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七章 香消玉殒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国,再笑情倾人城,君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一发不可收拾!”乔舞灵撑着力气,眸中的神采又黯淡了几分。

  究竟是为什么?

  “是冲着本王来的。”夜寒坐在床边,伸出修长指掌,轻轻的贴在乔舞灵微凉的脸颊边,柔声道,“你无需太在意。”

  “怎么可能?”乔舞灵抬起眼睫,注视着夜寒,“无论是什么,都会过去的,相信我。”

  “有你这句话,本王当真是安心不少。”

  叹了口气,收回手,“你好好休息,本王再去细细查看下。”

  “我也一起去,咳咳。”乔舞灵支起身,“我已经休息好了,何况,这边根本就没有验尸的经验,让我去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好吧!”

  思虑再三,也只得应允,拿过床架上的披风,“有什么不适要立刻说,知道吗?不要太劳累了,你的身子会吃不消。”

  “恩。”淡淡点头,乔舞灵掩唇又是几声咳嗽。

  “唉。”长长叹了口气,俯身将女子轻若无物的娇躯打横抱起,夜寒的剑眉再度狠狠的打了个结,灵儿……

  “我没事,真的。或者,就算我死了,这个世界应该没人会留恋我吧!我存在的痕迹不久就会被掩埋……”

  “不会,不会消失,不会被覆盖,不会不存在……”

  夜寒的脚步陡然停住,从乔舞灵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紧绷的下颚,已经那不同于往常的语气。

  是坚定的,抑或是勉强的……

  累极的乔舞灵已经不想去深究,就这样吧,何必徒惹烦恼呢!

  其实如果可以,乔舞灵真的不想再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无法再一次遭受这种难以承受的震惊。

  “他们都是被一剑割断喉咙,瞬间丧命。”

  夜寒的声音仿佛透过层层迷雾传来,显得有些微不真实,乔舞灵猛然一怔,只是紧紧的咬住下唇。

  “的确,一刀致命。”

  “本王下车后,就已经是这样了。”

  “暮找到了吗?”

  “没有。本王派来的五十名影子一人不少的全在这里,却偏偏少了暮的踪影。”

  “她会去哪?难道已经遭遇不测?”

  “本王也不能确定,已经派人下去寻找。”

  “事情太过于诡异!从状况看来,这些人应该死去不只一天了,似乎与冥死去的时间很是接近。”

  “你肯定?”夜寒的眸子陡然闪过一阵寒光。

  “没错。”乔舞灵伸手按了下尸体的手臂,蹙眉半晌,缓缓道,“凶手极有可能是在冥离开之后才来,否则冥也不会见到暮,更不会怀揣着那封信。”

  “无论如何,现在也只有找到暮,才能够弄清事情的真相。”

  可是,暮是活着,还是已经香消玉殒了?!乔舞灵却怎么也猜不明白。

  这时,夜寒身边鬼魅般的出现一个黑影,乔舞灵知道那是夜寒的影子也便不愿久留,慢慢的退后。

  刚欲转身,却陡然觉得不对劲,一股不祥的预感直袭心头,眼角瞥向夜寒,果然看见一道青光。

  “小心。”

  厉喝的同时,银锻已经化为一道白虹冲将而出,铿的一声,金属相接,强大的力道甚至渐出点点火花。

  “你是谁?”

  乔舞灵一抖纤臂,银锻灵蛇般的缠住对方的长剑,借力一拉,身形飘然的挡在夜寒面前。

  “你不是影子,究竟是谁,说?”

  “是我。”清冷的嗓音让乔舞灵娇躯不由一阵,只能怔怔的看着对方缓慢的取下面纱,露出那张绝世妍丽的容颜。

  “暮……”

  怎么会是你?

  “惊讶吗?”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暮水眸淡淡的看着两人。

  “是你杀的吗?”乔舞灵只觉心间一阵凄凉,看着已经小腹微隆,越发艳丽的女子。

  “没错。都是我,冥,是我杀的,这些人也都是我。”

  “为什么?”

  “因为命令,不得违抗的命令。”

  暮持剑而立,雪白的肤色在一身黑衣的承托下显得更加晶莹,仿似一尊唯美的雕塑。

  “是智者吗?”一直沉默的夜寒在身后淡淡的开口。

  “没错。”顿了一下,暮淡淡的点头,“我是智者派来的卧底,我从未想过要帮主子你,也从没爱过主子,冥发现了我的秘密,我杀了他,这些人碍手碍脚,所以我就一个不留的将他们全解决了。”

  “不,不会的。”乔舞灵摇摇头,“你身怀有孕,不可能一下子杀这么多人。”

  “不会吗?”露出一个讥讽的笑意,“乔舞灵,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你已经不再天真,想不到你还是如此的愚昧。”

  “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如此轻而易举,因为我用的不是正常的武功。”

  “不是正常的武功?”

  “幻术?听过吗?一种操控,支配人的五感的武功,你说我说的对吗,主子?”

  “你早就知道?”

  乔舞灵回头望着夜寒,眸中难以置信。

  “他当然知道。因为不正是他怀疑是智者用这种武功来造成假象,导致了他与柒然之间十年的误会吗?”

  “原来……”

  乔舞灵踉跄的后退一步,“原来一切早就在你的掌控之中,呵,我又扮演了回小丑。”

  嗤的吐出一口鲜血,乔舞灵恨恨的望着夜寒,眸中一点温度都不剩,“你的演技真是越来越精湛了。”

  夜寒嘴角动了几下,却依旧什么话也没说,关切的眼神只是放在乔舞灵身上,良久才吐出一句,“小心身体。”

  “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用衣角用力的擦去唇边的血迹,“春儿。”

  “是。”

  “我们走。”

  乔舞灵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一步一步,离开。

  “灵儿,去哪?”

  “去哪都可以,只要不呆在你身边。”乔舞灵的嗓音仿佛从地狱传来般的森冷。

  “流逐呢?”

  果然,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昨日,那边传来消息,似乎有喜事了,你不想知道吗?”

  夜寒淡淡的话语不急不缓,一如往常般的平静。

  “喜事?”

  “没错,被软禁的只有四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小孩子,凭你的聪明应该很容易猜出是哪两人吧!”

  “咳咳……”

  心间一阵揪心似的疼痛,乔舞灵小脸再度白了几白,慢慢的回转身,用尽全力,走回夜寒身边。

  “真好,灵儿!”

  

第二百零七章 香消玉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