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成为他的女人?

  ?秋风寂吹,拂过美女们的头发和脸,她们形状比例给了暮兰山庄增添又一番别致怡人的风景。一曲清心莲落的曲子徘徊在山间,再回旋于她们的脑子里。

??在暮兰山庄有一处幽静的地方,叫‘清雅苑’,那里是专供人们乘凉的玩赏的地方。那里的一个凉亭,有几名女子轻坐石椅在下象棋。周围平静如水,不染俗尘,真是一块桃源良地。坐在正面的是柳清心,她今天穿了一件素色的衣裙,看上去整个人清爽优雅,步伐娉婷,只是她脸上多了一副愁绪的表情。她静静的站了起来,轻拂衣袖,来到她们的面前。

??“清心姐姐,你刚弹的曲子真好听,怎么突然又不弹了?”穿着大红衣裙的女子有点无趣的眉头皱了一下,俏皮的看着柳清心。

??柳清心轻轻的摇了摇头,眉头轻皱一下,不答。

??“我看清心是有心事吧?不妨说出来,看我们能否帮你分担一下?”穿粉红色披风的娇若美人开口。只要一听那声音就知道她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小女人。

??“没事,只不过这几天心胸感觉有点闷,有点压抑罢了,妹妹们,不用担心。”柳清心轻启唇,柔道说。

??大红衣裙女子站了起来,手指拂在柳清心面前,“我看清心姐姐是想念夏邺了吧?”她轻轻的笑了,似是什么都猜到了一样。

??“来凤,你别瞎说。”穿粉红披风的女子也站起来说。

??“我没有瞎说,在嬴王府时,樊娘娘既然已将清心姐姐许配给夏邺了,我看就在赢王府时,清心姐姐心已许夏邺了吧?只不过又突然多了一个甄宛兮。”上官来凤说着,心里有些不快,她印象中的甄宛兮是一个虚张扮纯情的女孩。

??“我知道夏邺的心里只有她一个,我不想拿樊娘娘的旨意来威肋他。”柳清心静答。她望着亭外的桃花,慢慢的进入思索中。她在早上就无意看到甄宛兮从夏邺的房间一起出来,他们一脸甜蜜的欢笑,宛如亲密恋人一般。而想到她和夏邺一起从没有见过他这样对她,只是很客气的对她。

??“姐姐你也不必多心,夏邺总有一天会爱上你的,至于那个甄宛兮,听说她是西离国人,他们是不可能的。”粉红披风女子站在柳清心旁边说。她们声音还是那么柔弱,似乎润入人的心肺。

??“嗯,要不,清心姐姐,我们帮你?王爷一向很欣赏你,他一定会帮你的。”上官来凤说着,又转着看着粉红披风女子,“纤尘,王爷昨夜是不是来找你了,我昨夜见他好象去了你房间?”

??杜纤尘轻摇头,“没有,我很早就睡了,这几天他没有找过我,我以为他去了你房里了,到今天我也没见到他。”

??上官来凤怪怪的眨着眼睛,扁起了嘴,“那就奇怪了,他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找过我了,他几天也不知道计划着什么。”

??“王爷一向不让我们过问他的事的,你也不必猜想了,再者他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其他的女子。”杜纤尘用已习惯这情形的语气说。”

??寂夜。别苑一角。

??上官来凤在别苑,听见有点声响,翠儿在晾衣物。她回心一想,想到了什么计划。于是,她径自来到翠儿面前,轻声道,“你是不是甄宛兮的丫环翠儿?”

??翠儿放下衣服,回过头,见是上官来凤,于是把湿润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上抹了抹,点头。她一直记着甄宛兮的话,叫她小心嬴弦离身边的所有人,所以她没必要和她多说什么。

??“听说,你们家小姐因家道中落,所以才来到这里的,对吧?”上官来凤毫不客气的问,她就是想从翠儿口中窃取更多关于甄宛兮的事情。

??翠儿又点了点头,不吭声,直直的望着她,等待着她的下一个问题。

??“你家小姐和夏邺是什么关系?你们还要在暮兰山庄还要待多久?”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丫环,只是报从主子的命令而已,无权过问主子的事。”翠儿看出上官来凤的确不喜欢甄宛兮,她的脸上挂了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上官来凤有点生气的看着翠儿,用力的抓住翠儿的衣衫,“你也知道你只是个丫环而已,不要自讨没趣!”翠儿怔了一下,答道:“上官小姐,那你又拿什么身份拿着说我家小姐?”翠儿在这几天就已得知上官来凤和杜纤尘只不过是蠃弦离有点得庞的庞姬而已,而有实无名。上官来凤看着翠儿坚韧的表情,放开了她,正要扇翠儿一巴掌。这时,甄宛兮看见翠儿被上官来凤欺负,呼道:“停手!”

