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 分不清

    在感情的世界里,向来分不清对错。

  “夜政,你醒醒,夜政。”

  有人在叫自己,这美妙动听的嗓音,莫不是已到了天上,遇见了那九天玄女。

  慢慢睁开眼,强烈的光线刺得双目生疼,但他却透过双眼中微小的缝隙看到了周围的雪白,仿似人间天堂般的洁白。

  “夜政,夜政。”看见怀中的人明明张开眼睛,却又闭上了,乔舞灵更加急切的叫道。

  好熟悉的嗓音,夜政心头一甜,真是像极了灵儿,上天对他还真是额外的眷顾,在死去后还能让他再度重温旧梦。

  不对,脸上明明有着温热手掌的触碰,是人的体温!

  夜政想要跳起来,身体却猛然传来一阵锥心般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痛感,那么清晰,难不成自己还没死?

  “夜政,你怎么样了?不要动,你伤的很重。”乔舞灵将他按住,小心翼翼的查看伤势,金钗刺的真深,若不是被丢在这寒冷刺骨的冰窖中,只怕早就血流殆尽了。

  “灵儿?”夜政猛然惊醒,不是做梦,也不是在天堂,真的是她。

  “你醒了?太好了。”乔舞灵浅笑道,总算是放下心来,

  “我……”张口只觉喉咙沙哑灼痛般的难受。

  “你等着,我去给你弄水。”乔舞灵将夜政扶着靠在墙壁上,纤细的身影急急的离开,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后,来到自己面前。

  “来,张开嘴。”

  果然冰冷的水一滴一滴的落入自己干渴的喉咙中,仿佛被搁浅的鱼突然受到水的滋润,夜政贪婪的张着嘴,喉结发出喜悦的声音。

  意识终于全然回到脑中,只记得当他回过头,望见母后那狰狞的神情以及瞬间刺入胸膛的金钗。

  “我……怎么会在这里?乔姑娘,你有……没有事,母后有没有……”

  “我很好。”乔舞灵打断他的话,“皇后没有对我怎么样,倒是你为什么会被扔在这里。”

  “这里?”夜政终于开始打量着他们的处境,叹了口气,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活着,冰窖内的低温冻结了伤口,可,尽管这样,他们依旧是毫无生还的可能,母后是因为想到这样,所以才留自己一条命吗?

  “你来过这里?”乔舞灵看着夜政逐渐复杂的神色,不解的问道。

  “乔姑娘,你扶我起来好吗?”

  “恩。”乔舞灵将夜政搀起身,自己因为忍不住如此寒冷,而重重打了个喷嚏。

  “乔姑娘,你将我的外衣披上吧!”夜政艰难的脱下外袍,讶异伤口已经被包扎,雪白的布上还有着腥红血迹,而再看看乔舞灵,裙角显然被撕掉了长长的一条。

  “乔姑娘,要你帮我处理伤口,真是麻烦了。”夜政将外袍递给乔舞灵,“快穿上吧!这个冰窖是我母后为了保存父皇的遗体而命人建造的,比腊月寒冬还要冷,你肯定受不了的。”

  “可是你……”乔舞灵看着他苍白的神色,犹豫道,其实他并不比自己好那么多,尽管伤口包扎了,可是没有药,而且在这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寒毒会由伤口侵入,到时只怕……

  “我没事。”夜政将外袍披在乔舞灵肩上,“乔姑娘,请你扶我到我父皇的遗体前,好吗?”

  “好。”见夜政执着,乔舞灵也就不再推诿,搀着他的左臂,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冰床走去。

  “乔姑娘,我母后是什么时候将你关进来?”夜政迈着吃力的步子向前移动。

  “将我抓回来的那天,她盯着我看了几眼后就命人将我带到这里。我在这里也不知道时间过去究竟多久,对了,太子,式他怎么样了?还有唐唐。”

  “式?你说的是顺王?”夜政吃惊的看着面前的绝色女子,“式弟居然能让你直呼他的名讳,呵,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

  话音最后仿佛有点吃味起来,乔舞灵一阵错愕,竟不知该如何接话,心中却又着实担心。

  “他们还好吗?皇后有没有逼式做什么?”

  “式弟还好,正在想办法救你,而你所说的唐唐,在你被抓后他就离开了。”

  “离开?那就好。”乔舞灵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现在是第二天早晨。”

  “恩。”乔舞灵颔首低垂,浓密的眼睫扑扇着,如一把羽扇颤动,如玉般的脸颊,一身素白的衣裙,美得不似人间烟火的仙子。

  夜政竟然看痴了,剑眸一眨不眨,似乎要将此情此景永远的留在心中般。

  “你……这样看着我作甚?”乔舞灵黑白分明的眸子不解的看向夜政,两人似乎也不怎么熟络,她几乎差点杀了他,但再见面时他的神情却不像是怨恨和恐惧。

  “我……可以叫你……灵儿吗?”

  “可以啊!”乔舞灵点点头,眼角瞥到冰床就在面前,“这是你父皇?我进来时他老人家已经早就没有了气息。”

  “你放心我不是怀疑你,我也知道父皇早已驾崩,也正因为这样母后才会逼我来乔装父皇。”

  夜政在冰床边跪下,修长的手指扶着父皇仿佛是在沉睡中的面容,心中一阵揪紧。

  “难怪你会在那里?”乔舞灵点头,“可你为何会被丢在这里!还有,是谁刺伤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我母后。”夜政缓缓的闭了下眼,努力将那心中的苦涩压抑住。

  “皇后?”乔舞灵眼睛瞪得像是铜铃那么大,“怎么可能,虎毒不食子!”

  “呵,是啊!我们也一直相信这句话,可事实只是一再的证明,我们只是她拿来报复的工具而已。式弟也是,昧央妹妹也是。自从兰妃来后,美好的日子便一去不复返了。”

  夜政长长的叹了口气,心细的替父皇整理好衣服,对乔舞灵惊讶的神情却不以为然,似乎已经习惯。

  “兰妃你听说过吗?”坐在床边,夜政望着远处,淡淡的开口。

  “寒王的母亲,是吗?”

  “没错,一个十分美丽,温婉贤淑的女子啊!”虽然过去多年,夜政始终还记得当时心中的震惊,“母后已经算是绝代佳人,偏偏此女却更胜一筹,堪称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不仅如此,她那超绝的舞艺更是让人叹为观止,相较之下,母后居然会黯然失色。父皇对她的宠爱可想而知,当时真的是宠冠后宫,无人能及。

  被冷落的母后自是不甘心,前方百计的筹谋之下,终于冠了她个与外臣**之罪。”

  

第一百七十二章 分不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