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习惯

    习惯这样悲伤,习惯了伤害……

  “我被爹娘赶出了家,并与我断裂了关系。四处漂泊,又无依无靠,想要生存下来简直不可能,流逐与夏君蔚见我可怜就将我安置在隐蔽的一处居所里。不久前流逐来找我,说是有要事,就带着我来了。”

  “这样啊……”乔舞灵点头沉吟,心中却千般滋味,若仅仅因为照顾,流逐怎么会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她,并且还透露了身份。

  流逐,明明就很信任她,眼前浮现当初流逐说这番话语的神态,心中更是蓦地被揪紧,莫名的疼痛侵袭着。

  好陌生的感觉!

  “其实这幅画像是从流逐身上不小心掉出来,流逐话语不多,但每每在我面前提起妹妹时,总会侃侃而谈,跟我讲诉妹妹的一些事情,总会忍俊不禁。所以,千姿一直都想见见如此美丽可爱的女子!不过,昨日妹妹真是让千姿大开眼界!难怪流逐会这么喜欢妹妹。”

  “昨日……”乔舞灵喃喃道,眸中映出流逐当时陌生疏远的神情,更是酸楚,几欲要流出泪来。

  “对啊,昨日,我听说亲妹丽儿成了秀女,实在挂念家人,才央求流逐带我前去,没想到会巧遇妹妹,实在是缘分呢!”

  千姿亲切的握住乔舞灵略显冰凉的手,诚恳的看着她的眼睛,“小乔妹妹,丽儿只是刁蛮任性了点,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没有尽责任,不能在身侧教导,还请妹妹看在姐姐的份上不要与她一般见识,好吗?”

  “好。”乔舞灵微愣片刻,一时间无法消化那么多的话语。

  “对了,今日千姿来找妹妹其实是流逐的意思,他让我告诉妹妹,选妃之日提到了明日。”

  “明日?”

  “主子吩咐我。”千姿小心的靠在乔舞灵耳边,以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个计划,“这样你看行得通吗?”

  乔舞灵灵动的明眸瞪得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主子吩咐,只要妹妹愿意,千姿会极力配合。”

  “好。”乔舞灵思虑再三,只能淡淡的点头。

  这个办法,果然是最好的,只是自己所努力了那么久的事情还能再继续坚持下去吗?

  “回来了?”宽敞华丽的重前宫,流逐悠闲端着茶盅,灿若星辰的黑眸闪着复杂的神色望着漫步进来的女子。

  “是。”千姿优雅的福身。

  “你们都退下吧!”放下茶盏,流逐淡淡的挥挥手,黑眸却没有离开低垂眼睑的女子。

  “是。”宫任们领了命都出去了,周遭一下子显得冷清了许多。

  流逐站起身,迈着从容的脚步,走到女子面前,轻轻的将女子纳入怀中,用着最珍视的姿势,以及最珍爱的真心。

  “小乔,想我了吗?”

  “流逐。”抬起头,是千姿那雍容华丽的容颜,双眸闪动的却是流逐最熟悉的神色。

  “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只是习惯而已,看见你遇到危险就会习惯的坐立难安,看见你不开心,就想将天上的星星悉数捧到你面前搏你一笑,看来我是没救了。”

  “千姿姐姐,很爱你吧!小乔,只是后来者,其实流逐不用为我让千姿姐姐这么牺牲的!”

  乔舞灵将头垂得更低,鼻尖闻着那熟悉的温暖,紧绷的神经却没来由的瞬间趋于平和。

  眼眶一酸,晶莹的眼泪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流出来,或者说,它们早已蓄势,只是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此刻流逐的温柔无意就是最厉害的导火索。

  “乖,不哭了,那是千姿自愿。选妃计划就是她提出,一来我可以有充足的理由住进皇宫,二来,反正秀女卓夕的面容本来就不是你,此刻你只是再度换了一个身份而已,而千姿刚好可以牵制住监视你的人,那样,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哭呢?”

  轻拍着乔舞灵颤抖的后背,流逐的声音更加轻柔。

  “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流逐,是不是?我又错了,我不该答应的,明知道这样就会摧毁我的决心,我还是鬼使神差的来了,我真是个坏人。”

  “不要哭了,乖。”

  “对不起,流逐,对不起。是我的自私,一二再,再而三的这样,我真的好讨厌我自己。”

  乔舞灵素手就向自己粉嫩的脸颊上打去,红唇中一边念叨,“都是我的错,是我。”

  “小乔。”紧张的声音不由提高,流逐一把抓着乔舞灵的手,俯身,心疼的看着那个红指印,更是心痛。

  “为什么,总是推开我?自从这次我回来后,你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推开我,逃避我?为什么?”

  他,不明白,为何小乔会转变?难道是身份,外表,还是这个身体,她为什么会这么抵抗?

  “不,我不是逃避流逐,我只是不想看着流逐再一次在我面前死去,我不要再忍受那样锥心刺骨的悲伤,我害怕,流逐,我真的很怕。”

  “傻瓜。”叹了口气,他终于明白原因了,不由摇头失笑,“我不会死的,你忘记了吗?我现在可是刀枪不入,没这么容易死。”

  “可是……”

  “就让我这样守望着你吧!不要逃避我,否则,即使安然活着也不会开心。”

  还能再说什么,乔舞灵编贝小齿紧紧的咬紧红唇,用尽全身力气抱住面前这个恳求着自己的男子。

  “来,夏君蔚和申奴都在里面,我们去问问情况。”温柔的用衣袖拭去眼角残余的泪滴,流逐看着乔舞灵。

  “好。”乔舞灵点点头,声音依旧残存在刚才哭过的沙哑,“对了,流逐,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说。”宠溺的仿佛可以融化掉一切的嗓音,宽厚的手掌放在乔舞灵盈盈不禁一握的纤腰上,流逐的神情仿佛拥有全世界般的满足。

  “皇宫为什么对你如此的差别待遇,还替你这样闹事动众的选妃,尤其是在这个十分危急的时刻,他们还要冒这个险。”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顺王是当今恵琴皇后的幺子。从小体弱多病,大概是皇后觉得亏欠了他,所以一直都对他宠爱有加。这次看见儿子能够病愈,自然是喜不自禁,无论是他醍醐什么要求都会答应,何况,这个夜式以前还是……”

  “还是什么?”乔舞灵看着流逐面色微窘,好奇的问道。

  “是有着断袖之癖。”

  “什么!”乔舞灵的嘴巴只差没能塞进一个鸡蛋,她不确定的再度重复一遍,“你是说原本的夜式喜欢的是男人。”

  “好了,别乐了,你这个鬼精灵啊!”

  “这你可别怪我啊,你知道的嘛,我从现代来,爹也没教过我这个,刚才听见你说,居然与我们那的形容的一样才忍不住想确认下的,可不是为了取笑你。”

  乔舞灵据理力争,来个死不承认,红唇夸张的大笑着。

  惹来流逐无可奈何的叹气。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习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