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章 那么远

    情何物,生死相许。

  “今日是他们离开的日子,确定不去送行?”

  梧桐树下,夜寒手执白棋,对着面前的珍珑棋局,又恢复了往日的气度与恬静,似乎此事不关风雨月,一派闲散人的状态,但乔舞灵却知道那双黑眸中计算的却往往是你难以料到的事!

  神色冷然,不为所动,裹紧纯白得无一根杂毛的锦裘披风,将清丽的小脸埋在舒软的绒毛中,“不了。”

  “哦,真的?”剑眉微挑,落下一子,转而又执起黑子。

  乔舞灵峨眉深锁,白了他一眼,缓缓站起身,“找我来只是为了问这个,主子还真是有点大惊小怪了。现在,答案已经知道,那我可以走了吗?”

  当真莲步轻移,窈窕的身影却被叫住,“身体还是没有好吗?小茜,秀雯着两个丫头是怎么伺候的?若是因为伺候得不好,调走的惩罚也太轻了!”

  “只是因为那两个丫头太不讨人喜欢,才潜了算了的。”乔舞灵神色未变,缓缓的屈膝,颔首微垂,“请问主子还有什么其它吩咐吗?”

  “如果本王说,准你去送行,你会去吗?”

  猛然抬起头,对上那亮若星辰的黑眸,乔舞灵心中一片怆然,当日,他的确答应暂时放过流逐,将两人和夏君蔚,申奴一起囚禁在深山绿水之中。

  这样算是他的让步,但,是真正的吗?

  “不会。”摇摇头,乔舞灵扬长而去,我不会再让自己犹豫,有些事情,有些人,本来就不该拥有!

  黑眸望着那渐渐远去的窈窕背影,夜寒薄唇紧抿,缓缓站起身,秋风落下片片枯叶,如此的萧条肃穆衬得那素白的身影更闲孤寂与悲凉。

  手掌摊开,一枚物件在手心闪着晶亮的光芒,宛若她临行前滑落的泪。

  灵儿……

  “流逐,你要走了吗?”乔舞灵站在画卷前,这是当时流逐遗落的,甚至可以猜想当时流逐欢呼雀跃急于想让自己看到他的作品,想亲自送给自己的快乐与满足。

  我总是这么残忍,一再给你希望却又生生的毁灭,那你恨我吧!

  可,为何你到最后还是选择自己默默的承受,宁愿自己一力扛起也不愿拖累我,你越是强装的绝情就越是让我愧疚。

  为了以后再也不拖欠你,我会真的坚强起来,所以我乔舞灵对此发誓,从今以后绝对,再也不依赖于你,再也不会与你有一点纠葛。

  如有违誓,有如此画!银锻闪电般袭出,墙壁上的画因为强烈的劲风轻轻晃动了两下后就瞬间被截为两半。

  “流逐,我们走吧!”

  柯夙坐在竹椅上,看着身边的黑衣男子,神色紧张的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这次是真的要离开,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流逐,他真会答应吗?

  “恩,走吧!”

  流逐点点头,率先走在前面,自始自终,就算是停顿,他也没有再回过头,这让柯夙与夏君蔚都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应该是真的放弃了吧!

  “请问主子召我前来,有什么吩咐?”

  乔舞灵微曲膝盖,眼睑低垂,淡淡的道。

  “跟本王来。”夜寒率先走了出去,步伐从容。

  乔舞灵安静跟在身后,低垂着头,不知过了多久,夜寒推门进入一个装饰精致的房间。

  “然儿,本王来看你了。”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寂静的室内响起,当乔舞灵就要以为这里空无一人之时,一个黑衣女子慢慢的从角落中走了出来。

  “放我出去。”绝美的脸上是冷清的神情,甚至连看夜未看那个男子一眼。

  “然儿,你明知道不可能,就算你要恨本王也好,在事情未弄清楚之前,你就安心的呆在这里!”

  “那你来干什么?”声音较刚才更冷,眼角瞥到站在一边的素衣女子,黑眸中的光彩分明亮了一下。

  “你没事?”

  “多谢姐姐相救。”乔舞灵微微的福了下身,神色却依旧淡淡的。

  “你……似乎与以前不同了?”柒然微微侧首,“不过,不用谢我,我只是受人之托罢了。”

  “受人之托?”乔舞灵抬起头,平静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波澜。

  “惜儿?记得吗?那就是我。”柒然施施然的坐在椅子上,“乔舞灵,你人确实不错,不过太善良,这迟早会害死你。”

  “应该不是我人好,姐姐才会救我的吧?”

  “当然。其实救你,也是因为千姿的拜托。”

  “千姿?”乔舞灵的神色再度变了一变,“你看出我不是我了吗?”

  “没错,你不要忘了,我们未亡人也是精通易容术的,所以是不是你本人,我还是看的得出来,而她也知道我早就知道了。因此,她与我做了个交易。”

  “什么交易?”

  “她告诉你灵儿的身份,让皇后专心对付本王与顺王,而无暇顾及你们未亡人,这样你们就趁那个机会去偷兵符吗?”

  夜寒突然淡淡的开口,语气依旧是那样淡淡的温雅,全然不像是说着一个惊天大阴谋。

  “你怎么会知道?”柒然大惊,这么隐蔽的计划他不会知道的啊?自己甚至还在暗暗窃喜,还好兵符没有落在他手上呢!

  他却洞悉一切的神色,冷静剖析着他们的计划,像是亲自参与般的了解。

  “没什么,只不过猜到而已。而且本王根本就不信你会毫无目的来告诉我们灵儿的下落,既然你不是为了引我与流逐入瓮,又不是为了置灵儿与死地,那么你们潜进皇宫,并且如此大费周章,目的也只有兵符了。”

  “哼,不过你就算猜到我们是为了兵符,你也拿不到。因为我们已经捷足先登了。”

  柒然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冷冷的,衬得额上那朵红蔷薇更加冷艳。

  “捷足先登?”淡淡的摇摇头,“你说的就是……”

  陡然半空传来一声厉喝,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逼得人眼无法直视的气劲,好强!

  乔舞灵手腕一翻,冷漠的靠近夜寒,银锻安静地躺在脚边,像是蛰伏的猛兽,伺机而发。

  “灵儿,快点解决,本王说话不习惯被打断。”

  张开强健的双臂,足尖轻点,优雅的后退数丈,夜寒淡然吩咐,轻松的口气似乎对面前劲敌不屑一顾。

  “是。”乔舞灵冷然答道,银锻一抖,在空中划出一段优美的弧度,左躲右闪,避开那几乎无一丝空隙的金箭。

  

第一百九十章 那么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