??上官来凤回头见是甄宛兮,俏眉一挑,打量着宛兮,“你的丫环自讨没趣,我来教训一下她,不可以吗?”她恶人先告状的瞧着宛兮的表情变化。甄宛兮毫无表情,平和地说,“对不起,我的丫环如果得罪了你,我向你说声对不起,我自会训诉她,你也不用出手打人。”宛兮径自站在翠儿面前望着上官来凤。

??“出手打人?我还没有出手,何来打人?”上官来凤讥讽的笑了,她的漂亮的脸蛋,一会是魔女般的威胁,一会又是俏皮可人的她。她从来是对于喜欢的人就称心对待,对于瞧不起的人,看一眼也嫌弄脏了她的眼睛。

??甄宛兮审视了上官来凤一番,记起前几天她是站在羸弦离后面那二名绝色女子的其中一个。她料这眼前的女子就是和自己过意不去。她略微调整了一下心情,微微笑容嘴角上扬,“想必你就是蠃王爷的妃嫔吧,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直冲我,不用对我的丫环动气。”

??上官来凤先是一愣,然后说,“好,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你知不知道夏邺已被铁花娘娘将柳清心许配于他了,你为何还要与夏邺纠缠,难道想争得一妄之名?”上官来凤略微低头的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甄宛兮。

??甄宛兮暗忖:又是和蠃弦离一伙的。为什么一个月后那些每个人都好象在反对她和夏邺的交往。

??“我没有和柳清心姑娘争庞?”

??上官来凤轻哼地一笑,转过身,说:“谁叫你喜欢了柳清心倾心的男人,你是没资格比下去。”她又轻轻的转换声音骄傲地说,“柳清心,尹和国当朝当红右宰相柳剑允的女儿,容貌第一,琴棋书画第一,舞艺第一,知书识礼,试问,甄小姐有哪一点可以比上去?”上官来凤不俏的瞟了一眼甄宛兮,正要给她一巴掌。甄宛兮立地旋转了身体,说:“我知道柳清心很美很优秀,我自然不能比,但是感情这回事是用这些衡量不了的,试问姑娘你可否真爱是什么?”

??上官来凤微微一怔,答不上所以然。她和杜纤尘只不过是蠃弦离去年从青楼里面带回蠃王府的舞姬而已,跟了他快一年了,他从来没说过要给名份她,即便她为他挡过一刀……想起从前种种,上官来凤的眼圈有点发红,她转过脸,“哼,我何需回答你。”

??甄宛兮见上官来凤突然变得威势下跌,有点不忍的说,“如果你想得知夏邺的意见,你何不问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在我这里你也得不到什么情报。”

??宛兮觉得上官来凤是来收集情报的。上官来凤冷笑,厉声道:“甄宛兮,我就是讨厌你又怎么样,难不成你又去和夏邺说吗?”上官来凤望着宛兮背后,蠃弦离正在威慑的看着自己,他邪魅的眼神里在黑夜中更象一只吃人的魔鬼。她心头打了一冷颤,心虚的低着头。

??“你别误会,你所说这番话,我也不会记在心里。你是赢王爷的庞姬,我自是十分卑微,我没想过要对付你。”宛兮歉意的说。

??正在这时,蠃弦离迎面而来,挥剑在宛兮背后一劈,上官来凤紧闭双眼退后几步。宛兮意识到后面有人,回头一看,蠃弦离的剑上架着一条粗大的死蛇。她一惊,也向后退了几步。

??“你们在说什么?有蛇在背后也不知,到底谈什么那么入神?”嬴弦离审视着她们两个,那锐利的眼睛于黑夜中更显邪气。

??“我们没说什么,多谢王爷刚刚救了我,不然我就被蛇咬了。”宛兮恭敬的低说,她的嘴边在扯笑容,但是无论怎样,她在蠃弦离面前总是址不起笑容。

??“来凤,你不回去休息,来这里做什么?”嬴弦离有点怀疑性的瞟着她,象是厌恶她这番作为,也已目然了解上官来凤这个人。

??上官来凤好象十分惧怕蠃弦离的往后缩,颤声说,“我看今夜有点凉爽,所以走着走着,就来到这边了。”

??嬴弦离看了上官来凤那畏惧的样,也无兴趣再问下去。他不喜欢看到畏惧她的女人这种表情。蠃弦离站在宛兮面前,宛兮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只隔了几尺,但她的心跳就怦怦狂跳,不只是这一刻会这样,只要蠃弦离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她都会有这种感觉。她也不以为然。

??“你和司徒长风究竟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他指使你接近我?”蠃弦离改了一贯势利的口吻,温然但又冷潮的说,“他想使用美人计?可惜我身边从来不缺美人。”

??甄宛兮愣愣的瞅着弦离,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或许司徒长风之前就有过什么动静了,只是她全然不知。她也不想解释什么,手摆动了几下,呼了一口气,“夜已黑了,我想睡觉了,王爷,你日理万机,应该早些休息!”面对叉开话题的话语,嬴弦离沉下脸,怒斥道:“本王在在向你问话,你没听清楚吗?”

