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五十五章 停留地

    怀抱是个不停留的地方……

  “式?”空荡的回廊上,乔舞灵娇嫩的嗓音透露出些微的失望,流逐没有等自己!

  心间刚刚悲凉,身体就被拥入一个温暖舒适的怀抱。

  “灵儿,你来迟了,这个习惯可不好啊!”从后拥住佳人,飞扬的下颚轻轻搁在发顶,静静闻着令人痴迷的芬芳。

  “式,你还在!”惊喜的叫道。

  “小乔,我一直都在,离你最近的地方。”

  “谢谢流逐。对了,我一直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哦,是什么?”

  “那天,你究竟答应那个邪恶天使什么条件?”

  流逐的神色陡然一凝,却在来不及读秒的时间化为乌有,依旧是那般宠溺温柔的语气,“小乔很想知道吗?“

  “恩。”重重点了下头,强调自己的决心,还有告诉流逐,不是这么容易能够蒙混过关。

  “等你从皇宫回来我再告诉你。”

  “是寒王对你说我要去皇宫吗?”

  “没错,在去找你之前。”

  “那流逐会阻止我吗?”

  “不。不过,安全回来。”

  “恩。”猛然重重的点头,再度抬起时,正巧撞上流逐的下颚。

  “好痛。”乔舞灵捂着迅速肿起一个大包的脑袋,心中不禁怀流逐的下巴是用什么做的,为什么痛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轻点那哀怨委屈的俏脸上小巧的鼻尖,夜式笑道,“再度醒来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

  “变化,难不成是刀枪不入?”乔舞灵开着玩笑,却在接触到流逐那诧异的神色是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难道真的猜对了!

  唉,纯粹是运气好,瞎蒙也能找到答案,比买彩票还准!

  “其实也没那么厉害,只是普通的刀剑一般是伤不到我。”

  乔舞灵只得在夜寒的怀中抱怨,“哼,真是不公平啊!流逐现在有着这样俊帅的模样,还老爱对着我这样温柔,简直就是在勾引我犯罪嘛!”

  “哦,难不成小乔对我有所企图?”

  “是啊,我在想怎么将流逐藏起来,只属于我一个人。可是,我却知道,这样很自私!”慢慢的后退,挣脱那眷恋的温暖。

  “小乔……”

  “对不起,流逐,我不能答应你。今生,我有一个请求。”

  “说。”莹润的指掌拂上那如玉般的面容,淡然的只余温柔。

  “不要再对我好了。”

  “不行。”淡淡的拒绝却让人无法反驳。

  “你这样只是绑着我而已!”

  踉跄的后退一步,身躯因为那突来的打击而颤抖,如漆黑的夜幕般深邃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悲伤以及绝望,“是束缚吗?“

  “没错。”陡然的别过身,“流逐的关心,流逐的爱,流逐的温柔,流逐的一切一切都像块大石压在小乔的心头,很难受。再说,我现在已是灵王妃,于理我们之间应该保持距离。”

  一把抹掉脸上泛滥的泪,用最冷漠生疏的声音,“所以,就请流逐,你,放过我吧!”

  话音刚落,用尽全身的力气,逃离,害怕自己会后悔,害怕自己忍不住回头,看到那样凄楚绝望的身影。

  对不起,流逐,对不起……

  再三思索,我不能再这样自私下去,贪婪你的温暖,却什么也给不了你。

  “鸳鸳见过夫人。”一个温婉的嗓音在精致的内室响起。

  “快快请起。”乔舞灵上前搀扶住她,两人相携坐在桌旁。

  “谢夫人。”鸳鸳浅笑道,将手中漆盘放在桌上。

  “是什么风将你给吹来了!”乔舞灵调侃的浅笑。

  “是主子命鸳鸳将这个物件转交给夫人。”

  “哦,原来是这样。”乔舞灵才惊觉那天夜寒说送自己一个礼物。

  “主子还交待,要鸳鸳陪着姑娘揭开。”

  “哦?”柳眉轻挑,乔舞灵黑白分明的双眸研究的放在那个盖着锦缎的漆盘上,到底是什么呢!

  “夫人揭开不就知道了吗?”鸳鸳在旁边适时的提醒,结束了乔舞灵没完没了的眉头深锁。

  “对啊,好了,我要揭了,1,2,3。”

  手中锦缎无助的飘落在地,轻松的气氛消失,只余浓重的惨云,“这是?”

  “当日,百离姑娘与赵姑娘去世之时,主子命人将这个物件收藏了起来。”鸳鸳恭敬的答道。

  “是阿宝吗?”颤抖的手指拾起那薄如蝉翼的面具,乔舞灵的声音也是哽咽的厉害。

  “是。”

  “东西我收下了,你去回禀主子吧!”强压心中翻滚的涩意,乔舞灵跌坐在椅上。

  “夫人,主子吩咐奴婢一定要将此话传到。”

  “什么……话?”

  “主子说有时候生不一定值得庆幸,同样死也不一定那么可悲。”

  “真的吗……的确……罢了,你替我转句话,说,我明白。”

  “是。”鸳鸳俯身退了出去。

  柔嫩的指腹摩擦着光滑的面具,乔舞灵扯出一抹无奈悲伤的笑,其中的苦涩怕是只有自知。

  当初,百离就是用这个来帮助那个女孩装扮成阿宝的吗?看来夜寒是想自己利用这个,其实也不错,自己这副容貌进宫的确是凶险更大。

  不过,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自己还真是不愿见到它!

  阿宝应该在那个世界很幸福吧!至少,痛苦不会增加了!但是所得的快乐就减少,真是混乱,我想不明白。有很多事情是我不明白,也猜不透的,只能找些能够安慰自己的理由,蒙头向前走了!

  “是谁?”柳眉陡然一凝,冷声道。

  “我。”暗处隐出一个身形健硕的男子,身着藏青色劲装,全身都被包裹住,抱着长剑悠闲的踱出来!

  “怎么?是来要我的命吗?”将手中的物件收入衣襟内,乔舞灵站起身来。

  “不用这么紧张,我现在已经是归于顺王之下。”

  “顺王?”

  原来是流逐,“他将一切都告诉你了?”

  “没错。我会陪着你进皇宫。”

  “流逐呢?”

  “不知道,他说有其它事情要去办。”

  “他……没事吧!”

  “能好到哪里去?那家伙,外表变了,性情还是一样的古怪!”

  “对不起。”垂下头,乔舞灵长叹。

  “那是流逐选择的,其实如果可以,我真想杀了你。”平静的神情突然的满是杀意,声音较地狱修罗更冷。

  随即,又回过头对一脸呆愣的乔舞灵自嘲的笑笑,“开玩笑的!”

  乔舞灵降下满头的黑线,直觉温度适宜却仿佛掉落千尺冰窟,寒冷刺骨。

  

一百五十五章 停留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