘钻心病’又发作了,所以王爷特遣我来此恭侯神医。”

  “我看,不是旧病发作,而是她想见我!”夏邺淡然间一丝讽笑。

  “夫人的确是旧病发作了,还请神医快随我到嬴王府。”

  “我不去,你又奈我如何?”夏邺挑拨性的说。

  半晌,就在夏邺不经意间走到宛兮背后劫持了她,他把剑递到宛兮的脖子上“想必这位是神医的红颜知已吧,如果我的剑一不小心把她的脸划花了,你还会不会要她?”邪气之人阴笑起来。

  “放-开-她?”这三字几乎是夏邺重重的吼了起来,眼里不再是温顺的他,而是一与从前那个相反却又近似之人。

  “要是神医能随我去嬴王府我便放了她。”那邪气之人也不甘示弱,即使他觉得此刻的夏邺有点不同。

  夏邺轻轻的向前挪了一步,邪气之人轻动了一下剑,几滴鲜血直打落宛兮的衣服上。宛兮最怕就是有刀架在脖子上,她虽然喜欢看武打片,但此刻的她却显得懦弱起来,脖子是一个脆弱的致命点,她发现她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她不禁叫了声,腿有点虚软的不听使唤起来。

  “宛儿,别怕。”夏邺轻轻的说,然后丢下剑,对邪气之人说,“我去,你放了她。”邪气之人随即仰天声笑,“看来神医原来是一个至情至圣之人,连小弟也折服了。”邪气之人放下剑,夏邺立时拉过了宛兮,“宛儿,别怕,有我在!”夏邺小心的的护住她,带她进屋内止血。

  “邺哥哥,不用了,我只是受了点皮外之伤,无关紧要。”宛兮松了一口气,当前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她感激的看着他,发现他看她的眼里是那么的温柔,就象初见的夏邺一样意气风发。

  “啧啧啧,神医还要在这里与红颜知己在卿卿我我,全然忽略了众人的存在吧。”邪气之人高声说道,似是要打断他们接下来说的话。“神医不会是食言了吧?”

  “你不佩这样问我!”夏邺愤然的转过身瞪着邪气之人,“你到底是谁?”

  “我是我,你又何需知道我的名字,只要有人肯出高价杀人,我就给谁杀人。”邪气之人明显是愤怒了。

  “你是个杀手?”夏邺打量了他一下,“而且不是一个普通的杀手。”

  “好啊,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随我到嬴王府便知悉。”

  “我无心和你玩捉迷藏。”夏邺马上答上,“你是司徒长风,天下第一杀手,轻功第一,江湖称‘云上风’,我没说错吧。”

  司徒长风?众人一听名字就稍微哄动起来,这人自小就有一身的毒气,为人阴险毒辣,只要有人肯出钱,什么人都肯杀,所以在江湖小有名气。

  司徒长风闷哼了一声,“说得对,正是小弟。不知有何高见。”

  “你的人伤了我的徒弟,那你说应该要怎么处理?”夏邺平静的闭了一下眼睛舒了一口气。

  “赵七!”司徒长风低喝。那叫赵七的一听司徒长风唤自己便乖乖的来到司徒面前,司徒长风立时举起了剑往赵七左手臂一辟,随即血流如柱。

  夏邺忙抱紧宛兮,让她的头贴近自己,不让她看到这血腥的场景。但宛兮还是看到了一些,她刹时整个人都呆了,她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场景。

  “好,现已天黑,也不好赶路,你们今晚在这歇息,明天我自会跟你到嬴王府。”夏邺抱起宛兮边往住所方向离去。

  ……

  “宛儿,怎么了,你还好吗?”夏邺按了一下她的人口,看着闭着眼睛的宛兮心急如焚。宛兮慢慢睁开眼,低哭了起来。“乖,不要哭。”夏邺哄道,“以后我不会再让你看到象今天这情形。”夏邺抱紧她,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嗯,邺哥哥,你答应我以后也不要杀人……好不好?”宛兮躺在夏邺的怀里,感觉什么恐惧都没有,只有一堆的窝心的温暖。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说的,我什么都答应你。”宛兮笑笑的抱紧了他,半晌,宛兮才说,“你明天真的和他们去嬴王府吗?你要见的人又是谁?”

  “嗯,”夏邺说,“我要见的人是嬴弦离的母亲,她是……”

  “她是谁?”宛兮急切的问。夏邺扯起笑容,“她是一个我们惹不起的人。”夏邺刹时间又紧拧了一下眉头。

  “那你明天会带我一起去吗?”宛兮试探的说。

  “不行,你又不会武功,我怕他们会伤害你。”

  “我不怕,我保证他们不会伤害我的,邺哥哥,你让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有你保护我,我去哪里都不怕。”宛兮撒娇般的拉住他的手。

  “你真是个小妖精,我答应你便是了,不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OK!”

  “什么?”

  “就是好的。”

  …………

  当宛兮醒来时,觉得头有点晕眩,她唤了一声翠儿。“小姐,什么事?”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邺哥哥呢?”宛兮按摩了一下脑袋。

  “夏邺神医已经去嬴王府了。”

  “什么?什么时辰去的,怎么不告诉我?”甄宛兮站在翠儿面前说。

  “刚走,我想已过十里了。他怕你有危险,所以没带上你,叫我陪着你,他还说三天后会回来。”翠儿说着这番话时有点叹气。

  “翠儿,你何以叹气?”宛兮看出了她的心思。“小姐,甄福昨日去了找你,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怕……”

  宛兮想了想,安慰说“傻丫头,甄福不会有事的,他会武功,一般人是不会伤害到他的,你不必太担心。”宛兮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抓起翠儿的手说,“邺哥哥是一个人去的吗?”

  “是,他随司徒长风去的,他不让其它人跟着去……小姐,有什么不妥吗?”

  “如果要立刻追上他们有什么办法?”宛兮急切的说。

  “没有,即使有千里马也难。小姐,夏邺吩咐过我要好好照顾,不让你出门,直到他回来。”正说着,忽听门外有人敲门。

  翠儿去开门,见是甄福,喜形于色。但见他嘴里含着血,一只手拿着剑撑着地下,另一只手受了伤。“甄福,你昨天去哪儿了,我和小姐正担心你,怎么受伤了?”

  “我在途中遇到了山贼,逃了出来……”说着,甄福晕了过去。

  

第4章 邪人出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