??空气中那慑人之声的寒气随着那阵阵夜风飘荡于院子里。

??“王爷,我不知道你要问我的问题是什么意思,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接近你,我想你误会了。”宛兮有点奈烦的说,她知道想方设法想接近嬴弦离的女人很多,但她从没有想过,况且一开他给他的印象就不好。嬴弦离凑近宛兮的耳朵,如梦呓般的声音说,“有趣,我喜欢。”上官来凤没有听到嬴弦离的话,不过她早已被吓着了,只顾低头。嬴弦离看了一下上官来凤,奈烦说,“你愣在那里干什么,立刻回房去!”上官来凤头也不抬的乖乖的离开。

??看着上官来凤离去,翠儿也被撤退了。现在院子里只剩下甄宛兮和嬴弦离,也不知道他这位嬴王爷又要玩什么把戏。宛兮就这样瞪着他,没有说话。嬴弦离绕过她的身后,说:“我会令所有人都以为你是我的女人。”随即,宛兮晕在他的怀里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过了什么时辰,甄宛兮睁开睡眼惺惺的眼睛,脸上一副春光满面,她很久没有象这样好好的睡上一觉了。她摸了一下额头,才察觉原来在床前的桌子旁嬴弦离正在那里坐着,阴邪的对她笑。他不经意间的淡喝了一口茶,他邪眸的眼神流露出一种仿佛遇见一件可心的猎物般的欢快又刺激。宛兮发现了嬴弦离,再发现她身上的薄薄的衣物,一阵羞愧和十分惊恐感涌上心头,“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里是我的房间。”嬴弦离立刻答上,早之前他就在想她会问他什么,然后又会是什么表情,这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他玩味十足。

??“你别过来!”宛兮裹起被子缩进床的角落处。“我说过我会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是我的女人。”嬴弦离坐在床边,强把她拖出来压在她身上,他的双手早已压制住她乱动的双手。他强烈而充满占有的吻落在她粉润的小嘴上。她“唔唔”的吐不出一个字,她的双手僵烈的抖动。这一瞬间,她想起夏邺说过以后除了他,不让别的男人吻她,她现在怎么也挣脱不开这个魔鬼突如其来的狂吻。嬴弦离见她僵硬的直直的瞪着他,他顺手一扯开她身上的唯一一件可以遮住春光的衣衫,露出雪白的肌肤,和坚挺的球状体,硬生生的把她压在下面,更加炽热的吻起来。他那霸道而充满着侵占的狂吻,使她感到窒息,全身在瑟瑟发抖。

??一阵猛烈的推门声打破这一春景,也生痛的直刺入夏邺的心。夏邺的后面站着柳清心,她绝美的脸庞惊恐的看着床上的嬴弦离和甄宛兮。嬴弦离停止了对宛兮的侵犯,他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令人发麻的笑容。宛兮包

??着被子抱脚缩在一边,大滴的泪水滑下被子,刺痛她的心窝,她不敢让夏邺见到她现在这个样子。

??“宛兮……”夏邺看到宛兮,原本怒目的俊脸变得柔和起来。即使这眼前一切是个事实,但他知道她绝非自愿,只要她肯解释,他可以原谅她。宛兮听到夏邺这样叫自己,更加心酸不己,她瑟缩着,微微摇头,口里颤抖:“我不想见到你,你快走!”说出这句话,她后悔了,她的眼泪如泉水般止不住的流,她的身体在抖动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她用力抓紧被子,好让自己感到负荷。

??嬴弦离站起来,对上夏邺那双愤怒无比的脸,“虽然这里是暮兰山庄,但本王的住所休不得外人无礼闯进,你出去!”

??夏邺顾不得眼前的人是谁是什么身份,抓紧拳头,咬紧牙关,重重的向对方挥了一拳,嬴弦离预料夏邺的举动,身体向后一倾,避开了拳头。冷然说,“你知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为了一个女人就变成这样?值不值?”“值!”夏邺凛然又坚定回答,“你既然知道她是我的,为什么还要和我抢?为什么!”夏邺在这一刻象一只发疯的狮子,随时都会咬人。他在桌子拿起了嬴弦离的剑,直刺向他,嬴弦离只是躲避,并没有怎么还手,但剑已刺进他的手臂,血已染湿了黑衣。面对嬴弦离的无动于衷,夏邺一阵愕然。他丢下了剑。柳心清看到这一幕,不禁掩嘴,惊恐状。

??门外侍卫听到动静,立刻挥剑围着夏邺。带头的侍卫是赵政,他一身威武打扮,身材高大结实,眉间露出一股不易察觉的杀气。“王爷,小人救驾来迟,你没事吧,你的手臂在流血!”赵政歉意的惊呼!

??“我没事!”这时候,杜纤尘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嬴弦离身边给他包扎起来。过了一会,嬴弦离说,“放了他吧!明天回王府。”嬴弦离往门口移动脚步,又回首看了一眼躲在床边的宛兮,淡然,“把这个女人也带上!”不一会儿,众人匆匆离开。夏邺站在那儿,久久没有说话。翠儿拿了一套衣服进来,对夏邺说:“夏神医,我家小姐要换衣服,希望你回避一下。”夏邺顿了一下,走出了门口。

第8章 成为他的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