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两应同

    凄凉别後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小乔,在想什么呢!还不快睡,不累吗?”流逐身着银白长袍,坐在床边,俯身对正在翻腾不已的乔舞灵柔声道。

  “流逐。唐唐和夜政都安排好了吗?”乔舞灵坐起身,苍白的容颜显得非常憔悴。

  “恩。”淡淡的点点头,温热的手掌轻轻放在乔舞灵颊边,替她勾回垂落的青丝。

  原先的计划中并没有料到他们会带两个人回来,不过也无关紧要,小乔想要保护的人,他是不会让人随意带走。

  “那太好了。”长长的舒了口气,“流逐,麻烦你了。”

  从一回来,流逐就让她早早的沐浴休息,后续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安排,其实算起来,他几乎也是没怎么睡觉啊!

  一直都为了自己而操劳担忧,却没有一句怨言,总是如此温柔的对自己浅笑。

  “说什么呢?小乔又在乱想了。”揉揉柔软的发顶,流逐轻笑,“快睡吧!你所担心的事情明天就能知道真相了。那个孩子……”

  “流逐,你认识唐鹰?”乔舞灵看着流逐欲言又止的神色,对了她一直都很在意唐鹰为什么会与流逐以前说话的方式那么相似。

  “没错,我救了他一命,在还未遇见你之前。”只是没料到他居然会认识小乔,对了,当初他逃命时掉落的手绢上不是用歪歪扭扭的丝线绣着一个乔字吗?

  这倒真是冥冥之中,一切都安排好了。

  “这样啊!”乔舞灵点头,缩进了温暖舒适的床铺间,“算了吧!明日再好好的问问,将事情弄清楚。”

  “恩。睡吧!”

  替她掖好被角,流逐站起身,优雅的转身,向摆在窗边的软榻走去。

  “等下。”乔舞灵从羽被中露出小脸。

  “什么?”淡淡的转过身,刀刻般深刻的轮廓就这样毫无保留展现在乔舞灵面前。

  “流逐,今晚好帅,怎么说呢,像个天神!不知道原来银色也这么配你。”

  “天神?”薄唇回味着这两个字,继而嘴角的笑意更加温柔,“快睡吧!”

  “是。”乔舞灵粉唇勾起一抹绚丽的弧度,紧紧闭上剪水秋瞳。

  “主子。”

  流逐披着外袍,掀开被褥,穿上鞋子,轻轻走了出去,顺手将门给带上。

  “嘘,小声点。”小乔才刚睡着。

  “是。”跪坐在外香附将头垂得更低,眼睑垂下,压低声音,“皇后娘娘来了,说是要见主子您。”

  “皇后?”薄唇扯出一个没有意义的笑容,“这么快就来了。”

  “香附已经照主子交待的说了,可是皇后娘娘却坚持要见主子,香附是在没有办法才来打扰主子您。”

  美眸中着急的几乎快要哭出来,主子交待的事情她没有能够办好,实在罪该万死。

  “本王没有责怪你,不用放在心上。本王早该知道她不是那么容易打发。”

  的确,她要做的事情哪是那么简单就放弃呢!

  “香附陪主子您一同前去。”

  香附站起身,才上前一步,就被流逐给拦了回来。

  “不用,你在这好好守着就行。记住,千万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流逐回过头,表情严肃而凝重,看得香附一头雾水,只能知道主子是十分认真,立刻双手交握,弯腰恭敬道,“是。”

  “不知是何等大事惹得母后深夜前来造访?”

  流逐优雅的端起茶盅,杯盖轻轻的刮过杯缘,垂首吹着伏在热气腾腾茶水上的碧绿茶叶,一系列动作堪称是集尊贵雅致浑然一体,举手投足,气势简直天成。

  “式儿?今晚你睡得可好,有无人来骚扰你!若有的话,尽管与母后讲,母后一定对如此大逆不道之人严惩不贷。”

  凤目一瞬不瞬的看着更加出色的儿子,恵琴皇后嘴角噙着浅笑,一派关忧的神色。

  “多谢母后关心,儿臣睡得很好,适才正做着一个美梦。”丝毫不为所动,流逐轻呷了一口好茶,才缓缓的说道。

  “哦,只是下人来报,说养庆殿发生骚乱,并且刺客逃走的方向是向着你这边,母后担忧所以连夜过来看看,才扰了式儿的美梦,真是对不住了。现在,看见式儿安然无恙,就放心了。看来是那群奴才抓不到刺客,就胡诌了个刺客去处,妄图减轻责罚。真是胆大包天,越来越没规矩了,母后回去一定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

  说完,掩唇轻笑,似乎想像是谈论家常而不是责罚般轻松。

  “母后言重了,既然儿臣已没事,母后就可以放心早点回去歇息了。”

  流逐放下茶盅,对着仪态万千坐着的恵琴皇后作了一个揖。

  “恩,那母后就不打扰你了。”

  淡淡站起身,身后随侍的婢女立刻上前左右掺住她,才走去两步,猛然回过头,对着流逐轻笑。

  “式儿的那个宠妾千姿倒是讨人喜欢得很,母后已经派人接她到华严宫,让她陪陪母后,式儿应该不会怪母后擅自决定吧!”

  身躯陡然一阵,几乎无法保持镇静,小乔被她抓走了,都怪自己,明明知道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就不应该将她一个人留在房里,至少他应该让夏君蔚守在外面。

  她有没有受伤?所有的担忧排山倒海而来,他想立刻拔剑指着面前的女人,让她交出小乔,报小乔还给自己。

  可,自己却深知,轻举妄动只会陷小乔于更不利的境地,铁拳在身侧咔咔的握紧,松开,重复了多次,才能勉强的抬起头。

  “母后,你说怎样就怎样吧!不过,姿儿是儿臣最宠爱的妾室,可能一直以来将她宠坏了。再加上她对宫中的礼仪还不是很了解,还请母后不要与她计较。”

  这句话旨在强调,千姿对他的重要性,若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决计会让她后悔。

  “不用担心,母后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爱妾。”

  恵琴皇后留下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后,裙摆款摆,雍容华贵的离开了。

  终于等到她离开,流逐将全部真气凝聚于脚底,箭步如飞,心中念着那个名字,“小乔。”

  然破碎的门前躺着浑身是血的香附侧底打碎了他心中残存的幻想。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两应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