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五章 曾经沧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给主子请安。”乔舞灵在春儿的搀扶下,自房门外进入。

  “你怎么来了?”从案前站起,上前扶住女子,“春儿,将夫人的披风再拿件来。”

  “是。”

  “不用了,咳咳。”乔舞灵掩唇轻咳,乌黑的秀发没有丝毫装饰如纯黑的瀑布般,在她垂首的同时滑落在胸前,更衬得苍白的脸近乎透明。

  “算了。”夜寒搀着乔舞灵淡淡的转过头,一把将女子拦腰抱起,放置在书案边的软榻上,盖上毛毯。

  “冥的事怎么样了?”

  乔舞灵的声音很轻,似乎要被风吹散。

  “死了,确定是本人。”夜寒的嗓音淡淡,不带一丝感情。

  “原因呢?”

  “被人一刀刺穿心脏。”

  “什么?”

  “并且身上并无其它的伤痕。”

  “你的意思是,他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一刀取了性命?”乔舞灵只感觉一阵寒意升起,凉透心肺。

  喉头一紧,又是几声咳嗽。

  “不错,或者是对方站在他面前,只用一刀,就封住了他所有退路!”

  “咳咳……这简直是不可能办到。”俏脸再度惨白,“除非是神,不然绝不可办到。”

  “呵,本王也难以置信。”夜寒淡淡的摇摇头。

  “尸体在哪?我去看看。”乔舞灵掀开厚重的毛毯,因为寒意,又止不住咳嗽了两声。

  “你去干嘛?快回去休息。”夜寒上前,修长的手掌搭在乔舞灵的肩头。

  “不,我一定要去,好歹我也算是《柯南》的爱好者,说不定能看出些蛛丝马迹。春儿,扶我起来。”

  瞥见乔舞灵坚定的眸子,夜寒双手的力道微微一松,“本王陪你。”

  “好。”乔舞灵淡淡的点头,又是几声咳嗽,柔弱的模样,配上那令人心怜的嗓音,当真让人担忧万分。

  “你派冥去干什么?是很重要的任务吗?”

  在前去的路上,乔舞灵星眸闭着,淡然开口。

  身躯陡然一顿,夜寒黑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你真要知道?”

  “是去找流逐他们吗?”

  乔舞灵微微的叹了口气,“这也是我不得不去看冥的原因,他终究是为我而死。对了,发现尸体的地方在哪?”

  “在无垠城郊外的一片树林里。”

  心中微微放下心来,不在流逐他们被软禁的地方就好,也多少能证明,冥是见完他们再回来途中才被杀的。

  “灵儿,你在担心本王怀疑流逐吗?”头顶声音淡淡的响起。

  “没错。”乔舞灵缓缓睁开剪水秋瞳。

  “灵儿,你倒是变诚实了许多。”

  “我不是诚实,只是实话实说,也省去了你费尽心思的猜疑。”

  微微一笑,淡漠不语,夜寒星眸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女子。

  “冥的事情,跟玄说了吗?”

  “没。”

  “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吗?”

  “呵,对。”

  “将暮他们都召回吧!发生这样的事情,瞒着也不是长久之策,何况,在弄不清对方目的之前,让他们与我们呆在一起是最安全。”

  “本王会考虑。”

  “恩。”头轻轻的靠在夜寒胸膛中,乔舞灵几不可闻的叹了口

  “若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我真不愿醒来,好想就这样长眠,一直等到能够解脱的那天。”

  “本王不会让你有事。”

  铁臂紧了紧,嗓音依旧淡然。

  “是吗?”乔舞灵轻启红唇,似乎记忆中他也曾对自己说过这句话,是幻觉吗?应该吧!

  “流逐,过来我有话与你说。”夏君蔚望着面前的两人淡然道。

  “什么事?”揉揉女子头顶,流逐浅笑了一下,才淡然转身,望着神色肃穆的夏君蔚。

  “申奴。你为何要打伤他?”

  想起申奴那浑身是血的模样,夏君蔚一阵寒心,若自己迟去一天,他的命可能就真的没有了。

  “和我抢夙儿,我没当场送他归西算是够仁慈了,不是吗?”

  “你……”

  “君蔚,若你还担心他的安危,就让他不要再出现在夙儿面前,否则,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

  “那我呢?”夏君蔚的铁拳在身侧握紧,牙根紧咬,“如果我威胁到你的夙儿,你是不是也要杀了我。”

  “君蔚,最好不要尝试,我的答案还是不会变。”

  “呵,是吗?”淡淡的回身,“也许答案我早就知道,很久以前就知道。”

  我开始就该明白,你的答案永远不会变。你真失忆了吗?还是你对小乔感情一直都在,虽然有所转移,但却没有丝毫减退,或者,你更加执着,对她的感情更深。

  你更爱她了!

  夏君蔚眼前浮现当初流逐一脸落寞,对着自己说,君蔚,我爱上小乔了,很爱,很爱。可,我却不知道应该以何种方式去爱?是选择默默的付出,看着她幸福开心就满足。亦或者,是,不顾一切的将她抢过来,用尽所有手段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当时自己的震惊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原来他也会如此吃惊,可是自己在那吃惊后的话语不是更滑稽吗?

  自己居然对着那样的流逐说,还是倾尽所有的付出好,毕竟强求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

  呵,做出那样事情的自己,还真是个坏透了的人。只是流逐,我这样是对的吗?

  “流逐,君蔚他怎么了?”

  “没事。”流逐摇摇头,修长的指掌拂上女子如玉般光洁的粉颊,“你担心吗?”

  “没,没什么好担心的。”

  别过脸,柯夙逃避者那琥珀色美丽的双眸。

  “那就好。”轻轻的将女子拥入怀中,流逐淡淡道。

  柯夙的眼角却在不经意间滑落一滴清泪,申奴,对不起,我是知道的,我知道流逐打伤了你,我也知道此刻你身受重伤,或许你现在最觉得心痛的是我冷淡的反应。

  可我宁愿装作若无其事,宁愿,将你遗忘。你对我的好,对不起,我只能说谢谢。

  但,流逐的剑眸却在望向远方的时候陡然闪过一道寒光,其实还是很重要的吗?夙儿。

  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铁臂也渐渐收紧……

  

第二百零五章 曾经沧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